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章天亮讲四二五现场经历 朱、江看法截然不同 (5489字, 点击: 39) 2蔡平 2021-05-14 22:24:59


今天我们接着讲4.25这个事。咱们上一次讲了法轮功从1995年开始遇到的这些麻烦:包括一些所谓的曾经炼过法轮功的人如何污蔑法轮功;包括96年的《光明日报》事件;包括97年当时罗干想要搜集法轮功是“什么什么”的证据这个事件;98年的北京电视台事件。实际上一次一次的事件都在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讲真相的过程中化解掉了。

因为在1997年的时候罗干想整法轮功嘛,所以其实中共之后就进行过两次调查。第一次调查是国家体总牵头,当时是请了一些专家在全国范围内抽样,我看到这个调查实际上是在两个地方抽样人比较多,一个地方是15000多人,一个地方是12000多人,可能还有些其他别的地方的抽样,反正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说,在祛病健身方面,法轮功能够使人疾病达到痊愈或者显著改善这种效果加在一块将近有效率98 %,所以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效果方面确实非常明显。


还有一次调查是乔石牵头,因为在98年政府换届之后乔石就退休了,他本来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他退休以后就组织了一次调查。这次调查得出的结论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然后还特别向政治局提交了一个报告,所以实际上在98年的时候,政治局整个对法轮功的认识应该说是相当正面的。

朱镕基(图片:美国官方视频截图)
朱镕基(图片:美国官方视频截图)
罗干与何祚庥 终于把事情挑起来了
那么罗干他还是有镇压法轮功的愿望,他要搞事为自己积累这种政治资本,实际上是种政治投机了。但是到了1999年4月23号的时候,当时天津有一个杂志,然后何祚庥——不是北京登不了文章了吗,当时北京市的一个副市长说,北京市不能再登何祚庥的文章,因为这是违反当时中央对气功的三不政策,等于是挑起了一个争论,没有必要的争论,所以何祚庥当时在北京没有办法发表他的文章——就跑到天津教育局下属的一个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做《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把他98年撒的谎又说了一遍,之后还暗示说练法轮功可能会造成一些什么像太平天国,还是像什么白莲教,他当时讲了一些含沙射影的话,然后这些不实之词就在天津教育学院这个杂志上给刊登出来了。这个是在1999年的4月20号。

后来等到法轮功学员看到这个事之后,就要向杂志社反应情况,所以就是陆陆续续的,这个杂志一出来,就有学员到教育局去讲真相。但是这个杂志社一开始迟迟不解决,后来到了4月23号的时候,杂志社出来一个人就已经好像跟学员谈得差不多了,马上就要更正这个错误的时候,突然间来了很多警察,他们当时就用暴力驱散了去杂志社跟他们对话的这些学员,打了一批人然后抓了45个人。这个事发生在4月23号。

到了4月24号的时候消息就传到了北京,然后北京研究会大家开会商量。因为当时天津在抓人的时候不是把人驱散了嘛,一些人就跑到天津市政府去了,说你既然杂志社不讲理,那么就请上一级部门介入,就找天津市政府。天津市政府说这事我们也管不了,说因为抓人是来自于北京的命令,所以天津是无能为力的,你们要想解决问题就必须到北京。所以这个消息传到北京之后,北京研究会的人就说,实际上对法轮功的这种骚扰从97年罗干当时罗织罪名开始就已经在不同的地区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有的教别人炼功的辅导员,他其实也就是一个义务教功的人嘛,他就被罚款,最多罚4000多元。那时候4000多元是很多钱了,因为当时中国大陆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个月大概挣的钱,看什么地方的,北京可能八九百块钱、一千多出头,像三线四线城市可能一个月就三四百块,所以罚4000元是很大一笔钱。然后还有地方收缴法轮功书籍什么之类的,这事情在以前都出现过,等于说天津教育学院打人抓人事件算是一个相当恶性的事件。


所以后来研究会的人就说,我们要向中央政府反映情况。这么长时间以来,法轮功本来在国家宪法规定是有信仰自由的,包括炼气功祛病健身,那为什么政府要镇压?我们要天津放人,我们要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我们也要合法的出版法轮功的书籍。大概就是商量这么三条。

这个消息一传,因为当时北京炼功点到处都是,我当时在北京的时候,礼拜天早上到复兴门外礼士路那块,国家海洋局前面就有炼功的人,就是从那个复兴门立交桥一直排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面,旁边礼士路一直往那边排,都快排到朝阳商场。那真是三四千人大炼功就在那个马路边上,那时候炼功的人非常多。所以这种消息一传传得特别快,就是在法轮功内部,完了之后大家全都知道了,说第二天研究会人员要去跟政府请愿。


四二五我在现场的经历
其实那年我刚结婚,我是3月29日登记结婚的。我和我太太在4.25的头一天下午,当时在西安找拍婚纱的店,约拍婚纱的日子,结果我妈给我打个电话,她说有这么一件事,然后跟我说,研究会的人去,他们也想去,她问我去不去,我就问我太太,我说你去不去,她说我们都去吧。就这样我们就第二天都去了。

所以整个4.25这个事情我是一个当事人,我会站在第一人称的角度讲当时的情况是什么。

我们第二天去的比较早,一大早就到中南海,我们去的早所以在府右街,中南海的对面,那时候大街上还没有太多人,刚刚打扫完卫生,我们在那站着也不知道去哪,我们其实只是说去到那看看情况。然后当时就有一些人特别凶,我都觉得好像是属于那种便衣,或者是说可能警察都不是,就是国安那种人,冲我们吼,让我们站得远一点,我们就跑到旁边的灵境胡同里面呆了一会儿。过一会儿就看到外边人就越聚越多,大批的人就来了,来了之后我们就出来了。出来之后,我当时就站在中南海正门的斜对过,我们当时因为去的早嘛,所以我有点困,早上时候站着就要打点儿盹儿那个感觉。到了9点多钟的时候,突然间我就听到人群中暴发出一阵掌声,我当时就醒了,就看怎么回事。然后我就看见朱镕基从中南海里出来了。

朱镕基出来的时候有一个细节特别耐人寻味,就是他出来的时候,一个保镖都没有带,他是一个人从中南海走出来,连工作人员都没带的,等他走到府右街马路中间的时候,从中南海里面跑出两个工作人员跟着他,完了之后朱镕基就到我们跟前了。当时两边已经望不到头了,就是人站得非常非常多。据其他人讲,因为我没经过这个事,就是当时因为人太多了,都要到这个地方来请愿就容易扎堆,然后警察就引导他们,说你们这个地方人太多了往别的地方疏散一下,就这么着因为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所以最后就把中南海给围了一圈。所以并不是说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是没地了。


后来等到整个事件结束,我离开中南海的时候往南边走,上了长安街再往西边走,就看一直到民族饭店那边全都是站的人,所以当时去的人是非常非常多的,但是没有包围中南海。我们当时是站在府右街的对面,然后不是有人行道吗,人行道前面那个盲道都留出来,就说汽车照样走,交通不受阻塞,人可以你不在这请愿就可以走过去,一点事都没有。

朱镕基从中南海出来说了什么
朱镕基出来之后站到我们面前,他离我距离比较远,我能看见他,但是我听不清他说什么。然后当时两边的人就往前动一动,大家可以想像那个场景,总理出来当然想围上去说话了是吧,听听总理说什么。两边的人就说咱别动,因为你把朱镕基一个人包围在里面的话,共产党可能就更敏感了,所以我们就没动。

对“法轮功”第一次调查是“国家体总”牵头(图片:天亮时分-官方频道/youtube视频截图)
对“法轮功”第一次调查是“国家体总”牵头(图片:天亮时分-官方频道/youtube视频截图)
朱镕基一个人在那站着,这儿一排法轮功学员,朱镕基说话,我们就听前面人传,说总理说什么总理说什么,然后朱镕基就说,我给你们的批示你们看到没有?我们说什么批示?不知道什么批示。实际上当时朱镕基曾经给过罗干一个批示,就是不让他挑事,挑这种事情。朱镕基后来就说,那你们这么多人你们谁是负责人?我们没有办法在大街上谈,说你们负责人跟我进去吧。

但是因为当时去的人大家都是像我一样,属于那种平常自己炼功看书,对啥事都不太清楚的,对整个事情来龙去脉不太清楚的,所以说也说不出什么来嘛,也不知道谁是负责人,法轮功本来也没有负责人。

然后朱镕基说,那这样吧,你们谁想跟我谈你们举手,之后就有一些人举手,是朱镕基自己随机的点了三个人,完了之后就跟他进中南海。所以实际上就整个这个会谈的过程,你会知道,首先气氛非常平和、非常友好。朱镕基如果对法轮功学员有一点点戒心,觉得这是一群暴民的话,他不会连保镖都不带的,不会连警卫都不带的,自己一个人出来跟我们对话,完了之后他选了三个人进去,他一边走一边问说,你们什么要求,说天津抓了人什么之类的,我们还有什么要求。

朱镕基马上打电话告诉天津放人,说剩下的事我再找人跟你们谈。朱镕基就找了几个人,一个就是政法委书记罗干,还有一个是北京市副市长孟学农,还有一个是中办副主任王刚,然后还有一个是崔占福,一共就是那么几个人,那边儿大概出了几个人,然后跟法轮功学员谈。其中有一个人现在在纽约,这个人我见过他,中科院的,完了之后他就出来了,出来之后就在我旁边站着,大家都问他说,刚才进去总理跟你们说啥了,说你们跟他说啥了,他说也没说啥,他说因为我其实也啥也不知道,所以我们进去之后就出来了,毕竟他啥也不知道嘛。然后那边说,那你们找你们真正知道情况的人来,就这样法轮功研究会的几个人:一个是李昌,他原来是公安部的一个副局长;还有一个是纪烈武,是中国有色金属公司总公司的人,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是邓小平的女婿吴建常的公司,纪烈武等于是一个高级主管,所以他相当于是跟太子党关系比较近吧;然后还有一个是监察部的官员王友群,王友群是原来中共15届常委尉健行的秘书。这些人他们对情况就比较了解了,他们就进去了,当时好像是上午10点、11点的样子进去的,进去之后就一直没出来。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作者提供)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作者提供)
我当时在那站着的时候,周围的环境非常的平和,法轮功学员就是非常安安静静的,也不吵也不闹就是站着,有的看书,有的炼功,反正就等着呗,等消息呗。

中南海出来黑色轿车 江泽民吓坏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突然间气氛就变了,从中南海里面跑步出来一些武警,就在我们面前戒严了。当时大概每隔两三米就站一个人,每隔两三米站一个人,我们当时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估计是江泽民要出来。戒严了嘛,朱镕基都没这么大谱儿嘛,那也就是江泽民了。当然他们戒严之后,我估计,我印象不是特别清楚了,我感觉等了很长时间,也可能得超过一个小时,从府右街出来一辆黑色的轿车,那个玻璃都是黑的,看不见里面什么人,开得非常快往南而去,没有从府右街回来,转了一圈可能从中南海别的门进去了。

大家就说那个里边坐的就是江泽民。我想江泽民都出来了,那看完之后该谈完了吧。到了晚上好像是到八九点钟的时候,李昌从里边出来说问题都解决了,大家可以散了,完了之后法轮功学员就散去。

散去之后,当时我们走的时候把地上的垃圾都捡起来,所以当时地上连一个纸屑都没有的。

江泽民那天下午出来的时候绕这么一圈,江泽民吓坏了,因为他看到在中南海对面,当时我们站的地方,我旁边就是海淀区八大学院的那些炼功的,中科院的在那块,当时有一个负责帮助维持秩序的人,穿着白西服好像叫曹凯,后来我再看明慧网的时候这个人已经被迫害死了。当时江泽民出来转了这么一圈之后,他还看到了很多穿着军装的人,江泽民就觉得法轮功已经渗透到了全社会的各个领域了,党政军里面都有,有穿军装的,谈话那个王友群是监察部官员,李昌是公安部的,还有企业,就是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那个纪烈武,就是很多很多这样的人。江泽民就觉得法轮功已经在社会中扩散的太厉害了,所以他认为法轮功在跟他争夺群众。

实际上当时江泽民想镇压法轮功,他这个决心是在4.25当天晚上下的,他就要镇压了。而当时政治局常委其实他们都是反对的,就是因为他们反对,所以江泽民在当天晚上就写了一封给政治局的信,这封信里边就提到了江泽民为什么一定要镇压法轮功。如果你要把他的信去总结概括一下,他其实就提了两条原因镇压法轮功。第一条就是炼法轮功的人太多,而且社会各个部门的人都有,这是第一点,所以他认为法轮功在和共产党争夺群众,这是他的一个理由。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法轮功信的跟共产党不一样,大家都信法轮功了,江泽民那个话没说但那个意思很明显,你们都信法轮功你们谁信我江泽民?所以他当时那个意思是非常明显的。


这封信后来在2006年的时候,那时候江泽民已经下台了,胡锦涛当时出版了一套《江泽民文选》。在《江泽民文选》的第2卷,有一篇文章就是江泽民当时写的这篇文章,叫做《一个新的信号》,这个《一个新的信号》这个文章里面的内容。就是他当天晚上,在4.25当天晚上给政治局写的那封信。

所以到这个时候,江泽民已经下决心镇压了,但是江泽民却没有马​​上动手,他又整整等了三个月时间。那么在这三个月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呢?请看下一集:《江另立中央 以中共全部资源发动对百姓的战争》。

【四二五万人上访 章天亮回首来龙去脉】系列全部文章:

(1)深厚的佛道修炼传统文化基奠下 气功应运而生

(2)中共高层了解法轮功非常早 正面认识因何变?

(3)章天亮讲四二五现场经历 朱、江看法截然不同

(4)江另立中央 以中共全部资源发动对百姓的战争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09539



阅读次数: 39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