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震惊!将来你可能吃不到香蕉了?香蕉正面临第二次被灭绝! (2291字, 点击: 20) 2蔡平 2021-04-29 04:49:23


香蕉,作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水果之一,随处可见,似乎取之不尽。但是,现在我们正面临可能没有香蕉可吃的境地。

尽管有点不可思议,但确实,技术上来说,现在西方国家消费的每一根香蕉,都是180年前德贝郡查茨沃斯庄园那株温室植物的后代。

本文讲述的是香芽蕉(市场上最常见的香蕉品种)如何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水果,又为何面临灭绝的故事。

香芽蕉的诞生
1830年,查茨沃斯种植园的园丁Joseph Paxton得到了从毛里求斯进口来的香蕉样本。他在一个深坑里放足“水、肥土和充分发酵的动物粪便”,把温度控制在18-30摄氏度之间,开始种植。他用他的雇主、德贝郡公爵和公爵夫人的家族姓氏Musa Cavendishii来命名这种水果。

英国 查茨沃斯庄园 (图片来源:pixabay)
英国 查茨沃斯庄园 (图片来源:pixabay)
庄园现任的大园丁Porter先生说,“那时候在自己家中香蕉招待客人,是很让人兴奋的事。甚至今天也是。”

到了1835年11月,Paxon的香蕉树终于开花了,到了第二年五月,长出了一百多根香蕉。有一根还在当年的园艺协会展览会上得了一枚奖牌。

过了几年,公爵给了一个叫John Williams的传教士两箱香芽蕉,让他带到了萨摩亚群岛。其中只有一箱幸存下来了。但就是这一箱香蕉,开了香蕉在萨摩亚和其他南海岛屿种植工业的先河。此外,传教士们还把香芽蕉带到太平洋和加那利群岛。就这样,香芽蕉开始广泛的种植。不过,它是近些年才成为出口的品种的。曾使它名声鹊起的和正在置它于死地的却是同一个东西——黄叶病。

危险的边缘
数十年来,出口量最大,从而也变得最重要的香蕉品种都是Gros Michel,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这个品种却被一种叫作黄叶病的疾病摧毁殆尽。

黄叶病,又称香蕉枯萎症,也被叫作香蕉癌症。这种疾病出现在香蕉的根部,是由一种叫尖孢镰刀菌的真菌引起。

香蕉黄叶病 (图片:pixabay)
香蕉黄叶病 (图片:pixabay)
香蕉种植者们开始寻找对这类真菌免疫的替代品种——香芽蕉。香芽蕉体型较小,味道也不如Gros Michel好。但是经得起全球化的长途运输,更重要的是,能够在真菌污染的土地上生长。


尽管香蕉产地还有自己保留的品种,那些出口到国外市场如欧洲、英国和北美的香蕉都是香芽蕉——第一株查茨沃斯香蕉树的克隆,中国所有香蕉也都是它的后代。印度人吃的香蕉里有四分之一也是香芽蕉。

但是,正当香蕉种植者精心培育他们的香芽蕉的时候,黄叶病也在精心培育新的变体,预谋把香芽蕉赶尽杀绝。这些新的真菌比当初摧毁Gros Michel的更可怕,它们也会影响到世界上众多的本地香蕉品种。

荷兰瓦赫宁恩大学研究中心全球农作物产出方面的专家Gert Kema博士说,“我不想把它表现的太戏剧化,但是,看看之前在Gros Michel上发生的事,如果再发生,我们就有大麻烦了。而且,这些事现在正在发生。”

黄叶病简史
尖孢镰刀菌( 图片:公有领域)
尖孢镰刀菌( 图片:公有领域)
认识镰刀霉菌:

土壤:这类真菌生活在土壤里,在扩散到其他植株之前,侵害植物的根部。
孢子:这类真菌会产生孢子,这些孢子可以在土壤中存活或几十年, 没有抵抗力的作物无法在污染的土壤生存。
第一型:第一个品种导致了Gros Michel的灭绝。目前的香芽蕉对这品种有免疫力。
第四型:目前的真菌品种正在攻击香芽蕉和其他的栽培品种。
(来源: Panamadisease.org)

“这并不是说下礼拜英国人就没有香蕉吃了。这个过程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非常紧迫;我们目前还没有香芽蕉的替代品种。”

根据Panama Disease组织的统计,差不多一万公顷的香芽蕉已经被毁掉了。专家警告,如果真菌得不到治理,情况会更严重。

如何拯救香蕉?
根据Kema博士的建议,解决方案可以分成两步:

首先要抑制霉菌的传播。不过,这个说着容易做起来难。目前是有很严格的控制手段,但是即使这样也很难说黄叶病不会在其它地方落脚,比如说,如果靴子上沾了污染的泥土,通过被感染的植物等等,都可能导致传播。一旦感染就没救了。现在在菲律宾这些已经被真菌感染的地方,这个问题很严重,但是在美洲那些极有可能被感染的国家,人们才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旦感染,就全完了。

真菌可以通过自然的媒介,如暴雨之类的传播,有可能控制住吗?Kema博士说,现在的控制手段比Gros Michel那时候先进多了,科学家可以探测跟踪真菌的传播动态。但是,重要的问题是,香芽蕉在这些真菌面前不堪一击。这一点必须得改变。

由此出炉了第二个方案——找到可以抗病的替代品。并且,为了避免重复历史,替代品要具备遗传基因的多样性。

Kema博士说,“有必要通过基因工程对香芽蕉进行改良,但同时,我们得实现培育品种的多样化。”

香蕉美食(图片:公有领域)
香蕉美食(图片:公有领域)
格洛斯特郡大学通讯科学教授Adam Hart说,香蕉得继续存在,这对于很多国家的经济和人们的期望而言,都很重要。

“从文化的层面,香蕉非常重要,它被看作能量水果,受到运动员的青睐。香蕉是大自然赐予的方便小吃。”

“没了香蕉,地球也会转,但是对于依赖香蕉经济的地方,会是致命的打击。而且那些爱吃香蕉的人,在感情上也很难接受。”

就在它们的表亲遭受全球化灾难的时候,查茨沃斯的那棵香蕉树每年还是稳定出产30到100根香蕉,供养Cavendish家族和他们的客人。

Porter先生说,“那些更象是大黄蕉,肉质硬,没有那么甜,但是家里人一直在吃。”

“无论这个世界的其它地方发生了什么,我们会竭尽全力让我们的香蕉继续生长。”

责任编辑:李靜柔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244908



阅读次数: 20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