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江峰: “大管家”被免职 李克强不背锅 公开反击开始 (5704字, 点击: 68) 清迈 2021-10-28 18:05:58


【希望之声2021年10月2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中共政府网站10月25日发布消息,免去石刚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职务。而石刚因他的另一个身份,让这次免职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他同时担任李克强总理办公室主任。

自媒体时评人江峰先生在《江峰漫谈》新一期节目里,对石刚被免职所涉及的背后中共高层争斗、导致中国大规模电荒的真正原因做出他的分析解读。

“大管家”石刚突然被免职折射政治弱主李克强?
自从李克强担任常务副总理并分管发改委后,石刚就开始跟随他;李克强出任总理后,石刚正式成为“大管家”。然而这位“总理大秘”追随李克强10年,没有升任正部级,也没有挂上国务院副秘书长。尽管今年63岁的石刚也到了中共规定的副省部级60岁退休的界定年龄,此刻免职可以用“退休”堂而皇之作为理由。


但是,在中共六中全会之前的政治布局敏感时刻被宣布出局,依然不太正常;尤其是对照李克强之前的朱镕基、温家宝的大管家的结局来说,石刚可以说是灰溜溜的;从而也就可以解读出李克强当今政治地位的极其弱势。

这种弱势是否代表着传统中传说的中南海南北院之争得以平息,习近平已经稳稳地把国务院和国家经济发展体制的打造完全控制在手里了呢? 其实我的解读正好相反,我们就来说说这个事儿。

中南海南北院:演绎中共党内权斗的戏台
在十九大前,海外有不少分析人士把中共党内权斗的戏码,主要放在习近平代表的中南海南院,和李克强代表的中南海北院之间——南院是党中央所在地;北院是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公安部、审计、农业、能源、税务还有现在比较吃香的信息产业部,是他们的所在地。

在毛邓时期,北院就是一群干活的臣子。到了江泽民、朱镕基时代,开始了南北院分治,但是当朱镕基手下的朱小华等被整治的时候,朱镕基没有能力去保全他们,说明国务院这一摊相对较弱。到了胡锦涛、温家宝时代,北院的权势就大了起来。人事权和宣传口回到了总理这边,现在说的“五毛党”就是这个时代出现的,什么“什锦八宝粉丝团”,专门捧温家宝的。

到了习近平时代,很快北院的权力被习近平直接领导的各类小组架空,李克强的权势很快被架空。原来捧北院的五毛党被迅速组织化规模化,成为一股归属体制没有建制的党内宣传力量,开始专门捧南院、捧党中央,最后集中捧习近平一个人了。

始于周恩来,总理一职被赋予了“先忠君后报国”的最高思想和组织要求
其实这样的氛围的始作俑是从周恩来开始的。作为一个党内资历在国共两党早期地位都要比毛泽东高的周恩来,为了在中共严酷的党内斗争中得以保全,不断游走于各类权力极点之间。在担任总理职务之后,迅速从国家的管家变成了毛泽东的家奴。为什么他胸前总挂着“为人民服务”的牌子呀?缺啥补啥,只为皇上尽忠了,缺的就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所以周恩来临死最后进手术室之前,一个气若游丝的老人,竟然高声喊出:我对毛主席他老人家是忠诚的!

从周恩来开始,中共历任的总理这个最高政务官,从一开始就与中共领袖建立了主仆关系。不管南北院关系和权重如何,这个本应该服务于人民的总理,却实际上被赋予了先忠君、后报国的最高思想要求和组织要求。

几任大管家结局虽折射总理地位,但却都不是最高权力谋取者
虽然从几任总理的大管家的结局可以看出他们的主子在位时的党内地位,而他们几乎从来都不是最高权力的真正谋取者。

朱镕基的大管家李伟,是朱镕基从上海带到国务院的,后来担任银监会副主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成为正部级官员。另一办公室主任李炳军,现任贵州省长。

温家宝的几位秘书,都分别在国家税务总局、文化部担任副部长,外事秘书宋哲现任港澳办副主任,都算是满清八旗包衣,升职的起点很高,王府家历练过,见过世面,外派都独当一面,后面还有靠山。

石刚这要比起来就差远了,一条免职通告,就告别政坛。其实也算幸运,这在政治斗争中属于文戏,不是武戏。什么是武戏?抓贪腐,甚至被定义成一个从来没有过政治理想、道德品质极其败坏,那就意味着对一个派系的整肃了。

石刚的命运首先意味着李克强比起他的前两任是最弱势的了,或者换句话说,他要忠于的那位皇帝,权势正在努力向毛泽东看齐。

中南海北院弱主李克强,成了大规模限电停电的“背锅侠”
那么李克强是不是就只剩下在进入手术室之前高喊一句“我对习主席他老人家是忠诚的”呢?李克强在过去的多次国家级灾难当中,都已经被剥夺了第一时间去灾难现场临机处置的权力,因为这样的恪尽职守,会被看作是在抢最高领袖的风头。但是并不意味着李克强不想去,不意味着李克强不应该去。


中共的六中全会即将到来,二十大即将对权力续位排兵布阵的关键时刻,中共党内斗争已经全面表面化,即便李克强是一个中南海北院的弱主,但是并不意味着他身后庞大的中共官僚集团就不想为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拼一拼。

10月9号,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这是一个非比寻常的会议,因为就在“十一”前后,全国大规模限电停电严重影响了国民经济的生产,甚至直接影响了居民正常生活,并会带来一系列对社会秩序的冲击。

李克强主持能源会议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根据《华尔街日报》26日引述知情人士所指,这场电力危机引发中国内部的政治争吵,政府部门与国有企业将部分责任归咎于最高领导层的控制电价政策上。此次遭遇的电力荒,是2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很大程度上是中国领导层对能源市场处理不当的产物,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忽视即将发生的危机与警告信号。

那么究竟是谁的责任呢?《华尔街日报》称“这场电力危机引发中国内部的政治争吵”。据熟悉最近审议情况的人士透露,各政府机构与国有企业将危机部分归咎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倡导的控制电价政策。据熟悉讨论情况的两位消息人士说,在一系列紧急会议之后,包括在10月初的7天长假期间,习近平最终站在放松电价控制的一边。

这就充分解释了李克强的大管家石刚被在这个时刻免职的根本原因了;而李克强主持的能源会议,按照中共的组织惯例,实际上可以看作是李克强的一个公开检讨会——他必须在党中央紧急会议的决定之后,承担甩给他的锅。

李克强能源会议讲话指向习近平
但是我们细心阅读李克强在能源委员会会议上的报告,会发现里面的玄妙之处。

我们知道,多年来李克强为首的经济规划者一直认为,允许电价过快上涨会造成社会后果,这样增加的企业负担,非常不利于目前经济快速复苏。习近平在“十一”期间决定电价浮动上扬,就与李克强的国家经济政策相背离。照理说,李克强应该在这次能源会议上首先确定习近平的价格决定,但是我们在正式报告中并没有找到相关词句。也许作为一个单独的传达已经下发各电厂,因为从其他新闻报道来看,电价抬升已经在执行中了。但是李克强的报告中却强调了这么几条:

第一,供给短缺是最大的能源不安全;

第二,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要科学有序推进,必须付出长期艰苦卓绝的努力;

第三,纠正有的地方“一刀切”停产限产或“运动式”减碳,“反对不作为、乱作为”。

李克强讲话强调三条
李克强在能源会议上的讲话强调了三条。(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那么这三条,如同三把刀,刀刀刺向习近平。我们来看,李克强是赞同保障煤炭供应、保障电力供应的,所以批判李克强造成电力供应紧张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

中国的现实是,能源双轨制,国内煤炭供应走的是市场路线,而电厂发电、电力价格却是中央统一管理。这样的矛盾,必然造成煤炭一旦短缺或者价格上扬,电厂就吃不消了,因为国家电力价格定死了。那么这是李克强的责任么?是因为他强调电力价格控制甚至下调造成的电力危机么?不是。在过去几年的年度政府报告中,李克强甚至要求电价在2018年和2019年每年下降10%,在2020年下降5%,以帮助控制工厂的生产成本。在中美贸易战开始的2018年,中共明显感受到了经济压力,主动压缩成本是应对的主要方法。要知道,疫情爆发的2020年,电力价格下调,依然没有出现电力荒,而为什么在2021年出现了呢?

导致2021年中国出现前所未有大电荒的三大原因
这一年国际能源市场因为美国国内对于能源生产政策的左倾控制,环保政策战胜了“美国第一”的优先原则,美国从刚恢复的能源出口大国迅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重新回到了能源进口大国。国际能源价格上涨。这是一个大的冲击。


然而在这种不利的资源卖家市场条件下,习近平竟然展开了对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封堵,战狼外交迅速产生恶果,将煤炭价格在夏天推到3年来的最高点。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进口动力煤供应商,占2019年进口总量的5%。严重依赖低硫高燃烧值的南方主要电厂,因为他们都没有安装昂贵的硫处理设备,不烧澳洲煤环保成本会大大提升。

本来国产煤可以充分在国际形势危急时刻发挥主要的稳定作用,但是在四月份年度立法会议上,习近平曾要求内蒙古代表团加强对该地区煤炭行业的腐败调查。中纪委网站指出,习近平的要求是围绕煤炭资源的贪腐进行“倒查二十年”专项整治。内蒙古地区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乡,中国重要的能源保障基地,全区12个盟市中11个有煤矿,现有煤矿523处,核定产能12.8亿吨。由于煤矿管理人员试图配合调查整治,产量大大降低;涉及贪腐官员批条子的开矿许可也被暂停,意味着大量坑口不能正常生产。贪腐调查大概影响了内蒙古一半以上的煤矿。这个风波也直接波及到了山西等临近省份。

进口煤发禁令,国产煤不开工。2021年习近平的政治动作,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国家整体经济生存。这就是李克强说的第一条,供给短缺是最大的能源不安全。

李克强讲话无疑在反击习近平,中共高层争斗公开化。
李克强讲话无疑在反击习近平,中共高层争斗公开化。(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第二条,李克强明确表示,搞减碳是要长期的、科学有序进行的。怎么能硬来呢?2021年9月13日至14日,习近平在陕西考察时强调,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要按照绿色低碳的发展方向,对标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任务。虽然习近平也提到了要立足国情、兜住底线。但底线在哪儿?很快,中共党媒开足马力宣传说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事关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下子好像煤炭挖得越多,中华民族就不能永续了,人类也没法“命运共同体”了。

特别是2020年9月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对全世界承诺要碳达峰、碳中和;今年又再次承诺,明确了与美国在全面对抗之外少有的、可以缓和与美对抗情绪找到合作的领域。也正因为这些表面的承诺,换来了孟晚舟与加拿大两名人质的交换;某种程度缓和了国际紧张关系。

但是,就如同毛泽东的人民公社一样,一句“人民公社好”就能掀起全国的公社运动,经济领域的政治运动最后带来的就是全国把树砍光,大炼钢铁,紧接着就是大饥荒。中共体制对于领袖的讲话迅速采取了所谓重要论述,一起学习的精神跟从造成了能源生产领域的无所适从。也就是李克强强调的第三条,要纠正有的地方“一刀切”停产限产或“运动式”减碳,“反对不作为、乱作为”。

石刚被免职是针对李克强的还击;王岐山的势力也遭打击
很显然,李克强与习近平,在国家重大战略政策上有了本质的矛盾。如果说,两人仅仅在对国家发展战略上有了矛盾和不同看法,那就低估了中共党内斗争所谓“不同看法”的杀伤力。


尤其是在电力短缺这个问题上,习近平说要碳中和,要各地拉电闸;李克强说不要一刀切,不要乱作为。是不是把党内高层的矛盾在社会上公开化了呢?对中共最高权力来说,这更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停电,老百姓骂娘,各地官员怨气大,李克强出来批评,那不就是在跟习近平“争夺群众”么,在目前党内矛盾如此激化的情况下,这不就等于是要发动群众造反了么。

《华尔街日报》报道点到中共国营企业高管们抱怨说,政治驱动正在压制煤炭供应。这个声音就是支持李克强的勇气和动力。作为一个看起来非常弱势,连自己的大管家都保不住、扶持不了的总理,竟然在公开的国家能源会议上,三条问题刀刀指向习近平。那么反过来想,习近平是不是非常恼火呢?“十一”期间对整个政法系统大动作,随着胡舒立的猪头贴文的发布,预警了习近平对宣传领域、对党媒体的进一步强化整顿。

免除石刚,实际上是针对李克强非常强势的还击。对于猛兽,削去他的利爪,是让他不再具有强大杀伤力的重要手段。对于王岐山,这位在中纪委、财经系统都有强大布局的昔日战友、未来对手,习近平不也是这个办法么?被视为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大管家”、中共中央巡视组副组长董宏,8月被控受贿4.6亿人民币,恐判重刑;海航前董事长陈峰曾是其助手,牵扯建设银行对海航的海外收购提供融资,又打击王岐山在财经系统的势力。

习李王微妙三角关系现状:王岐山明确服软,李克强公开宣战
然而在十九大建立的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这三角权力关系,现在显然失去了平衡,王岐山貌似强大,但却在国际论坛上向国际社会表达自己只是习近平的“报幕员”,明确服软。

而李克强,一个外界普遍认为的弱势总理,却在国务院公开会议上,温和而明确地指出习近平对国民经济生存发展在能源领域造成的重大伤害。在中共历史上,公开批驳最高领袖的某一项政策,就算得上是「庐山会议万言书」了,就算得上公开宣战了。一项围绕着究竟怎样才能让老百姓活得稍微好一点的政策的不同意见,在中共体制内,就是一场恶斗。

想起电影《芙蓉镇》,百姓苦日子刚过完,刚喘一口气,又来一场运动,再来一场运动。中国老百姓隐忍善良,可是就“像牲口一样活下去”。电影结尾,老右派秦书田碰着一辈子搞运动整他的中共干部李国香,李国香对他说:“同志,一切都过去了。” 秦书田回答说:“学着过点老百姓的日子,别总想着跟他们过不去,他们的日子多不容易呀!”

欢迎观看本期完整视频。

江峰每周更多独家时事与原创精彩系列节目,都在《希望之城》会员网站,欢迎订阅观看。

责任编辑:剧春秋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60217



阅读次数: 68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