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人生最艰难时刻因悲愤发愿 上天竟回应了 (3079字, 点击: 95) 清迈 2021-07-28 18:39:16


【希望之声2021年7月29日】(本台记者玉洁综合报导)已退休的加拿大前参议员迪尼诺(Consiglio Di Nino)从20多年前开始支持法轮功反迫害。他在今年7月17日多伦多法轮功反迫害22周年集会上发言表示,他不知道如何恰当地描述法轮功学员所走过的漫长路,这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在最黑暗的时候坚持下去的力量”。

“就象我说过的,能和你们在一起是一种荣幸。”迪尼诺说,他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年轻人参加当天的活动,“他们继续高举着火炬”。

chuancheng2
加拿大前参议员迪尼诺(Consiglio Di Nino)在今年7月17日多伦多法轮功反迫害22周年集会上发言。(图片来源:明慧网)
据明慧网报道,22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子女在中共长达22年的迫害中承受着家庭破碎、失去亲人的痛苦。但同时,他们以非凡的勇气与坚韧面对困境,坚守着对“真、善、忍”的信仰,成长为如今的青年法轮功弟子。

日前,大陆一青年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发表题为《传承》的文章,讲述了自己一家20年来的悲欢往事。以下是原文,略有缩减。

传承
2021年5月19日,是姥爷六周年忌日。当我又一次拂拭药具上的尘土,眼前依稀呈现出姥爷那清癯、慈爱的面庞,还有他在雪夜中蹒跚前行的身影……


一个铜质捣药罐、一个铁药碾子,还有一个老式的胶囊灌装板,这些大概是姥爷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三样东西了。如果不是被中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国保警察屡次抄家,其实,姥爷本应该还会留下很多书籍。

姥爷是90年代沈阳有名的祖传老中医,专治骨科疾病。我小时候每到周末,爸妈都会带我去姥爷家。爸爸从附近的中药批发市场买来药材,舅舅给碾药,姥爷给炒制成药,妈妈用捣药罐把中药捣成粉末,我和姥爷就将粉末灌装成胶囊。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忙碌着,满屋飘着中药的味道。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做好的胶囊,都是免费送给穷人的。不仅送药,对上门求诊的贫病患者,姥爷还免费用针灸、拔罐治疗。在医疗市场化盛行的年代,很难让人相信会有人自掏腰包做这样的事。

记忆中,每次给病人治病送药的同时,姥爷总是不忘推荐一本书:《转法轮》(法轮功指导修炼的主要书籍)。很多患者送来的土特产,姥爷都婉拒了,还告诉他们:“你们应该谢谢大法师父,是李老师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原来炼法轮功能让人这么好啊!”来找姥爷看病的人络绎不绝,越来越多的病患也由此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妈妈、爸爸和舅舅也相继成为大法弟子。于是,妈妈在修炼中逐渐成了奶奶眼中辛劳孝顺的好儿媳;单位里淡泊名利、勤勉踏实的好同事;邻里称道、乐于助人的好邻居。爸爸周六、周日休息时,单位需要人加班,尽管没有加班费,他总是任劳任怨去加班,从来没有借故推脱过。爸爸连年都被评为厂里的劳模。而且爸爸还继承了姥爷的衣钵,学会针灸、拔罐等技术。他经常给身边的人免费治病。说起“老吴家女婿”,左邻右舍没有不翘大拇指的。就连曾经桀骜不驯的舅舅,修炼后竟然遇事也能主动认错了。

沐浴在法轮大法佛光中的一家人,就像无声细雨润泽下的麦苗,萌发出盎然生机。

变故发生在1999年7月,央视一则污蔑法轮功的报道让一家人一时手足无措。怎么会这样?身边的法轮功修炼人,没有一个是电视宣传报道中所说的那样啊,这里肯定有问题!

就在当年7月下旬的一天,一大家人和1000多名法轮功修炼者一起,在沈阳市政府门前请愿,不为别的,只是要让政府知道法轮大法好的事实,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但结果却是1000多人被政府出动的武警、防暴队抓到沈阳体育场。混乱中爸爸的眼镜被人打断了。

后来我们都知道,政府喉舌的谎言和严酷的镇压手段,仅仅是因为江泽民的小人之心——妒嫉法轮功修炼者人数众多,已经超过了当时中共党员的人数,而且法轮功修炼者对大法师父发自内心的感恩和敬仰。


请愿无果,镇压依旧。但法轮佛法的真相不容埋没。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人开启了漫长而艰难的讲真相之路。感动于一家人的善良,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但本性邪恶的中共并不甘心谎言被揭穿。

2006年,妈妈被非法逮捕,随后在辽宁女子监狱经历了7年的残酷迫害。2013年被迫害导致得了肝腹水病故。接着爸爸和舅舅被中共国保绑架,被羁押在看守所。这个家被国保抄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2014年初腊八节的前一天,我也被抓去做什么“笔录”,半夜2点回到家中看到的是满目狼藉:地上散落着大法和中医书籍;烟头把地板革烧得到处是窟窿;一群国保雇佣来的流氓待着不走,蹲在我家等待抓捕别的大法弟子;姥爷就像被吓傻了一样呆坐床边一言不发……

一时间,我感觉像天塌了!

那年的中秋节,奶奶就让我去大娘家。在这本是月圆人全的佳节,亲戚这边家家都是美满团圆,而我家只有我形单影只一个人。刚进大娘家门没一会儿,大娘张口就问我:“你姥爷还没死啊!?”那一刻,我感觉心在滴血……

但我不怪她。在她看来,我们一家遭遇的不幸都是因为姥爷带头炼法轮功造成的。但我知道,真善忍的信仰没有错,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姥爷是好人,是大大的好人!敷衍了大娘两句,一转身,我的泪水已是奔涌而出……

2014年深秋的沈阳格外寒冷。那年上面规定业主交采暖费要出示供暖缴费卡。这个家已经被黑警查抄成这种样子了,好多东西都找不到了,我找了好多天也翻不到那张卡片。姥爷被这么多变故的刺激,已经神志不清,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丧失短期记忆,当然更不可能记得那件小事。

眼看着缴费期限就要过了。也许是已经遭遇了太多的不幸,这张缴费卡一下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满腔的悲愤中,我对天发了一个愿:“如果好人就活该遭遇魔难,恶人就应该这样猖獗,那就让我永远找不到这张缴费卡,让我们一家受冻吧!”

结果就在缴费期限的最后一天,姥爷居然找到了那张缴费卡。看着目光呆滞的姥爷,我又一次泪奔……

2015年5月19日,姥爷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身边除了我,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妈妈被迫害已去世两年,爸爸在监狱服刑,舅舅还被关在看守所;姥爷的锦旗、各种荣誉都留给生前工作的医院,姥爷孑然一身,走的却那么安详……

因果铁律,丝毫不爽。隔壁的张婶,是她当初举报了我们家,现在她身患一种怪病,一走路就会脱胯,久治不愈,医药无效。

中共的谎言,可以依赖媒体欺骗一时,但假的终归是假的,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如今,法轮功学员冒着风险讲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在天灭中共的大劫难到来之前果断和它割断。大纪元退党网站选择“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经逼近3.8亿。

抽刀断水水更流。中共抄家,可以没收一切有形的物质,但我们这个中医世家的济世仁心、这份对“真、善、忍”信仰的血脉正在传承,这是中共永远都无法阻断的。

药香其悠悠,善念必致远。

chuancheng4
19岁女孩徐鑫洋独自开车两个多小时专程赶到华盛顿DC和母亲汇合,一起参加烛光守夜。“我的爸爸就是因为坚持信仰而被迫害死了,今天我有机会发声,来到这里尽一份力。”徐鑫洋的父亲徐大为因为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中共非法判刑8年,在狱中徐大为被强迫吃不明药物、被打破坏神经的针。出狱时已经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不到两周便含冤离世,年仅34岁。(图片来源:明慧网)
chuancheng3
今年7月16日,16岁的纽约女高中生陈法缘站在华盛顿DC7·20反迫害的演讲台上,讲述着她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以及迫害给她带来的伤痛。(图片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辛吉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30108



阅读次数: 95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