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江峰: 五眼联盟扩盟首选韩国 中共如吃下死苍蝇 (4503字, 点击: 57) 清迈 2021-09-08 18:09:30


【希望之声2021年9月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国际情报共享联盟五眼联盟(Five Eyes,缩写FVEY)鉴于国际情势的变化和对抗中共的需要,扩充联盟增加印太地区国家,踩到了中共的气管。然而中共此次虽怒却不敢释放“民族主义”愤怒,外交部战狼也转而用一种有意回避的姿态表达不满情绪。那么到底是什么使中共如此怒不敢发呢?五眼联盟扩盟印太对中共意味着什么呢?

自媒体时政分析评论人江峰先生,在他最新一集《江峰漫谈》节目里做出了分析。


江峰从中美新闻发布会的一个最大区别说起,他说,中共这边你永远见不到党的最高领导人召开记者会,接受记者的追问;国务院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答记者问也是安排好的,稍微有点“意外”情况出现,其实都是在给国务院总理加分的,因为能让人看到共产党高官竟然有人性的一面流露,有某种真实的情怀或者会说出一两句真实的话来。

比如朱镕基当年回答记者,说过外界称他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经济沙皇等,他都不高兴。朱镕基说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都将一往无前。这句话就很巧妙的把自己与党的第一把手江泽民的政治权力做了分割,又有一些替人民担当的情怀,属于政治上情商很高的。温家宝2003年记者招待会多次增加记者提问机会,然后他还说,如果大家中午不吃饭,我们可以继续交流下去。李克强也是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了与中共“全面小康”宣传不一致的真实情况,透露中国有六亿人月收入一千元。不管他们有多少政治上勾兑、妥协甚至表演的成分,起码有着面对质问的勇气,甚至也有着偶尔说说真话的勇气。

中共的领袖不这么干,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就是要做出一副思想统一目标一致的姿态。可是这个思想怎么可能统一?一家人坐在客厅里,有要看电视剧的,有要玩电脑的,夫妻两一个床上做的梦都不一样呢,全党九千万人怎么思想统一?利益也不一样啊,邓小平时代的八大家族,江胡时代的官僚集团,习近平上任打虎,不就是逼着他们把利益吐出来么?所以,中共的最高领袖怎么能让小记者把实情逼出来呢?就算不回答,记者的提问内容传出去是不是也代表着某种中共内部现实矛盾与外表光鲜的不一致的真实呢?

中国文化当中也接受领袖至高无上的权威,甚至觉得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去给主席提问题!事实上,就算刚才说的总理的记者会也是安排好的,你以为在记者会上像一个心急的小学生那样使劲举手就能引起注意并得到提问的机会么?纽约时报2014年曾经报道过:如果你认为你会被随机点名,让你向中国第二号权力人物提问的话,那你就是个大傻瓜。

每年3月的人大,以总理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发布会由电视台直播,向国人展示中共领导人如何与世界领袖们“同步”,但有一件事没告诉老百姓:这个新闻发布会是事先编排好的,而且得到一些西方媒体的配合。很多中国人不知道的是,所有的问题都事先经过了审查,外交部官员和外国记者早就谈判好了,允许讨论哪些话题;还有,可以接受的问题该怎样措辞。

获准向李克强提问的媒体有CNN、路透社(Reuters)、CNBC、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以及《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记者要记住的是,一旦违反了这个游戏规则,不仅个人,所属的庞大的新闻机构好不容易在中国开设的办事处都会受到牵连,那么你连获得另外一些消息和在中国各地街头品尝中国美食的机会都没有了。


其实不仅仅人大是这样每年一次的表演,就连外交部每天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其实也是安排得井井有条,接受谁的提问,哪一类的问题,都已经安排好了。

我们可以观察9月6号中共外交部回答韩联社记者问,说关于王毅访问韩国没有可以发布的消息。什么意思呢?我知道,就不告诉你。这就叫做没有可以发布的消息。外交部7号直接公布了王毅即将于10日至15日出访越南、柬埔寨、新加坡、韩国,韩联社记者问到底是哪一天访问韩国呀?汪文斌说,将于10日~15日出访有关国家。你看啊,昨天是:我知道就不告诉你。今天就做了公布,然后什么时间呢?我知道就不告诉你!大国外长出访日期怎么可能不确定呢?其实,韩国时报已经报道韩国外交部已经公开,王毅出访韩国的日期是9月14号~15号,届时将会见韩国外长,也可能会见文在寅总统。

其实中共外交部就是要通过韩联社记者两次发问,然后表达:我知道就不告诉你的一种轻视轻蔑情绪。当然这是一种在国际外交上非常低劣、幼稚、没有担当的情绪表现,中共是要通过新闻发布会传递这样的一个不满的情绪。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促使了中共如此愤怒而又不敢放肆发泄出来呢?原来,美国众议院拟扩充“五眼联盟”,韩国成扩充“首选”。此次“五眼联盟”扩充法案的对象中,韩国竟然排在第一位,因为我们知道原来日本是最有可能加入的,还有印度和德国都是选项。这就已经突破了原来二战留下来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联盟基础了,因为这是一个超越政府的最高情报交换机制,意味着最高级别的信任,都是英语做母语或主要官方语言的国家。现在扩充到韩国,还有日本、印度和德国。针对中共全面包围的目的非常明确。它原先还主要是防务军事行动相关,现在连政治、财政、外交甚至科技、金融都算了进去,就是一个全面对抗中共的姿态。对于包括新疆问题、《香港国安法》问题,“五眼联盟”已经发表正式文件,从台下的情报操作到政府层面政策依据的变化非常明显。

大家知道,五眼联盟的情报交换,情报抬头会注明,给加拿大的眼睛看,那就是只限于跟加拿大分享情报;美国情报给新西兰眼睛看,那就是只限于给新西兰分享的情报。由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是南太平洋国家,所以对于东亚和东北亚围绕中国和俄国的情报,就需要日本帮忙,因此日本出来的情报常常会给美国眼睛看,然后美国根据需要再共享给其他国家。现在这个联盟结构扩充,意味着国家级最高机密共享,这将决定所有参与国家的对中共的战略部署。因此,中共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中共为什么要通过外交部这种“我知道就不告诉你”来释放这种不满呢?因为加入五眼联盟,就意味着明确了在未来对中共可能的军事打击当中的共同行动;而韩国、日本与印度都是中国的邻国,互相依存也互相矛盾,强化了依存就会减少矛盾,刺激了矛盾就会割舍依存,进入到无法挽回的全面矛盾当中。


日本可以说已经先行了,在对台湾问题上与日本的安危直接挂钩,表达了日本政坛已经不可挽回的对中共的敌意。在经济上,已经展开国家行动,对从中国撤出的日本企业给予搬迁补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减少依存,自然就会增加矛盾。

那么韩国呢? 这是中共始料未及的。因为文在寅政府一直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游走,今年脱离中国的态度渐渐明朗,但是并没有发出强烈信号。因为韩国与日本、美国的传统矛盾,加上对北边金家的畏惧与不舍,让韩国很难下决心。但是无奈中共在疫情之后,朝野都在加剧与韩国的矛盾,因此韩国政坛脱离中共的依赖渐渐声浪变强。

其实朋友们一定要记住,现在五眼联盟加强版的建立,是有军事盟约的基础的。印度虽然没有与美国的军事盟约,但是它积极参与四国机制,已经跟美国签署了《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一般军事信息安全协议》、《后勤交流协定备忘录》(2016年),以及《通信兼容与安全协议》四份重要的军事协议。

美韩协议
美印协议(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特别是川普时期的《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让印度可获得美国方面提供的GPS数据,这将提升印度导弹和无人机打击相关目标的精准程度。这一点已经在中印冲突当中成为印度方面重要军事力量的提升。

《日美军事盟约》是当今世界最坚固的军事协定,而韩国参加五眼联盟的升级版,其实并不出奇,因为韩美之间一直就有军事协议。1953年10月,韩美签署《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确立军事同盟关系,这一关系又称为「血的关系」。中共与北朝鲜有“鲜血凝成的友谊”,美国和韩国也一样,只不过区别在于,朝鲜曾经把一起流过血的志愿军烈士墓碑砸毁;更重要的是,1961年生效的中朝友好条约20年有效期到1981年,2001年续签,2021年今年7月份,又通过习近平、金正恩互相祝贺协约60年予以不成文的承认,而实质上,只是因为有了共同敌人美国。双方就跟在朝鲜战场上一样,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对方。

而韩国方面呢,军事协议规定韩美任何一方在亚太地区受到攻击,另一方都给予军事援助,这个协议是得到实践的。韩国在美国近50年参加的大多数在亚洲的主要战争中出兵相助,规模最大的是越南战争期间,韩国派遣部队赴越参战,是仅次于美军的第二大外国军队。伊拉克战争多国部队中继美军和英军之后,韩国的宰桐重建师是人数第三多的部队。反恐战争中,韩国在中东地区部署了24,000名士兵援助美国。所以双方的信任不像中朝,它是真实而延续下来的。

所以中共外交部用这种小聪明的情绪宣泄手段,其实就是清楚,韩国加入五眼联盟是有基础的,只不过中共自己是又害怕、又无奈、又不敢把历史的真实和现实国际环境的残酷告诉给被蒙在鼓里的中国人。


其实今天的话题从一开始,我就是想说两方面的。说了很多中共方面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有太多的欺骗,有太多的虚假,中共领袖也从来不敢把真实的人性的一面展示在国人面前。

但是今天的美国,也有了微妙的变化,我们恐怕已经很难看到面对国家危机时刻,民主党总统肯尼迪的风采了:下令封锁古巴,隔离一切装有军事装备运往古巴的船只!也看不到里根总统面对邪恶的巨大勇气和面对危机的诙谐坦荡,甚至看不到川普总统在登上直升机前,率性机智地接受记者提问了。

喀布尔机场事件之后拜登接受记者提问,他上来就搞砸了,他拿着手里的单子,“女士们、先生们,这里有他们给我的一份名单。我被安排指定叫的第一个人是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凯利.奥唐奈”。你看这一下子,不就把底给泄露了吗?那么关键的是:拜登后面究竟是谁在安排的呢?是谁有这样的本事去指定拜登的提问和回答的呢?

9月7日一早,《国家脉动》杂志有一篇新文章,透露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朱利安·格维茨 (Julian Gewirtz),是哈佛肯尼迪学院主办的阿什中心(Ash Center)的前研究员。

国家脉动
《国家脉动》透露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朱利安·格维茨 (Julian Gewirtz),是哈佛肯尼迪学院主办的阿什中心(Ash Center)的前研究员。(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我在《历史上的今天》做过一期关于哈佛与中共勾兑的节目,没想到两年前的节目,竟然在今天预言中了。这个Ash中心不仅幕后老板是中共和著名的香港超级富豪,这个中心甚至还为因侵犯人权而受到美国政府制裁的中国共产党官员量身打造逃避惩罚的方案。这样的人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那么我们可以想象,美国当下所有针对中共的行动,都几乎会受到来自中共的重大影响。

那么,究竟谁在拜登后面给他出谋划策?那些操作者的后面又是谁?那个神秘的香港大富豪又是谁?这些后续话题,江峰转入《希望之城》会员网站继续与大家分享。

欢迎观看本期YouTube节目完整视频。

欢迎进入会员网站继续观看后续视频。

江峰每周更多独家时事与原创精彩系列节目,都在《希望之城》会员网站,欢迎订阅观看。

责任编辑:剧春秋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43083



阅读次数: 5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