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曾经的哲学家冯友兰 全盘否定自己换来了什么 (2291字, 点击: 37) 2蔡平 2021-04-07 05:14:53


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说得好听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

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政前后为中共实施统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中共建政后,出于统战的需要,包括民盟在内的八个民主党派被保留下来,为了笼络民盟,毛还委任民盟的一些代表做政府高官。然而,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曾经标榜思想独立的民盟高官和知名人士,不少丧失了独立风骨,有的甘于臣服在毛和中共的脚下,而另有一些人则因为真诚地相信毛和中共,被打成了右派,他们的厄运自此开始。

反右运动游行(图片:摄于1957年)
反右运动游行(图片:摄于1957年)
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当时影响最大的哲学家
冯友兰(1895年12月4日-1990年11月26日),字芝生,河南唐河人。1918年毕业于北大哲学系,1924年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冯友兰回国后,曾先后在中州大学(今河南大学)、广州中山大学、燕京大学任教授,1928年转任清华大学教授、哲学系主任,后兼任文学院院长。1935年当选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冯友兰随清华大学迁往昆明,任职于西南联大,仍为哲学教授兼文学院院长。在此期间先后出版了合称“贞元六书”的六本哲学著作,继续推崇儒家道统,发展巩固其儒学思想,并以此创出新理学体系,成为当时影响最大的哲学家。任教西南联大期间,冯与国民党高层往来密切,曾数次前往重庆为国民党干部授课。1945年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冯被选为主席团成员。

1946年抗战胜利,清华大学返回北平,冯友兰应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邀请,任客座教授一年,集结其间讲稿出版了《中国哲学简史》。 1948年回国后仍担任清华大学教授、哲学系主任和文学院院长,后又当选中央研究院首任院士(人文及社会科学组)。

向毛表衷心 全盘否定自己 仍逃不脱牛棚
1949年10月1日中共国成立,10月5日冯即致信毛泽东表忠心,自称“过去讲封建哲学,帮了国民党的忙,现在我决心改造思想,学习马克思主义”。毛在回信中认定了冯“过去犯过错误”,并告诫其“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冯遂向清华大学辞去院长和系主任职务。1952年清华大学被改为理工科大学,冯友兰被调到北京大学哲学系。由于其在学术领域上的地位,他除了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外,还成为民盟中央委员。

在中共统治下,小心谨慎的冯友兰放弃了其新理学体系,开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中国哲学史,尽管这样,但历次运动并没有放过他。

1950年,在中共发起的针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中,哲学界即展开了对他的批判。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冯友兰依旧是首当其冲,其思想不仅被当作唯心主义的代表遭到批判,其人也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

而冯多次检讨自己的历史问题,在国内外数次公开表示新理学是“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敌”,是“反人民”,是“要人一心一意拥护当时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和国民党政权”,“我过去的著作都是没有价值的”,并“对40年代所写的几本书忏悔”。冯还经常做出配合政治形势的举动,如“寻找一些马克思主义的词句,努力运用”而相继写出了《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一二册;1955年参加批判胡适和梁漱溟的政治活动;1962年第三届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后向毛泽东献诗“怀仁堂后百花香,浩荡春风感众芳”。可见其卑躬屈膝,人性扭曲到何种程度。

毛泽东接见冯友兰(网络图片)
毛泽东接见冯友兰(网络图片)
文革爆发后,冯友兰再次受到波及。他被红卫兵抄家后,家门被贴上了“冯友兰的黑窝”大字标语,儿女均被牵连受到批判,甚至连上幼儿园的小孙子也受到“退园”处理,冯友兰还被关进了牛棚。

被淘汰的御用文人再次遭关押
1968年11月,因毛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北大有个冯友兰,搞唯心主义,我们若要懂点唯心主义,还要找他”,冯友兰才得以离开牛棚。其后,参加了臭名昭著的北大“梁效”班子,为文革写御用文章。

文革结束后,冯友兰再次被关押。1977年至1979年被列为“反革命集团成员”受到批判。1979年获释。1990年11月,冯友兰病逝于北京。

冯友兰的后半生应该是中共治下俯首帖耳的知识分子的人生缩影。胡适曾如此评价冯友兰:“天下蠢人恐无出芝生右者。”话虽残忍了些,但在认不清中共这方面他确实是“蠢”的一塌糊涂。

结语
民盟被迫害的高官和知名人士当不止本系列(【被中共迫害的民盟六大高官】)中的六人,被迫害致死的还有民盟中央常委、民盟河北省委主任委员刘清扬,民盟中央常委潘光旦,民盟中央委员刘王立明等。而这些遭到迫害的社会精英们是否了解,中共对曾经为中共立下大功的他们卸磨杀驴的根本原因就是铲除知识分子的独立思维,巩固中共的一党专制。


1966年8月29日《人民日报》社论《向我们的红卫兵致敬!》盛赞红卫兵的“斗争锋芒,所向披靡”,称“一切藏在墙角落的老寄生虫,都逃不出红卫兵锐利的眼睛。这些吸血虫,这些人民的仇敌,正在一个一个地被红卫兵揪了出来。他们隐藏的金银财宝,被红卫兵拿出来展览了。他们隐藏的各种变天帐、各种杀人武器,也被红卫兵拿出来示众了。这是我们红卫兵的功勋”。声嘶力竭的言辞背后,正是磨刀霍霍的中共,而大刀砍向的何止是民盟的精英们?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74272



阅读次数: 3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