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江峰:八九·六四屠城 (3616字, 点击: 9) 2蔡平 2021-06-08 20:07:06


(重温江峰【历史上的今天】八九·六四屠城)

中国,河北,保定,距离北京140公里,这里是中国军队中的王牌,38集团军司令部所在地。如同清朝的丰台大营一样,这一只野战军执行着拱卫京师的重要使命。38 集团军前身是1946年8月编成的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一纵。在国共内战中,一纵是东北野战 军的三个猛虎军之一,是四野的头等主力。朝鲜战争中,是正规军的38军摘掉了帽徽,撕下了胸章,以志愿军的名义入朝参战。作家魏巍以38军为背景写下了报告文学《谁是最可爱的人》,由于造假成分太多,现在也被从大陆学校的课本中拿下来了,但是当年,也是让38军很有面子、很长脸的事情。


时间到了 1989年,这支虎狼之师再次张开了他的尖齿利爪。然而这一次,曾经可爱的人,踏上了可耻的战场,天安门广场!

那里正聚集着数十万来自全国的大学生和市民群众。它的坦克将碾压自己的人民;它的士兵,将向手无寸铁的大学生开枪。敬礼!

5月19日,戒严部队指挥部副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中将亲赴第38集团军军部所在地河北省保定市,当面向时任38军军长徐勤先(已于2021年1月8日去世)传达中央军委命令,督促他率领部队进京,执行戒严任务。徐勤先是从坦克师师长干起来的,熟悉现代军事理论,相对毛泽东思想武装的将领,是军中少数比较懂得现代武器装备的野战军高级指挥官。戒严令下达前,他正好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养伤,亲眼目睹了北京的爱国学生运动,他常常被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始终认为,这是一个政治诉求,应该通过谈判解决,绝不应该动用武力,更想不到,会动用军队,动用他手下的野战军。


徐勤先问:“调兵命令有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签字吗?”

周衣冰回答说:“有。”

——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的签字呢?

——有。

——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呢?

周衣冰回答说:“没有。”

徐勤先随即表示说:“这个命令我无法执行,它不符合中央军委调兵的规定。”(依照中央军委有关规定,凡调动一个班以上携带武器装备的部队进入北京,必须有中央军委的调兵命令,而且调兵命令上必须同时具有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缺一不可。)

——你这是违抗军令。

徐勤先回答说:“不管上面定什么罪名,我绝不亲自挂帅出征。我的腿伤还没有好,我请假!”

徐勤先回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作为一名父亲,在他无法劝说自己的儿子离开危险的时候,他只能尽可能的离儿子近一点,因为他的儿子,跟数十万北京的大学生一样,就在天安门广场。那么这场学生运动是怎样走到了今天的呢?

1976 年,文化大革命结束。1977 年,中国恢复高考,下乡的知青和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一同踏进大学校门。青春的流逝,民族的伤痛与西方主流文明思想,无可避免的引发这一代大学生的独立思考。

1986年12月,安徽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学生走上街头,“要求进行民主选举”,由此引发全国范围的第一次学潮。党内保守派高层将学潮的爆发,归咎于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

1987年1月,胡耀邦被迫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由总理赵紫阳接任。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长期计划经济,让国民经济走到了绝境。80年代,中国政府采用价格双轨制作法,羞答答的开始从计划经济向商品经济过渡。但是一小批人可以利用权力以低价购入产品,之后再以市场价格卖出,这些人当时被称作“官倒”。邓小平儿子的康华公司就是其中一员。

官倒、腐败、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问题,引起的民众不满情绪在不断积累。民间恐慌,中国各地民众大量提领现金,并抢购囤积各种商品。有人到商店里买不到东西,那怎么都得存点儿啥吧,买了三百斤盐,用平板车拉回家。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心脏病发作逝世,引发了各种矛盾总爆发。4月21日,数万名大学生游行并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学生要求重新评价胡耀邦的功、过;国家领导干部公开财产;保障新闻自由等。就今天的反腐要干部公开财产,三十年前学生们就提出来 了,只不过当年这个简单的提议,是用生命来换的。

1989年学生在广场上悼念胡耀邦(网络图片)
1989年学生在广场上悼念胡耀邦(网络图片)
北京的游行抗议也在全国各地得到了响应。所有省会城市都出现了大型的游行。

中共高层有两个声音,对话和压制。中共高层出现的一丝分裂, 被民间敏感的捕捉到了。正义和良心几乎在一夜之间唤醒了,几乎所有的机关学校都站出来支持学生诉求。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大知识份子,打出了横幅,说:下跪的太久了,出来站站,表达了挺直腰板的卑微而坚定的愿望。后来,在邓小平的支持下,中共党内高层强硬派逐渐占上风。5月17 日,中共高层决定在北京实施戒严,赵紫阳辞去中共总书记职务,当晚赵紫阳到广场看望学生,并发表了“我们都老了,无所谓了”的讲话。

5月19日晚,李鹏宣布戒严。中共开始调动军队向北京集结。6月3日晚,各个部队接到命令,强行进入北京。对任何阻拦,可以采取任何必要措施。实际上,就是下了开枪的命令。

89六四,历史上的今天,二十万军队开进北京,爱国民主运动遭到镇压。

六四前后的解放军内部记录显示,士兵对奉命镇压深感困惑。除 了徐勤先的抗命之外,28军在6月4号在北京市民的全力阻挡之下,没有抵达集结点,第二天甚至撤出北京。不少高级军官乃至建国时期的上将联名反对镇压。请愿书写道:“人民的军队属于人民,不能与人民作对,更不能杀害人民。”

第38 集团军军史中,有这样的记录:原军长徐勤先违抗军令,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然而这简短的十几个字,将因为一名军人第一次用良心战胜盲从,以死抗命,拒绝向自己的人民开枪,成为38军历史上最为光荣的记载。

6月3日晚,从北京西面向天安门推进的部队在长安街五棵松和木樨地一带受到阻拦,38军向示威群众开枪,其他各个方向向天安门推进的部队也对阻拦的市民开枪。珠市口、天桥,北京各处都有枪声,到处都有死伤的民众。最后,装甲车和头戴钢盔的士兵包围 了天安门广场。而另一批军队,从苹果园地铁进入地下,通过地铁的特别通道,进入人民大会堂的内部。

6月4日凌晨,军队开始清场,一些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的学生被手持棍棒的士兵殴打。

据事后民间统计,6月3日晚到6月4日被军队打死的无辜平民大约数千到一万人。

这一夜,北京人无法入睡。

6月3日深夜,北京国际广播电台(Radio Beijing)英语部主任李丹,播出了下面的新闻:

请记住1989年6月3日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发生了最骇人听闻的悲剧。成千上万的群众,其中大多是无辜的市民,被强行入城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杀害,其中包括我们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

士兵驾着坦克,向无数试图阻止他们的市民和学生扫射。即使在坦克打开通路后,士兵仍向街上的市民开枪。

鉴于北京目前的这种不寻常的形势,我们没有其他新闻可以告诉你们。我们恳请听众谅解,并感谢你们在这最沉痛的时刻收听我们的节目。

李丹播出了这则新闻后,就被冲进来的看守电台的士兵拖出去了,之后再无消息。

北京体育学院理论系的大四学生方政,1米80的大个子,英俊魁 梧。一个月后,就将分配到华南师范大学工作。这一夜方政也在广 场。枪声和各地伤亡的消息不断传来。一个比他低一年级的体院女生在广场人群中找到方政,表示很害怕,想跟方政在一起。当他们离开广场,撤退到木樨地的时候,突然从人群背后射出许多毒气弹,随后几辆坦克快速向西驶来,方政把身边的女同学推向路边的护栏,而他自己来不及躲开,双腿遭到坦克碾压、拖行。昏迷的方政被市民和学生送到积水潭医院抢救,双腿被截肢。

方政(图片:Prince Roy/flickr,CC BY 2.0)
方政(图片:Prince Roy/flickr,CC BY 2.0)
之后,校方找到他,要求方政说双腿是被其他车辆压伤的,遭到方政拒绝。方政曾参加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并获得冠军,他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生命自由的渴望;然而在他计划参加国际残疾人运动会的时候,中国政府因为他的六四经历,取消了他的比赛资格,在剥夺了他的完整的身躯之后,竟然还要剥夺他完整的自由的心。


2009 年,在朋友的帮助下,方政来到了美国旧金山湾区。开始了新的生活。

每年6月4日前夕,方政都会和朋友一起,来到旧金山中国城花园角,认真擦洗那座铜质的民主女神像。这座雕像的原型,曾经在天安门广场矗立过四天。后来,被解放军的坦克推倒,碾压。

方政相信,有一天,这座铜像还会在天安门广场重新矗立起来。

历史上的今天,八九·六四屠城:

无神论者确信涂抹历史,就不会再有真相;清洗血迹,就不曾有过屠城;

然而他们忘了,历史本就刻在人心里,自由的血脉更是代代相承。

续篇:《曾经 香港走私集团运送“特殊货物”得到港警等各方协力》(江峰【历史上的今天】八九·六四之黄雀行动)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2510



阅读次数: 9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