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江峰:从向心洗钱涉谍 亨特堕落捞钱 看中美官营“大买卖” (5801字, 点击: 116) 清迈 2021-04-11 18:47:12


【希望之声2021年4月12日】2020年台湾大选前爆出大新闻,因涉嫌间谍行为、违犯台湾《国家安全法》的向心夫妇被扣押。事过500天后的3月9日,台北地检署对他们提出洗钱指控,并就他们涉嫌间谍行为进行调查。向心随后发表四点声明抗辩。

2020年美国大选前,拜登之子亨特爆出“电脑门”、家族丑闻以及备受争议的在乌克兰布里斯玛石油公司担任虚职、收取巨额报酬的特大新闻。但随后似乎亨特时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4月6日,亨特却堂而皇之地正式出版他的回忆录,“高调复出”。

就这两个新闻事件带出的共性话题,著名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联系对比,做出了他独到的分析解读。

王立强投诚澳洲牵出向心,500天后洗钱被诉,谍案仍是谜
在2020台湾总统大选最紧张的冲刺阶段,一个最爆炸的事件发生了:中共特工王立强向澳洲政府投诚,袒露了自己作为中共驻香港高级军事情报人员的身份,并提供了中共如何在香港、台湾、澳洲三地进行政治捐献和政治干预行动的细节;尤其是对台湾,下手最重、投资最大、人力部署最深入,深度渗透影响台湾选举,包括建立20多万个假帐号,引导舆论、收买特定媒体、渗透宫庙。


王立强指认“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的向心夫妇是雇佣他从事在台湾干预政治社情行动的老板。而当时向心“恰巧”在台湾,正准备搭飞机回香港,于是就被扣押下来。

要说“恰巧”也没几个人相信,事实上就是美国澳洲情报部门精心策划此事,用媒体报导的形式给台湾情报部门透露风声,把向心夫妇抓个正著。这个事情在当时可以说不仅对台湾政界,对台湾选举,甚至对整个华人世界都有很大的冲击,一度成为大热点。

3月9日,这个事情过去500天了,算是有了一个眉目,台北地检署宣布:已对向心与龚青夫妇提出洗钱指控,同时还因他们被控在台湾蒐集情报、企图发展情报组织、涉嫌违犯台湾《国家安全法》而对他们进行调查。

中共的向心和美国的亨特,双出双入公众视线
在美国,这几天还有个新闻,就是同样在2020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爆炸式传出的“电脑门”事件的主人翁,当时的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在4月6日正式出版他的回忆录《美好事物》。在这本书里,亨特毫无忌惮地谈论他的酗酒吸毒史,谈论他跟死去哥哥的遗孀、他的嫂子的不伦之恋,当然还少不了他备受争议的在乌克兰布里斯玛石油公司担任虚职、收取巨额报酬的事情。谁都知道他能挣这份钱,就是因为他父亲拜登当时担任副总统并主管乌克兰事务。

向心与亨特,似乎都被“巧妙地安排”在台湾和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成为突发爆炸性事件。而事后呢?却又悄无声息地淡出人们的视线。甚至两位主人翁,当时都是狼狈不堪,不知道闯下的祸会不会捅破天;但是都那么“凑巧”,几乎又是同一时间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却都不再如过街老鼠一般,好像都变得很理直气壮了。

抹不掉的中共间谍经费财物藏“敌区”的黑历史
向心透过“中创投资公司”发表四点声明,强调从未在台发展组织,也未涉嫌洗钱,是无罪之身;并控诉台湾检方说,你查我国安之罪查了500多天也没查出来,现在搞一个洗钱的经济罪名,就是想把我们无限期扣在台湾。向心质疑说,如果我们是共谍,岂有“共谍”将“共区”资金洗至“敌区”之理?做出强烈抗辩。

我们说,这要是不了解中共黑历史的,还真的就被向心一句话给蒙过去了。其实中共将自己的活动经费存放敌占区早已有之。

江西苏维埃时期,搞地下党和特务工作的周恩来的活动经费和共产国际给中共的钱,就存在上海的法租界里;一直到延安时期,宋庆龄还帮助管理和运作这笔巨款。你怎么不把钱弄到江西苏维埃共区而要把钱弄到敌区呢?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地下党领袖潘汉年不仅在日本人的岩井公馆安放发报机保持与中央联系,从事出卖中华民国的勾当;日本外务省每个月还给中共20万军票作为活动经费。你说这钱怎么不放在共区而放在敌区呢?要是对中共的通敌卖国历史不熟悉,你就看看现在么,哪一个中共高官不把自己的财富从共区,转到那些他们天天谴责咒骂的帝国主义国家,供他们的情妇、妻女在“敌占区”享用呢?


向心说的这话,只能反映他在被关押500多天之后,还保留着一份“幽默感”。

亨特出书自述堕落与家族伦理不堪;拜登缺失责任心与道德力量
看看美国那边,亨特不也是么,干了那么多吸毒、乱伦的臭事儿,要在过去,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现在倒好,大咧咧地出书。咱们知道,亨特有过母亲和妹妹车祸过世的悲惨经历,但是他怎么说的呢?他说,我想澄清一点:我不认为那个悲惨时刻一定会导致成瘾的行为,那样说是找借口。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个人为自己的吸毒等行为,不需要寻找一些社会和心理缘由,去获取某种同情或者减少某种内疚,他不需要。他的价值观认为,吸毒就是非常自然正常的事情,想吸就吸,那是自由。对于亨特与嫂子同居的事情,他的描述是,这个事是从我们双方拚命想抓住我两人都已失去了的爱开始的。没有任何道德上、良心上的反思和自律,只是一个美好的借口,为了失去的爱,为了爱就可以不齿乱伦么?

这么一本不堪的书问世,除了为亨特从好奇的人们的口袋里拿走一笔巨额的卖书的收入之外,只有非常糟糕的后果: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特别作为一个现任美国总统家族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物,为美国人建立了多么糟糕的家庭伦理示范!可以不被责备,只为了自在地酗酒、吸毒的堕落,他甚至非常具体地描述一个细节,他怎样用小刀把酒瓶上控制流量的瓶塞挑掉,来让自己获得更大的酒精刺激。试想,孩子们看了这本书,会怎样模仿尝试么?当你发现了要去教育孩子的时候,孩子会怎么说?是啊,那又怎样?这样的教育、这样的家庭不是一样走出来一位美国总统来领导我们么?

亨特描述他的父亲拜登是怎样对待他的这些恶行呢?他从未让我忘记事情还有救。他从未抛弃我,从未回避过我,从未对我评头论足,不管事情变得多么糟糕。显然,亨特想把他的父亲描述成超级慈祥宽厚。但是我们要追问一句:他的做父亲的责任心呢?不管事情多么糟糕,在整个自传里,你看不到任何这个家庭用信仰、用从上帝那里获得的救赎和道德制约的力量来约束自己的孩子;另外他是高级别官员,认识那么多人,竟然也没有用社区援助,甚至是基本的做父亲的教诲,来引导孩子。我们想一想,这样的人又会有怎样的责任心或者道德力量来领导美国呢?也许正相反,除了自己的儿子,他正在制造更多的亨特。

利用处理乌克兰危机,拜登使儿子亨特成了普利斯玛董事
当然最为敏感的,还是亨特描述他是怎样通过当美国副国级高官的父亲获得乌克兰那份工作的。他用了18页、一个章节来描述这个权钱交易。但是他的总结很简单,他写道:对于这份工作,我的反应一直是更加努力地工作,这样的话,我的成就会让人无可指责。这就让人想不通了:一个不懂石油,不懂管理,笼罩在酗酒和吸毒阴影当中的亨特,如果不是他的父亲,别说努力了,他压根就不会得到这份工作。


那么,如果这样的机会再次出现,他会再这样做吗?拜登自诩“我没做任何不道德的事,也从未被指控有不当行为。”事实上,美国国会的调查,满满的数百页记录,大家通过公开记录都可以查到。乌克兰危机在2014年爆发,拜登被奥巴马任命处理乌克兰危机,而在乏善可陈的危机处理结果之外,亨特就在这一年,获得了乌克兰普利斯玛公司董事的职务。

从向心上位洗钱涉谍看中共权贵阶层家族运作轨迹
为什么要把台湾大选和美国大选前的这两起突发事件进行联系呢?其实这里面都牵扯了政治生活当中那些权贵阶层家族运作的轨迹。

向心,本人并不是高干子弟红二代,但是因机缘巧合就跟肖建华一样,他成为了红色家族的白手套。“中国创新”跟华为一样,都是“王爷的企业”,用国家资源扶植,以国家利益为借口,花老百姓的钱,壮大权贵家族势力,跟国家富强一点关系都没有。它跟华为的唯一不同是,华为是企业挣钱做大了,被江家看上了,变成了王企;而“中国创新”从一开始,就是王爷家的人来打造的,而它要做的生意也是普通人无法插足的,什么生意?国家统一大业!这个买卖你做不了吧,那么谁能做呢?

中共在东北战役胜利之后,知道自己以后坐江山没什么问题了,安排了一批中共高级干部或者著名烈士的子女去苏联留学,以后好回来管理这个国家。这里面有个女孩儿叫叶楚梅,叶剑英跟第一个妻子生的长女;有一个男孩儿叫邹家华,左翼作家邹韬奋的儿子。当时临走的时候,中共东北局领导李富春就宣布纪律:专业选择服从祖国需要,学习期间不准谈恋爱。可是邹家华和叶楚梅就谈恋爱了,回国后结了婚,两个人都在机械工业部担任领导工作,后来邹家华官至国务院副总理,当然是拜老丈人叶剑英的党内雄厚实力。而邹家华的秘书,正是中共投诚间谍王立强的老板向心。问题来了,向心又是怎样的机缘去了香港呢?

在中共高层十大元帅当中,少帅也叫做花帅的叶剑英,跟排位第九的聂荣臻关系最好。蒋介石丢掉大陆,心里最痛恨的就是自己的嫡系部队黄埔军校里都有匪谍。其中最早的共产党员里面就有叶剑英和聂荣臻。叶剑英是副主任,聂荣臻是政治教官,老交情了,而且两人等于在国民党内都有最上层关系,国民党多少高级将领见了二位都要叫教官、长官的。

“文革”结束后,叶剑英因在逮捕“四人帮”、邓小平重新工作安排上起了关键作用,成为中共党内第二号人物;聂荣臻一直主管国防科工委工作,“两弹一星”搞核武器的总指挥。他的女儿聂力继承了他的衣钵,在国防科工委里面担任副局长,丈夫丁衡高是国防科工委主任。

在九十年代初,香港是巴统不管制的军事产品出口地,西方的高科技产品,特别是涉及军工的产品可以卖到香港,所以在香港可以避开西方的制裁,进行国防科技相关的设备武器采购和走私。这个事情,当国防科工委第一把手的丁衡高,和国防科技开山鼻祖聂荣臻的女儿聂力做,不会有任何非议。


早期国防科工委下面,每年都有数十亿的“计划外开支”,也就是说,从计划经济转型过来有很多想不到的开支,就叫做“计划外开支”,借口很充分,国防发展需要,你能查得清么?那么这笔钱谁批呢?朱镕基爱将、副总理邹家华。所以,两个在党内斗争中患难与共的红色世家,一家的女婿替国家管钱,另一家的女儿保卫国家花钱。就这样,从军工系统出来的向心当邹家华的秘书,自然得到两家的信任,也就这样到了香港开始经营。那么关于台湾的政治是怎么介入的呢?

始于九十年代,中共对台“统一大业”变成了一个“大买卖”
九十年代初,叶剑英家族老大叶选平退出广东省省长职务。广东省是叶剑英的地盘,作为政治交换,叶家老三叶选宁出任总政联络部部长,这也是叶剑英在中共早期主管的军队情报和敌后联络工作。叶选宁早在1984年就担任“中国友好联络会”副会长,这是一家情报机构,由邓小平家族和叶剑英家族共同打造。主管台湾统战工作。

同时海峡对岸,1988年蒋经国过世后,李登辉继任国民党主席和中华民国总统,台湾本土化运动和民主运动开始,两岸关系进入新阶段。中共的所谓“统一大业”,是统是战,开始了新的战略阶段,这种超越一般国家利益的重大政治利益,那才是一个可以经营的大买卖呢。一个倾斜的政策,就可以让一群人变成亿万富翁,机会给谁、不给谁,就成了最大的利益追逐对象。

为什么韩国瑜在北农担任总经理的时候,拉上洪秀柱,还有一位蒋氏家族后人,一起来招待一位头衔是生物科技研究中心的主任呢?说是来给北京市菜篮子工程牵线搭桥,买菜买水果,为什么要动国民党主席,要动蒋家贵人,还要韩国瑜旁边陪酒、陪唱,“爱拼才会赢”呢?这个人就是高岗的儿子高燕生。高岗与习仲勋同为陕北革命根据地三个领头人之一,是被毛泽东在建政后党内斗争打下去的第一个人,现在习近平当政了,因为父辈的关系,高燕生自然就具备了不可测的来头,所以招待水平如此之高。这种基于政治利益盘算的大买卖,只能是这些家族操持。向心的后面其实就是这样的背景。

九十年代,随着台湾本土运动和民主运动展开,台湾的局势变化了,原来剑拔弩张的局面变了,台湾本土政治运动兴起,中共越要打,台湾越要跑开。怎么办?强化统战手段,搞渗透,强化鼓励打击本土政治力量民进党,把原来军事准备的钱挪出来做统战、搞收买,成了一个大趋势,“统一大业”这下子成了一个大买卖,这个买卖不是谁都能做的。就像亨特一样,乌克兰的买卖,决定乌克兰政府的军援数量,决定乌克兰能否从西方与俄罗斯的交易中生存,都在某些权贵人手中,给一个石油公司的董事做交换,那算什么!

可是,人间正义和道德在这样的政治交易中败坏,直到最后无法收拾。中美台,都这样。

美国从四十年代即开始形成的战略架构思考,正确且于今可鉴
《马歇尔计划》起草人乔治·肯南对中国政治的基本态度是:第一,厌恶中国共产党;第二,不信任中国国民党。他提出中美之间的国家战略要点是什么呢?


第一,台湾不能丢弃,台湾问题不是中国问题,而是远东问题;

第二,美国对中共政权应该保持最低限度接触,能不接触就不接触,中共政权是一个不可靠、没有用的伙伴。

从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来看,这些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就开始形成的美国战略架构的思考,是非常正确的。

中共的对外扩张包括对台湾的野心,始终没有放弃。但对于台湾来说,为什么美国人一直不放心?当然最大的威胁,就来自于国民党内部大量的共谍。乔治·肯南说过这样一句话:对从来不知自由和人权为何物的人讲自由和人权是毫无意义的。中共奉行的逻辑是,让别人相信我们有实力比让别人相信我们正确、善良、富于理想更重要。这听起来很冷酷,难道要美国放弃对中国宣讲人权价值么?但是现实更残酷,那就是有多少大陆的朋友、台湾的朋友,能像香港街头的孩子们那样,去为自己的自由和人权去拚命抗争?

永远不要期盼美国人将人权和自由交给我们,他自己还会不断有新的自传,新的酗酒、吸毒、乱伦而被人追捧的故事。就算美国人因为竞争的缘故,一不小心帮了我们一把,我们会珍惜么?会知道这份自由究竟有多重,究竟应该怎样保有才能让它不变质么?


江峰: 美模糊战略寿终正寝强硬挺台 中共战略研判混乱

江峰: 中共开启疫苗运动模式 关注生命还是另有它图?

江峰: 从抵制洋货到炒卖国货 “民心可用”从慈禧到习近平皆受用

责任编辑:辛吉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93976



阅读次数: 116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