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耐人寻味!钱学森的经历与另一位死得最惨的科学家的不幸 (2608字, 点击: 120) 2蔡平 2021-08-06 20:00:31


钱学森,不用多介绍,许多人都久闻其大名。大名鼎鼎的他被称为“航天之父”,或许很多人知道他最大的败笔是曾经提供虚假数据,为后来毛泽东所嘲笑过,那是大跃进亩产几万斤的荒唐事。堂堂一个大科学家,在那个“火红的年代”的作为,是不是情有可原呢?个人自己去评判吧。

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期,钱学森还因为积极参加“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批判邓小平,他又“站错了队”。老邓重新掌权之后,钱学森是不是难免有点尴尬呢,但“两弹一星”功臣的光环至少还是可以罩着他相安无事的。


人生也太滑稽了,见过太多的不确定性和迷茫,钱学森没有像郭沫若那样对着斯大林喊爸爸、差点把毛泽东的妻子江青当作娘娘(后来把江青说成是白骨精打回原形),但相信也是感触良多。

不过,钱学森对中国人体科学的贡献功不可没。他创建并亲自担任中国人体科学学会负责人,钱学森认为:“人体科学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

中共党魁江泽民上台后,对法轮功在短短数年间深受广大民众的爱戴深为不满。1999年,江泽民发起对于法轮功的打压与迫害,并多次以“两弹一星”元勋颁奖、拜年、祝寿等名义,亲自“造访”已瘫痪十多年的钱学森,希望胁迫他站出来反对特异功能和法轮功,“口头”或“书面”都行。然而钱学森在这个问题上却始终不改变自己的观点。

说到间谍,对于钱学森来讲,也许他是真的被冤枉,被美国政府冤枉的。因为这一点在后来的资料显示,钱还准备在美国申请入籍,一直在争取着。然而,钱学森还是被当作另类看待,被软禁起来。直到最后找机会走脱了,回到中国大陆,这是后话。

姚桐斌(图片:维基)
姚桐斌(图片:维基)
另一位名副其实的间谍,是被英国政府怀疑的姚桐斌。在他的妹妹姚素珠回忆文章中谈到,姚桐斌给她的信中提及,“……在国外,也正需要适当的人去做很多重要的工作,我决定接受此项使命。以后我的工作也许同我的本行稍为脱离,但只要我对祖国一样有贡献,或甚至能完成更为迫促的任务,我想我的心里是会永远感到快乐的。”

姚桐斌的行为引起了英国人的注意,指控他破坏法律、“进行颠覆”,吊销他的护照,宣布他为不受欢迎的人并限期离开英国。1953年,在中共驻外使馆的指示下,他转移到西德亚琛工业大学。1956年9月,在中共驻瑞士使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即使同样都是为中共政府效力,正所谓: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这就是命运啊。

1959年8月加入中共的钱学森,在“文革”期间全家被安排离开中关村,住进与世隔绝的军队大院,避免受到冲击。乃至1967年1月,发生“七机部夺权事件”,时任副部长的钱学森差点昏倒,夺权者是叶挺的儿子叶正光,赶紧过去扶住他,让他坐下,并告诉他不要担心,他是受到保护的,不会撤他副部长的职位。

相比之下,姚桐斌就没有那么幸运,而且是死得最惨的一个人。下面就来讲一讲他的故事。

1922年9月3日出生的姚桐斌是江苏省无锡县人。1945年7月毕业于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今西南交通大学)冶金系。1951年获英国伯明翰大学工学博士。1954年赴联邦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冶金系铸造研究室任研究员。1957年9月回国后,来到了比他大十岁多的钱学森所主持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参与创建材料与工艺研究所(后改为第七机械工业部下属单位)并任所长。


1968年6月8日,这又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姚桐斌的妻子彭洁清,从北京西郊外国语学院乘坐公共汽车回到了位于南郊的家,期待着每周一次的家庭团聚。

当她兴冲冲登上三楼家门口时,门忽地打开了,保姆哭泣着说:“姚所长……被人打死了。”

三个惊恐的女儿跑出来抱着妈妈哭成一团,她看见了直挺挺躺在客厅沙发上的丈夫:白衬衫上血迹斑斑、灰色裤子上是污血和泥土、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保姆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6月8日,第七机械工业部两个对立的派性组织发生万人大武斗,姚桐斌仍然照样去上班,中午回家午饭,刚拿起碗筷,“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暴徒就踢开门冲进家中,当著三个孩子的面,架起他就往楼下推,一面推一面拳打脚踢,到了大门口,几个头戴钢盔佩戴红袖章的同伙上来,打他的耳光、踩着他的眼镜骂道:“打死你这个反动学术权威!”

一个家伙歇斯底里地嗥叫着狠狠踢他的下身,两个暴徒举起手中的钢棍向他的头部猛击……邻居将昏迷不省的他抬上楼,放到客厅沙发上。下午3时左右,姚桐斌惨死家中!时年46岁。

弗朗茨·卡夫卡,一位奥匈帝国人,有一句话说的不错,可以时时让人们警醒:邪恶太了解善良,而善良的人,毫不了解邪恶(Evil knows of the good, but good does not know of evil)。

如果只是单纯的把“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暴徒定义为邪恶,也难免太单纯了。中国共产党,这个西来的幽灵,苏维埃政权早期的一个支部,逐渐壮大后附体在中国人民身上,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这个事实真相才更能值得让人们铭记与反思。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对一个男人来说,如同做事一样,幸运与否?如果入错行,将会耽误他一生的前程。

在中共政府操控的这一行当,包括姚桐斌、钱学森等在内的当初情愿或不情愿地回到中国大陆来的科学家们为中共政权建造的核弹,帮助保中共的“尊严”,却严重损害了人民的“幸福”,才是真正违背了自己对祖国的诺言。

纵观他俩的一生来看,姚桐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他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死的那么冤?还不容分辨就被人乱棍打死;而钱学森的幸运是,在他晚年时就比较体面的顶住了来自中共的压力,起码他在对待“法轮功”这个问题上的表态,才是他作为一位物理学家,对微观世界的了解,对于生命与宇宙奥秘的探知与渴望。另外一点我们从中也不难看出端倪,大陆媒体为何在报导钱学森生平事迹的同时,却只字不提他当年在人体科学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在当时有很多人反对气功现象,试图扼制气功。钱学森上书中央,表明对于特异功能与气功的鼎力支持,由于“两弹”元勋的特殊位置,直接影响了胡耀邦对于气功的看法,才有了最终回复的意见:“不宣传,不介绍,也不批评。”


参考资料:

三位非正常死亡的“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

闻欣:钱学森为何拒绝反对法轮功?

钱学森(维基百科)

姚桐斌(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净音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23883



阅读次数: 120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