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六四”屠杀和省思 中国如何才能够走向自由 (8054字, 点击: 29) 2蔡平 2021-05-28 20:12:29


(重温章天亮“六四“三十周年特别节目)

今天我们讲“六四”系列的最后一集。上一集我们谈到5月19日李鹏召开党政军大会,宣布戒严。在李鹏宣布戒严之前还有一件事儿,赵紫阳在5月19日凌晨的时候,大概4点钟,神色凄凉的来到了广场跟学生见面。赵紫阳当时讲了一番话,大概就是说,你们这些学生是国家的未来,你们还年轻,你们要保重身体,他说我们都已经老了,无所谓啦等等。他当时讲话非常的凄凉,很多的学生也是感动流泪的,但是赵紫阳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他已经知道他完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公众场所露面。

1989年5月19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神色凄凉的来到了广场跟学生见面(图片:美联社)
1989年5月19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神色凄凉的来到了广场跟学生见面(图片:美联社)
学生寻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废除戒严令
5月19日晚上李鹏宣布戒严的时候,很多的老百姓去堵军车,这时就有人想动用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既然李鹏宣布戒严,李鹏是总理嘛,那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如果要召开一个紧急会议的话,他们是可以罢免李鹏的;所以当时其实很多人对李鹏非常非常不满,什么军队进城,先抓李鹏,他们就喊这些口号。他们想罢免李鹏,怎么办呢?他们就要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召开特别的紧急会议,然后由人大代表讨论,最后想废除戒严令,甚至是罢免李鹏。


这个时候,学生们在人大常委中开始寻求连署——按照人大的规定如果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代表要求召开紧急会议的话,那么就必须要召开这样的会议,这是从程序上来讲——当时这些学生们就找找找,一共找了57个人大代表,他们就签字了,达到了法定的要求召开紧急会议的人数;下一步就是找万里了。

我们知道万里这个人其实是一个改革派,他一直是以改革、清廉、亲民、开明著称的,他和赵紫阳的关系非常好。最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1978年,我们前面提到安徽凤阳的小岗村,这些农民要包产到户的时候,当时的省委书记万里就没有处罚他们。万里他一直是给人这样一个形象,他是非常典型的改革派。万里在做安徽省委书记的时候,赵紫阳在四川做省委书记,所以两人的关系本来就非常好。如果万里在北京的话,他其实是可以给赵紫阳提供一个有力的支持。但是万里在哪儿呢?

万里现在在国外,他在访问加拿大和美国。尽管万里身在国外,但是万里在提到学生运动的时候,他的调子跟赵紫阳基本上是一样的,他也是主张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所以大家就想如果万里一旦回国的话,召开人大常委会的紧急会议,就可以把戒严这个事情扭转过来。

但是,邓小平他当然也注意到了万里可能起到的作用,至少在法理上“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所以邓小平就紧急召万里回国,但是他没有把万里召回北京,因为如果万里回到北京的话,他讲的还是他在加拿大、美国讲的那一套,学生们爱国热情值得肯定等等,那不就等于是跟邓小平唱反调了吗?所以邓小平让万里先落到上海,当时是以身体的原因,说他身体不太好,到上海休养一下,让万里赶快回国。

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妥协 江泽民上台
万里回国是在5月25日的凌晨,但是在5月23日的时候,邓小平就把江泽民紧急召到北京,由杨尚昆亲自跟江泽民谈话。江泽民那个时候是上海市委书记,所以杨尚昆就跟江泽民讲,无论如何你是逼迫也好,说服也好,你要让万里说出支持戒严这样的话。

这样,万里的飞机5月25号一落到上海机场,基本上他就被江泽民控制起来了。因为他有时差,所以在25号休整了一下。26号的时候江泽民、曾庆红这批人就去跟万里谈话,劝万里去支持邓小平。

万里这个人虽然和赵紫阳关系很好,但是我相信这样的共产党员,他有的时候党性是会战胜人性的;加上邓小平给他亲笔写信,念在多年的交情上,希望万里能够帮他一下等等,所以万里最后就妥协了。妥协之后万里在5月27号的时候发表了一个声明,这个声明据说是由他的秘书起草的,但是万里声明的内容是支持戒严的,跟邓小平的调子基本上是一样的。在万里5月27号发表谈话之后,眼看着学潮其实已经在逐渐衰退了;因为万里也发表了这样强硬的讲话,通过民主程序来解决问题这个路也被堵死了,所以学生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很多人也就纷纷返校了。


这个时候邓小平他们开始讨论在处理学生运动之后要换掉赵紫阳的问题。5月27号的时候他们就召开了一次秘密的会议,也就是那八大佬,邓小平、邓颖超、薄一波、陈云这批人,他们就召开了一次会议,在会议上他们就决定,让江泽民接替赵紫阳做中共的下一任总书记。

这件事情其实对于李鹏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邓小平在安排人事的时候也是考虑了这个问题;因为李鹏从学运一开始就抱着一个非常强硬的态度,包括他宣布戒严的时候也是表情恶狠狠的,所以李鹏的公众形象非常差;如果让李鹏去做中共总书记的话,就会给外界一个形象,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要停下来了,因为李鹏是强硬派,感觉是保守派,那改革开放就夭折了。

邓小平不想给大家这样的印象,邓小平实际上他的政治遗产就是两个:一个是改革开放,一个就是六四镇压。所以他不想让他的改革开放陷入这样一个困局,所以他就跟李鹏讲,你不要当总书记,你一定要配合江泽民,于是就把江泽民调到北京。因为江泽民在软禁万里,强迫万里去表态和邓小平保持一致,再加上之前的镇压、查封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他的种种作为得到了李先念、陈云等等这些人的认可;因为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很保守的人,至少是为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他是什么坏事儿都可以干的,所以最后八大佬一开会就决定让江泽民担任中共的总书记。

天安门屠杀及省思
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在6月3日的晚上,野战军部队等等就进入北京,然后开始屠杀,强行驱散了学生。这一次屠杀造成的死亡人数有的地方报导是几千人,有的地方报导是上万人,有的地方报导是几百个人,这样具体的数字可能等到多年以后,等共产党解体了,或共产党不在了之后,这些档案解密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知道当时到底死了多少人。


关于整个六四的过程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其实中间发生过很多很多的细节,这些细节就留给将来的学者去研究,我们想在这个节目结束之前,对六四事件做一点反思和讨论,这些讨论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学生运动失败的原因
首先我们就要说一下六四最后为什么学生运动失败。当然学生失败有很多的原因,有一些偶然性的因素,比如说,如果赵紫阳当时没有在4月23号的时候去访问北朝鲜,他就有可能去说服邓小平收回四二六社论,就不会有四二六社论,那么也就不会有后续的事情了;如果万里没有去美国和加拿大,那么至少在政治局投票的时候还有人站在赵紫阳一边,赵紫阳也不会那么孤单:这些都是一些偶然性的因素。当然还有战术上的因素,比如说学生如果在4月22号见好就收,或者是在5月4号以后见好就收,尽管可能有一些学生领袖会受到一些牵连或者是处理,但是不会比后来的像王丹坐牢、吾尔开希流亡等等这个情况更严重。再一个,如果学生当时见好就收的话,还能够保住中共在高层一些支持改革开放的人,比如说赵紫阳,就不会让赵紫阳跟邓小平之间发生直接的冲突,包括像李瑞环、包括田纪云、乔石等等;这些人如果他们没有走到六四镇压那一步,如果这些人还在台上的话,他们还有可能把政治上的开明风气再延续一段时间,就不会有江泽民上台;中国走向了一个非常可悲的结果,这样一个非常凶恶的弄权小人走上了中共最高的权位。


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在战术上来讲。从战略上来讲的话,我觉得其实当时的学生们有两大失误,一个就是整个学生运动它是没有一个组织的。有人说怎么没有组织呢?学生不是有“高自联”做组织吗?我说的这种组织是要有一个坚强的学生领袖,他能够被大家所认可,他讲的话大家得听。其实我们看整个学运,当时广场上学生在绝食的时候,包括后来静坐的时候,学生们已经陷入了一个被推上去、下不来的境地了。什么叫做被推上去、下不来啊?大陆有个学者叫王力雄,他当时在考查天安门广场事件的时候,提出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广场效应”,我觉得他讲的非常有道理。因为当时的广场是所有的媒体聚焦的地方,包括全国人的眼光都聚焦在天安门广场,在这个时候,谁能够在广场上被大家所关注,他立刻就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名人或者一个世界性的名人;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他为了赢得大众的欢呼,他就会提出一些激进的主张,你的主张越激进越能够吸引眼球,是吧?而大众在这种激进主张的煽动之下,他们的情绪也越来越激进,也就是说,精英在煽动大众,大众在胁迫精英,双方已经成为一种共振的模式;这种共振模式会让调子不断不断地升高,最后推向极端:这就是王力雄讲的广场效应。当然他讲这个效应不一定是只针对六四这么一件事儿,只是说这样的一种现象,实际上当时在广场就是这样的。

谁如果想说要撤退——当时有很多人他们想要让学生撤下来,像统战部部长阎明复,他甚至说我给你们做人质,我跟着你们走,如果政府不对的话,你们可以把我劫走;包括像包遵信、戴晴等等,他们都到广场上去劝学生——但是理性的声音在那个时候是不能够被大家所接受的,只有越激进的声音才能够越被大家所接受。所以后来有一个人,当然他也是打比方,在接受采访时他讲这样一句话,他说那个时候,绝食的时候,你让大家撤,大家是不会撤的,但是你要说我要自焚,肯定所有的目光都会集中到你身上,他就说很多人抱着这样一种表演的性质,在天安门上。我这样讲我只是在讲这样的一种心理,我并不是讲广场上某一个具体的个人,只是讲这样的一种现象,这样的一种心理,所以到了这个程度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学生们已经背离了民主的基本初衷。


很多人觉得民主不就是大多数人做主嘛,其实不是,这是对民主的一个重大的误解。民主是大众的选举,选出一个人来替大家做主。比如说美国它是一个民主制度,大家选出了川普作为总统,这个时候川普就要做决定了,比如说,川普决定要不要建墙,要不要给墨西哥产品加关税,川普决定要不要对某个国家进行宣战,川普决定要不要任命某一个人做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等等,这就是民主。民主实际上是一个授权的过程,是授权一个人来做决定的过程;但是做决定的是你授权的那个人,而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要大众决定;如果所有的事都要大众来做决定的话,还选一个总统干什么呀,是吧?所以,这就是当时学生们对民主一个重大的误解。


最后到什么程度呢?当坦克和机枪已经包围了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到底要不要撤退?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一个领袖能够说服学生撤退。

那学生是怎么撤的呢?把学生分为两拨:一拨人喊,如果要撤退的话,你们就喊“撤”;另一波人要不想撤的话,你们就喊“不撤”。两边儿喊看谁声音大,这不是民主,这是民粹啊!所以如果学生的领袖们不懂民主只懂民粹的话,事事都要大众决定而不是自己决定,而且他也没有在学生中间形成那种领袖的权威,他做了决定也没有人听的话,这根本就不是民主。所以这就是学生对民主本身的不认识,造成整个这个事件一步一步被推到了那个极端。

当然,我这么讲,我并不是说共产党做的是对的,我只是讲,学生如果当时能够更成熟一点,做的更好一点的话,可能不会是这样一个最坏的结果。那么这是在战略上的一个重大的失误。当然它跟整个社会各界的联系也不够,其实当时社会各界对学生运动只是采取了一种旁观和声援的态度,最多是欢呼喝彩,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大规模的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等等,全国范围的这样的运动几乎没有出现。所以说实际上当时学生对社会各界的启蒙也是不够的。

那么还有一个更加重大的战略的错误,就是学生这次学潮运动它是以肯定共产党的领导为前提的。当然共产党认为你在挑战我的领导,实际上学生们包括“四二七游行”的时候都打出过拥护共产党这样的口号,然后你要跟共产党对话,你要跟共产党的高层对话,要求共产党收回社论等等,这都是以承认共产党合法性为前提的,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最后镇压你。你不是承认我的权力吗?那我就镇压你,所以这跟后来苏联、东欧的共产党解体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在1989年的6月4号,也就是六四开枪的同一天,在波兰举行了第一次大选。在这次大选中,团结工会获胜,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波兰成为东欧第一个民主化的国家。而中国这边是机枪坦克,是血与火。所以我们要看到学生对当时共产党的认识不足,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其实一直到2000年初的时候,就是过了2000年的时候,大家对共产党仍然抱着一种改良的心态,很多人还是希望共产党自己变好。真正能够达到对共产党彻底的否定,真正能够达到对全民的启蒙,甚至是全民的参与,去解体共产党,这个是从2004年的时候,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开始,这才是真正地把共产党做了一个彻底的揭露,让老百姓放弃了对共产党的幻想。


为什么海外民运越来越萎缩?
那么我还想再谈一个问题。在六四之后,我们看到海外民运的势力是越来越萎缩。当时在六四之后海外有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但是后来越来越萎缩。现在每到六四的时候,六四三十周年你再看美国,当年比如说几千人的游行,现在可能只有几十个人,或者是一两百个人举行集会在纪念六四。为什么海外民运越来越萎缩?为什么很多年轻人他们不再加入这样的行动?


我觉得这里边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海外的民运它是把民主作为一个目标去追求,它不是把民主作为一个手段,而是把民主作为一个目标。这两个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因为民主如果作为一种目标的话,它讲的是什么呢?它讲的是妥协,讲的是协商,讲的是利益之间的勾兑,就是说利益上你拿多少我拿多少,我们最后达成一个平衡。如果你要把民主作为目标的话,你就会盯着这些东西看。那么既然民主是讲协商和妥协的,那我为什么不跟共产党妥协呢?是吧。所以很多海外的民运——当然它有很多共产党的特务掺进来,捣乱,这样的因素确实存在——那也有很多人就觉得,好,既然我追求民主是为了分配利益,那现在中国老百姓又过的不错,那么共产党看起来好象是能够造成现在这样一个局面的原因,那么我为什么不去跟共产党讨论呢,为什么不去跟共产党协商和妥协呢?所以很多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就放弃了民主,他们觉得没有这个东西我们也一样可以把利益分配好,那么这些人他们就投奔共产党去了,这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六四”开枪之后的后果
第二个问题我想讲一下就是六四开枪之后的后果。六四开枪之后,共产党在六四周年的时候发表了一篇社论,叫做《稳定压倒一切》。这句话后来就成了整个中国一个重要的口号,一直到今天还在喊稳定压倒一切,从此中共就开启了一种叫做“维稳”的模式。在中共长期的宣传中,很多人认为稳定是最高的价值,至于说什么公平,什么公正、开放、自由等等都要为稳定让路,认为只有稳定才能够发展经济,所以稳定就是一个最高的价值。

为了维持这样的稳定,共产党做了一个调整,它的调整基本上就是一种赎买策略,就是用经济发展来收买百姓的民心,然后用很多的钱收买知识份子,给他们很高的待遇,让他们来维护这个体制,让很多人有这样的机会,让官员去贪污腐败,让他们能够赚到钱。所以共产党在六四之后,基本上在它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之后,它能够维系统治的唯一的手段,软性的手段、重要的手段,就是钱;它通过这种收买的方式,去收买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然后把他们形成一个铁三角,稳固的支撑起这个体制。当然这个体制本身就是以欺骗为目地的,它通过各种各样的知识份子编造理论去欺骗百姓。它的另一只手就是高压维稳,就是共产党开启的这样一种维稳的模式。


当然共产党用这种经济赎买的方式,说希望让大家通过过好日子的方式,能够对它做的坏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其实也很难维系了。因为既然经济发展是你唯一的合法性来源,如果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经济下滑的时候,你的合法性就在流失;而且现在很多贪官也不是说你给我钱,我就可以在你的体制中继续为你服务,你给我钱,我也想办法跑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跑到国外去,所以现在中国出现很多裸官。中共现在用经济来维系、来赎买社会各界的支持,这条路基本上也是走不下去了。而且现在共产党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情况下,它在国内积累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多,所以很多贪官他们看到这个情况,他们也觉得留在国内是不安全的。

中国如何才能够走向自由
最后我们想谈一下中国如何才能走向自由。我们前面分析了一下六四失败的原因,这个学潮为什么失败,战略上的、战术上的,包括一些偶然性的因素造成了它的失败。那么我们也想谈一下,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带领中国走向自由。


我们在以前曾经提到过,自由是一种价值,很多人愿意为了这样的价值去牺牲生命的,所谓“不自由,毋宁死”;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很多人又抱着一种“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一种想法,为什么呢?因为自由它又是一种公共品,这个自由你要去争取它,你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有些人他可能选择做一个看客,做一个搭便车的人:你们要想争取自由,你们愿意去付出代价,你们就去做,我也不去做,我也不付这个代价,但是当你们一旦争取到自由的时候,自由也会降临在我的身上。所以这就成为一个很困难的情况,就说很多人他不愿意为自由付这个代价,他又指望自由能够从天而降,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么也就必须得找到这样一批人,他们愿意为了自由去支付这个代价。也就是说,这批人必须是有理想的人,同时这一批人他要是一群有理性的人。我们前面提到过王力雄讲的“广场效应”,如果整个社会的人,他被一种情绪所主导,被一种激情所主导的时候,这种激情通常来说是不会长久的。一旦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者说是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这样的激情就会消失,所以如果想争取自由的话,需要有一批人,他们是理性的,他们认为自由是一种值得追求的价值,甚至为此付出牺牲也在所不惜。

实际上我们看一看中国大陆的现状,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后的七十年,不管是镇压哪一个团体,它通常用不了三天就会把它镇压下去,包括当时天安门百万人大游行支持学生,这个机枪一开,坦克一开上来,整个运动就风流云散了,支持不了三天。这也包括中共想打击它内部的那些人,包括国家主席、军委副主席,它要想打倒谁的话,也用不过三天的。在中共七十年执政的历史上只有一个团体,中共不说三天,它二十年都没有镇压下去,这就是法轮功群体。


在这样一个群体中,我们看到一种非常坚韧、非常持久的精神,特别是在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很多法轮功学员通过劝人退出党、团、(少先)队这样的方式,让人在心理上、在他的意识形态上离开共产党。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法轮功学员受到多大的打击,受到多么残酷的镇压,法轮功学员还在坚持,因为他们所追求的并不是一种世间的利益,他们追求的是他们的信仰,就是对“真、善、忍”的信仰。尽管他们搞的并不是一个政治运动,因为他们只是想有自己的信仰自由,但是在客观上,却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共产党镇压下去的群体,而且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或者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也是在通过一种和平的方式去解体中共。

我们知道只有这种信仰的价值它是最持久的,它的力量也是最坚韧的,对于信仰团体来说,像基督徒曾经被迫害300年,基督徒都没有放弃。所以法轮功学员现在也处在这样的一种境遇,虽然被迫害,但是他们不会放弃。一个信仰团体在被镇压的时候,它可以被镇压二十年、一百年、三百年,看不到希望他们还会坚持。


他们失败了一百次,他们会站起来一百零一次。但是共产党这样的一个邪教集团,这样的一个犯罪集团,这样一个由利益粘合的集团,它只要失败一次,它就会彻底的失败。所以对共产党的抗争,我想,理性、坚韧,能够为一个价值勇于牺牲,只有这样的团体才能够最终导致中共的解体。

这就是我们对六四的一个总结。整个六四系列我们就全部讲完了,感谢大家!


请点击阅读【章天亮讲六四】全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09530



阅读次数: 29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