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章天亮: 习近平要打土豪“三次分配” “关门打狗”局面已形成 (6159字, 点击: 58) 清迈 2021-08-19 18:28:47


【希望之声2021年8月20日】(本台记者詹妮综合报导)习近平8月17号主持了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要求“合理调节过高收入,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对比邓小平的借用市场化工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习近平则直接“手动”搞“共同富裕”,对高收入人群亮出了杀猪刀,掀起打土豪、“三次分配”运动。

这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意味著什么?习近平的真实目标是谁?他提的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的实质是什么?自媒体时政分析评论人士章天亮教授,在他的《天亮时分》【政论天下】节目里做出了分析、比较和解读。

习近平以“共同富裕”为名要打击的是谁?
习近平最近动作非常大,几乎一天灭一个行业,打出一连串组合拳:灭互联网,灭辅教行业,灭奶粉业,灭游戏等等,而这些行业都是在中国相对来说就业比较稳定,就业人数众多,而且利润比较高的产业。习近平几乎是一拳一个把它们打死。现在,习近平对房地产也开始有点要动手的架式了。


习近平的说法就是,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但并不是说只能够少数人是富裕人群,要达到全民共同富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邓小平当年讲的话,但是习近平的话就有杀气腾腾的意味了。如果说习近平要打击富裕群体,中国谁最有钱呢?可能有人会说是商人很有钱,你看马云多有钱,你看许家印多有钱,王健林多有钱,但其实商人他只是一个前台,他们甚至可能是权贵家庭的白手套,真正有钱的那是中共的高官们,他们可以在开曼群岛、在维京群岛注册那些公司,把资本转过去作为离岸资本⋯⋯所以其实他们才是最有钱的人。

习近平如果想让大家共同富裕,他是要打击中国最有钱的高官们吗?显然不是这个意思。中共的高官们有一些人已经在反腐中落马了,他们的财产被没收之后去了哪儿?咱们现在也不知道,是进了国库还是进了某些人的兜里?咱们也不知道。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些人在反腐中落马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腐败,而是因为他们反习,也就是说他们在政治斗争中站错队了。而习近平显然不是针对中共的官员们,那是习近平维护他统治的一个最坚实的人群。

大家知道,维持现行制度和现行体制,最热心的人是一群什么人呢?其实就是在这个体制中的受益者,中共的高官们在这个体制中,可以大捞特捞,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所以他们对这个体制都是维护的。

当然可能有人说了,他们其实跟习近平也不是一条心,很多人已经办了外国护照了。恰恰是因为他们对体制没有信心,他们才跑,但是如果这个体制能够千秋万代地传下去,他们也不介意在中国再多待一段时间,对吧。

那么习近平显然打击的并不是中共官员们。那他要打击的是谁呢?习近平打击的是民营企业家,还有演艺圈的人,包括那些赚钱的民营企业,可能都在习近平的瞄准镜之中。

习近平提出三个手段打击有钱人
习近平在中央经委会会议上提到了三个手段,就是怎么去打击这部分有钱人,他提到了三个手段是税收、社保和转移支付。

习近平说,他希望能够建立一个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的社会结构。这种社会结构其实是美国在加入WTO之前的社会结构,就是说它有一个非常坚实的中产阶级,这批人他们收入稳定,生活富裕,同时他们也是传统信仰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

如果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生活得非常安稳,他们肯定对现实的社会制度相当满意,也不可能想做什么大的变革,因此这个社会发展就会比较稳固。

去年6月7号“两会”以后,李克强在记者会上提到说中国月收入1000的人超过中国人口一半以上。很多人不知道李克强这个数据是哪来的,后来有一些地方就把李克强说这话的原始数据给挖出来了,就是北师大的收入分配研究所,这个研究所做了一个调查,计算中国不同收入分配的比例。这个数据原来在网页上是有的,我当时把这个原始数据找出来,计算了一下中国当时的基尼系数,大概计算的结果显示,中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67%。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据,中国的贫富差距确实非常大!


大家知道,这个基尼系数为零的时候,就表示平均分配;一般人认为,基尼系数是0.3以下,贫富差距是可以容忍的;0.4就表示贫富差距非常的巨大;如果超过0.6,基本就是一个暴雷点,表示社会财富的分配严重畸形,有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或革命的。而中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67%!这是我一个粗略的估算,只低不高的,中国实际的基尼系数可能达到0.7以上。

现在的中国社会结构是一个倒T型
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还没有发生民间革命,是因为中共的暴力机器强力压制的结果。习近平说要建立一个橄榄型的社会结构,实际上,中国现在的社会结构是一个倒T型,最上端人数很少的人组成了一个权贵阶层,底下是庞大的赤贫阶层,几乎没有什么中间阶层。

我们之前在一些媒体报道中也知道,当时《环球时报》有一个报道指出中国0.4%的人口占据了90%的社会财富。这还是2006年的一个报道,实际上越往后,贫富差距变得越来越大。

前段时间瑞银集团(UBS)公布了一个他们掌握的数据,373个中国人在瑞士银行里总的存款达到了10000亿美元,那些人都是非常非常有钱的。

这次我们从奥运冠军全红婵的经历也可以看到一个残酷的现实,她家里穷得母亲连看病的钱都没有,她得奥运冠军就是为了挣钱给母亲看病。

习近平要通过税收进行二次分配是违反经济规律的
习近平的第一个方法是税收。中国企业的所得税,名义上并不高,大概是25%,有人说可能能到40%,但是其实中国企业的负担主要不是税,主要是各种各样的费用,比如说防火做得不好,我罚你一笔钱。其实这就是那些相关的政府部门想方设法创收了,通过这个多收一些钱。中国企业主要的负担是费而不是税。

就像中国农民,农业税几千年都没有取消,温家宝把农业税给取消了,说是照顾农民,其实农民真正缴的大部分钱不是农业税,农业税其实很低,好像只有百分之一点几,有没有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给农民各种各样的摊派收费之类的,比如说要办水利、要修路、搞计划生育之类的,收各种各样的费用,还有各种各样的罚款。

中国的企业要想生存,不光要缴税,还要打点很多政府的官员,要行贿,给他们很多很多的钱,还要给政府的各级部门等于是交保护费一样。这样一来,中国企业的负担是相当相当重的。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还说你们赚钱赚太多了,要提高税率。高税收从来都是抑制人创造财富的愿望。假如我创造了十块钱的财富,6到7块钱都交给了那些不劳而获的人,那我就没有创造财富的动力了,我达到一定收入程度之后,就可以躺平了。所以习近平想通过税收进行二次分配的想法,是违反经济规律的。

中共的二次分配是通过税收搜刮穷人的钱给富人用
中国的二次分配和西方国家的二次分配是不一样的。西方国家它是把富人的税收过来,补贴给穷人,给穷人发福利。但中国正好是反过来的,他是把穷人的钱收上来,给富人发福利,因为中共养活了很多党的官员,他们的那些福利待遇都是从穷人身上搜刮来的。


穷人交了钱,他们看病的时候,很多就没有办法报销费用,就像是全红婵的母亲,看病保险公司应该能够负担,但不是,她交了大量的钱和税,可是政府不管她的医疗。政府把穷人的钱收来给中共的各级高干。所以你看中共省部级高干,他疗养的钱,每年免费医疗的钱,旅游的钱,简直多得不得了。中国的省部级干部,他每年休假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带全家出行,而且全部都头等舱,类似这种人吃住的标准都非常非常地高。所以中共的这种二次分配,实质是通过税收把穷人的钱收上来给富人用。

所以这就是习近平想通过税收解决二次分配,不可能缩小贫富差距的一个原因。

习近平提出的“转移支付”其实是政府强行介入的三次分配
现在习近平又提出了三次分配,他提到转移支付就属于三次分配。什么叫三次分配?就是说,你该挣的钱挣到了,根据你的贡献和效率给你发工资,这就是一次分配;税收是二次分配,把一部分人的钱补贴给另一部分人;基于道德的力量,通过个人自愿捐赠,把财富从富裕人群向低收入人群流动,这就是三次分配。

但这里面的一个问题,所谓三次分配是基于捐赠的,而捐赠是自愿的,既然是自愿的,政府就不应该介入习近平所说的这个转移支付行为。

美国的慈善捐款是通过非政府组织也是非营利组织来完成的。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政府的权力是有边界的,比如政府管国防、管外交、管公共道路建设之类的。也就是说一个政府他的权力是有限的,他只管有限的事情,有大量其他的事情,政府是不能管的。谁来管呢?在美国由民间自制,民间来管。成立一个行会、商会或者非盈利公司。在美国这样的非盈利公司有150万之多。美国3亿多人,150万个这样的非盈利公司,遍布美国50个州,他们干什么呢?他们就管政府不管的事。

比如说美国的传统艺术芭蕾舞、交响乐不太景气,很多芭蕾舞团可能无法维持,可是这个艺术本身它确实需要钱,可能有的人他对这个传统的艺术非常感兴趣,假如我是一个亿万富豪,我想支持传统艺术,支持芭蕾舞,支持传统的交响乐,或支持中国古典舞,但我自己本人又不懂,怎么办?我就拿出一笔钱来给懂的人去管。懂的人他们就建立一个非盈利公司,通过艺术演出,或者通过造剧场、租剧场,或者通过卖些商品之类能够赚一些钱。这样的非营利公司,它赚的钱只占它收入很少的一部分,通常是30~40%,也就是说,非营利公司60~70%的钱,并不来自于他出售他的服务,或者是出售他的产品,而是来自于慈善性的捐款,就是来自于那些有钱的人。

美国有很多很多有钱人,每年他们有一笔钱是必须要花出去的,如果他成立一个基金会,他每年5%的钱是必须要花出去的,要做这种慈善捐款。这样,美国就有一大笔这样的钱,这种钱每年能够达到上千亿之多。这些钱在社会上流动,就流到到这些非营利机构里,由他们来管理一些艺术公司、教育机构,包括科学研究、人道机构等等。所以实际上美国的慈善事业,他是靠民间来办的,包括教会,在办这些慈善事业。


做非盈利公司它的好处就是,你捐给它的钱是免税的,比如我一年年薪是20万,按照美国现在的税率,大概一年得交6~8万块钱的税,如果我把这20万中的10万块钱作为慈善捐款捐出去,那么我只需要为我剩下的这10万块钱交税,只交2、3万就可以了。本来我一年要交到6~8万块钱,现在只交到2~3万。当然你说,你这10万块钱交出去了,你不也没花着吗?对,但那10万块钱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不是给了政府,让政府随便大手大脚干什么去了,搞变性研究什么之类的,没有给那些机构,而是支持了一个我想支持的行业,这不是挺好的吗。所以美国慈善机构的收入,60~70%都是来自于捐款。

习近平的三次分配在中国等同于政府直接抢钱
第一,如果你真的想办慈善捐款,你必须社会上存在着这种非政府组织或者是非营利机构,这一点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因为我们知道共产党它是一个极权社会,它要把一切东西有限制死的,它决不允许你民间做好事,民间做好事你是个大善人,大家都觉得你好,大家都觉得共产党没你好,这是共产党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共产党它不能够允许这种非营利组织或者慈善机构存在的。

第二,美国的非盈利机构它是有监管的,它有很多很多的法律限制。比如每年必须给国税局交一个表格叫990,要列出你一年所有的收入,包括通过出售你的服务或者产品挣来的钱,也包括别人捐给你的钱,同时也要列出你所有的开销,每一个人工资是多少等等。

比如我在非营利机构拿工资,我在报税的时候,必须说我一年拿了多少工资,国税局是要看的,他决不允许你拿的工资超过同类机构的平均水平。比如同类机构他们年薪是6万到10万,你说我拿12万,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不能够超过他们最高的工资,你只能比他低,甚至很多人他们完全是属于义务的,一分钱都不拿,做奉献的。所以在美国,这种非营利机构是有监管的,也是有信任在的。

而在中国,这种信任就不存在了。在中国,如果没有郭美美,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红十字会的钱都花到哪去了。所以这里就有一个监督的问题,有一个信任的问题。在美国这种非盈利机构是绝对没有奖金的。

比如说公司现在发展得很好,今年盈利很多,里面的员工他们可能有股票,就是每年除了发给你工资之外,还给你一定的股权,到了一年结束之后,一看今年赚了一个亿,那么就会按照股权给公司的员工发奖金。但是在非营利公司是绝对不能有奖金的,你挣的就是死工资,无论你在外面拉来多少捐款,拉来多少赞助,你的产品卖了多少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拿奖金的。

实际上在美国这种非盈利机构就是不让你盈利,你想做非营利机构,你就是做奉献。在美国,如果一个人帮助一个非盈利机构做什么事情,别人都觉得这人很好,因为你是为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在做奉献,人们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在中国,你说我办一个慈善机构,大家觉得你肯定是在骗钱。当年,那个上海社保基金案,当时市委书记黄菊的太太余慧文,就和什么市长的太太,什么人大主任的太太等等组成了一个所谓的慈善机构,干什么的?就是从各种企业里面要钱。那些想走门路的企业,比如要贿赂上海市委书记黄菊,找不着他,而且你贿赂他,你不就是给自己找麻烦,给他也找麻烦吗。所以她们就是企业能给1000万元以上的,就可以直接见到黄菊的太太了,跟你见面,有什么事跟她打个招呼,就捐给她这个所谓的慈善机构。所以实际上中国很多慈善机构,是一些大官的太太们圈钱的地方。当时上海社保基金案爆出来之后,那个给余慧文捐了很多钱的张荣坤,就是因为这个被捕入狱了。所以在中国想办一个非盈利机构,首先政府不允许,另外没有监管、也没有信任在。

第三,在美国有一个免税的激励政策,就是你捐出的钱是免税的。但在中国就没有这样的激励,不能享受免税。

第四,在美国捐款是自愿的,在中国捐款是强制的。强制的捐款不叫捐款,习近平说“三次分配”,什么“转移支付”,这就足够让地方官员去强制要求企业捐款,其实强制的捐款不是捐款是税收。因此也不存在什么“三次分配”的问题,而且这种额外的苛捐杂税就是抢钱。

但现在民企已经跑不了了,习近平现在已经祭出了“均贫富”的法宝来了,就是要开始收割这些企业的韭菜了。

中国以前曾经出过一个口号:别让李嘉诚跑了。现在中国人在说:别让潘石屹跑了。既然潘石屹不能跑,那王石、马云、王健林、许家印、俞敏洪之类的,估计就别跑了。所以现在“关门打狗”的局面就已经形成了。

其实民营企业是中国最有活力的部门,所谓“改革开放”40年,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所以民营经济在中国是最有活力的一块。

现在习近平想把这些民营企业都收割了,这只能让中国迎来失业潮,同时也拖累世界的经济。所以现在习近平讲的这些东西,什么“均贫富”之类的,真的是挺可怕的,感觉要重回“文革”的感觉,而且国门现在已经开始要慢慢地关上了。

在同一集YouTube节目中,章天亮教授还讲到了以下内容:

美军撤离阿富汗如何保证居阿美国人的安全?为什么此番撤军让美国丢了脸?塔利班真的不会秋后算账吗?

欢迎观看完整节目。

章天亮教授每周更多的独家时事节目,都在希望之城会员网,欢迎订阅观看。

责任编辑:辛吉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36948



阅读次数: 58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