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江峰: 马云夺习风头埋祸根 天价罚款与网络平台末路内幕 (4154字, 点击: 35) 清迈 2021-04-19 17:10:29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0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话是阿里巴巴的企业追求,也是马云最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但是随着市场总局开出18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处罚,这话似乎也让阿里巴巴自己的生意到了头。—— 江峰

阿里巴巴代表的新科技营造的新民生与社会活动方式,让中共极恐
182亿元虽然只相当于阿里一个多月的盈利,从财务角度而言,对于阿里这种规模的公司并不会伤筋动骨,但此次中国监管部门发出的政策信号,明确公示,惩罚只是手段,真正目的绝不仅限于一个阿里巴巴,而是中共开始对于所有网际网路平台下手!因为它们构成了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一个人,按着手机的动作,变成了全国人都在依赖的生活方式,构成了这个国家新的民生方式。


有人说,是马云那句贬损中共用管理火车站的方式管理飞机场,得罪了中共高层。也许那话是刺激了某个领导人的自尊心、神经元,但是如果从更广泛的格局来看,是阿里巴巴代表的新科技带来的新的民生、新的社会活动方式,和他可能带来的突如其来的社会大型运动的号召和组织方式,让中共彻夜难眠;中共从来不喜欢甚至恐惧这种对群众的失控的趋势。

当年法轮功祛病健身,全国的公园里都有一群群的民众选择这种锻练修身的有效方式,甚至中共高层和他们的亲属都有参与。你说锻练身体有什么不好呢?就是源自于中共骨子里的恐惧,它怕失去对民众的控制,所以对平和的炼功人也容不下。胡耀邦任总书记时期,新疆的少数民族政策最宽松,清真寺几乎一夜之间在南北疆多出来近百座,有一段时间王洛宾的“达阪城的姑娘辫子长”这样的西北民谣也开始在汉族地区流行,那个时候你听说恐怖主义了么?但是,无论是信仰上的,还是文化上的兴盛,只要不是中共组织策划或者利用的,只要是它们无法控制的,它们便要开始伸一只手进来,伸手不好用,那就把手变成拳头砸将过来。

中共用暴力对付一个个假想敌,结果都是什么?
诞生于暴力中的中共,基因里的生存不安全会导致它们最终无一例外地使用唯一对其好用的暴力,来对付它们的假想敌。但是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

1959年解放军落在罗布林卡的迫击炮弹让达赖喇嘛出走,结果藏传佛教弘扬世界;1999年中共烧毁法轮功书籍,后来编造“天安门自焚”谎言,结果法轮功走上世界舞台,弘扬全球,并成为中共打不烂、买不动反共最彻底的群体;新疆发生的集中营迫害,终于被国际定性为种族灭绝罪行,如今的制裁还只是一个开端,在不久的将来,可能禁运甚至军事干预,这都是国际上对待种族灭绝罪的惯用选项;在香港,中共正在开始制造一个最富有、最具专业素养和民主熏陶的难民群,对于一个具备真正公民意志的人来说,国家与城市已经不再是灵魂的羁绊,香港将失去它的金融中心的地域概念,从此成为一个抵抗专政的公民意志的象征,年轻的港人将在海外成为一个崭新的团结而有政治智慧的反共新力量。

当然还有台湾。海峡,在过去阻断了苦于没有军舰的毛泽东的登陆企图,现在军舰有了,轻松跨越海峡的歼20有了,但是一次次的霸凌,唤醒了比海峡更难以征服的台湾民众,对中共的清醒认知和顽强的抵抗意志。

整治阿里巴巴是中共对新生活方式、新号召力的驱散和控制方式
绕一圈儿回来,就是想告诉大家,阿里巴巴的天价罚款单不是一个结束,它不是一个扶植产业、引导正常竞争的反垄断政策,更不是为消费者和民众利益从托拉斯手中争回平等的善举,而是中共对新生活方式、新号召力的驱散控制方式。几十人聚在公园炼功它都怕,几个家庭聚在客厅读圣经它都怕,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人聚拢在一个平台上,它能不想入非非么?所以这不是结束,而是阶段性惩治,直到最后彻底毁灭的开始。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个商业理念,不仅随着阿里巴巴的跌倒而淡出视线,现在大家都在担心,不说生意了,这天下还有让中国企业家活下去的地方么?4月16日早些时候,英国金融时报有一则消息报导说,中国最直言不讳的亿万富翁马云沉默了,不仅他沉默了,他打造的湖畔大学三月底计划的开学典礼也没影了;浙江省的企业家年会没有了这个排名第一的企业家的身影。在蚂蚁集团上市计划被习近平叫停以后,马云的行踪都成了迷。数个月前,马云开车几个小时来到一个乡村小学,匆匆做了一个捐款仪式,剪辑成视频,题目叫做马云再次露面,而成为全球众多媒体的头条。

实际上金融时报透露说,马云在2018年的达沃斯论坛上,他与各国政要、商业帝国的领袖们谈笑风生,风头超过了代表中共发言的副总理刘鹤;马云组织的晚宴,比尔·盖茨坐在左手,瑞典首相索尔伯格坐在右手,还有加拿大总理,卢安达总统,这些本来是跟中共最高领导人一起畅谈未来的世界领袖,竟然围绕着一个英语老师出身的暴发户,中共太不爽,一个私营老板代表他们了。这也许就是刺激了某些人的由来。

红顶商人胡雪岩的下场是马云结局的一个预兆?
马云爱把自己比作红顶商人胡雪岩,而胡雪岩的下场,似乎正好是马云的一个预兆。同样在杭州做生意的胡雪岩,在清朝与太平军的战争中辅助左宗棠立功,后来又借助左宗棠西北军事,不仅发了财,还有了二品顶戴,被称作红顶商人。后来卷入李鸿章左宗棠斗争,李鸿章那边师爷说了,排挤左宗棠一定要先除掉胡雪岩。结果通过控制金融流通,一年就把富可敌国的胡雪岩弄破产了,企业跨了还不算,后来还要刑部追责,胡雪岩逼死,家里还被查封没收财产。

说说手艺人、老字号的传统承继和生命深处的那份力量
我就想起来一个事儿,二十多年前我在德国汉诺威展览会门口,碰到一个在那里摆了一个小摊儿做小钱包的工匠。他这个摊子,比起展厅里的大公司,还有那些意气风发的中国企业,显得很寒酸,但是他的专注精神和那些看起来真的不错的小包包吸引了我,就那么聊起来了。这个皮匠叫作Rizzo,一听这个名字不是德国人,祖上是意大利的。接着一问,果然,原来是意大利托斯卡纳的,都说阿布鲁佐(Abruzzo)出裁缝,托斯卡纳出皮匠,这还真对上了。然后他告诉我,他的家族是汉诺威王朝的时候来到德国,并开始了生意。我这一查,十七世纪到现在接近四百年了,家族企业没有断过,就这么一锤子一锤子、一针一针地四百年企业,其中有接近两百多年都是战争时期,企业都活过来了。德国人不但不会像中国人那样看不起手艺人,看不起这些在街边揽活的小买卖人,而是敬重他们的那份专注和冷静,那是一种生命深处的力量。


其实后来聊的深了,才知道人家在这里就这么做着小包包,人家家里四辆各自百万欧元价值以上的古董车,家住在一个湖中小岛,那个岛都是他们家的。当我跟他充满激情地介绍中国的崛起的时候,他竟然淡淡地说:“这个展会十几年前也来过中国人,他们是台湾来的;再早一些,主要是日本人,现在是中国人和韩国人了,很好很好。” 真有一股“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的大气,四百年的企业,就这么自在恬静。我们的崛起才多少年,才看了多少水洼子呀,就这么骄狂了。

我记得BBC报导过说,日本有3万3千家老字号,承继文化传统是他们活下来的共同特质。据说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还说,这些传统是跟中国人那里学来的。真的是这样么?我们听了不丢人么,其实就现在的中国企业家,只看财务报表和市值,对这些老古董恐怕只有消化的份吧。但是,这些老传统、古文化,让人不会急躁,一锤子一锤子、一针一针地把一代代的孩子养成对社会有担当的人,然后再有这些有担当的孩子成家,继续这样的担当。

中共体制和文化打造的商业怪圈
在中国的商业文化里,官场气氛多了很多。我原先结识一些可以说很厉害的企业家了,一进办公室,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挂著跟某某领导人的合影。他们靠这个辟邪,镇住那些地方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小混混,也是靠这个彰显他们的靠山,从而获得更多的合作机会。体制与文化,共同打造了这样的商业圈,中共的官员几年换届,那就意味着几年后你的靠山就要失去,你的同行很快就要把他们跟新的领导人的照片挂出来。于是你跟原来的领导人的合影,甚至因为党内斗争的残酷,会成为一个政治负担,不仅不能够再帮你辟邪,反而成了招灵的小幡,地方上的小鬼们,税务、公安甚至黑社会都来了。在这种氛围下,你说怎么能够沉下心来做事业?

马云也不例外,当习近平说出私营企业家是“自己人”的时候,说明你已经不被当作自己人了,只有你拿出钱包里的钱,给了家长,才算是一份孝敬;但是依然不意味着拿了钱就意味着成了“自己人”。为什么湖畔大学要被停办?民间都说是马云的“黄埔军校”,这还不够刺激中共么?你要带出一支自己的队伍么?现在的中共官员们,哪里有什么理想,不都是靠金钱武装的么?蒋中正开黄埔军校,你开黄埔金校?直接就把没有理想、没有道德、只有金钱的中共官员们全部打倒了。

习近平担心民营企业、网路平台号召力会成为民主化的推动力
现在,美国将中国作为“头号战略敌人”,美国情报总监再次公开情报称中共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和美国政府更迭的背景下,增加了更大的不确定性,习近平对中共政权的生存与自己的威权续延,深感忧虑。他担心民营企业会、特别是网路平台前所未有的号召力,成为中国民主化的推动力,美国2020发生的事情还不清楚么?坚如磐石如的美国民主体制,都会被网路巨头的合作干翻,资本与科技是有这个实力的。


中宣部直截了当表示,“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习近平12月初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如果还不清楚中共天价罚款单后面,民营企业还有多少活路,如果还不清楚马云个人的前途,就重新读读《人民日报》2019年9月的社评吧:“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个人是多么地卑微。大家别以为当年公私合营中那些被陈毅称作“空降部队”的惨死的企业家们,也别忘了当时的第一大民族企业荣家,荣家少爷荣毅仁,在庆祝自己家的财产被中共合营了之后,还要在庆祝会上表演一曲毛泽东推崇的京剧《打渔杀家》。不知那种被夺去灵魂的屈辱,是不是比那跳楼自尽来得更加苦楚。


江峰: 拜登两路特使一虚一实 中共炒作日核废水排放暗藏心机

江峰: 中共“辽宁号”太平洋遭遇“一双鞋” 深析个中含义

江峰: 专打五毛 美特种作战战略重心从反恐转向抗共

责任编辑:辛吉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96649



阅读次数: 35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