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傻瓜三人組現原形 (4419字, 点击: 35) 蛋蛋大侠 2021-04-05 19:18:21

科學家表示,有關中國製造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說法具有誤導性。但是不管怎樣,它們都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中國學者閆麗蒙未經證實的論斷被廣泛認為是“有缺陷的”,其傳播表明科學場所是多麼容易被誤用和誤解。今年9月,中國病毒學家閆麗蒙發表了一篇充滿爆炸性的論文,聲稱中國在一個研究實驗室裏製造了致命的冠狀病毒,隨後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其他美國一流大學的科學家以罕見的速度對其論文進行研究。美國科學家得出結論,這篇論文存在嚴重缺陷。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MIT Press)中一份專門為審查SARS-CoV-2相關說法而創建的新線上期刊報導稱,閆麗蒙的說法“有時毫無根據,沒有數據支持”。但在一個任何人只要點擊幾下就可以在網上發佈任何東西的時代,這種反應還不足以阻止閆麗蒙的充滿爭議的說法迅速傳播,並在社交媒體和福克斯新聞上獲得數百萬觀眾的關注。據研究錯誤資訊的專家稱,這一現狀凸顯了為促進科學理解而建立的系統如何被用於傳播與科學共識截然不同的帶有政治色彩的主張。

哈佛研究人員週五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媒體操縱閆麗蒙在科學研究庫Zenodo的論文,在沒有經過任何預告,於9月14日這日,在共和黨策略師史蒂芬·k·搬弄(Stephen K. Bannon)等有影響力的保守派人士的幫助下,在他的線上節目“戰爭室:流行病“的一再推薦下,這篇論文在Twitter,YouTube和far-right websites上被曝光,閆麗蒙在10月8日擴大了她的說法,明確指責中國政府將冠狀病毒發展為“生化武器”。線上研究資料庫已經成為揭示和討論關於流行病的關鍵論壇。為了更靈活地推進科學,它們一直站在報導有關口罩、疫苗、新型冠狀病毒變種等發現的前沿。但是這些網站缺乏傳統的——緩慢的——同行評議科學期刊世界固有的保護,在這種網站裏,文章只有在被其他科學家批評之後才會發表。研究表明,發佈在網站上的論文也可能被劫持,從而助長陰謀論。據哈佛大學虛假資訊研究人員稱,儘管有幾次激烈的科學批評和對其所謂缺陷的廣泛新聞報導,但閆麗蒙關於Zenodo的論文目前已被流覽超過100萬次,可能使其成為關於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研究中最廣泛閱讀的研究。他們的結論是,線上科學網站很容易受到他們所謂的“隱形科學”的攻擊,所謂“隱形科學”就是給可疑的研究披上“科學合法性的外衣”。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肖倫斯坦媒體、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研究主任瓊·多諾萬說:“在這一點上,一切開放的東西都會被利用。”

閆麗蒙曾是香港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今年4月逃到美國。她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承認,線上科學網站容易受到謾罵,但她否認了她的故事是這個問題的一個案例研究的說法。
閆麗蒙說,相反,她是一名持不同政見者,試圖警告世界她所說的中國在製造冠狀病毒中所扮演的角色。她使用了Zenodo,因為她擔心中國政府會阻礙她的作品的出版,Zenodo可以在不受限制的情況下立即發佈資訊。她認為,對她的學術批評將會被證明是錯誤的。“他們沒有人能從真實、可靠的科學證據中反駁,”閆麗蒙說。“他們只能攻擊我。”Zenodo承認,這種情況已經促使了改革,包括週四在有著閆麗蒙的論文上貼出了一個標籤,上面寫著:“注意:可能有誤導性的內容”。此前,《華盛頓郵報》曾詢問Zenodo是否會刪除這篇文章。該網站還突出了來自喬治城大學病毒學家和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評論鏈接。歐洲核研究組織(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Nuclear Research)發言人阿娜伊斯·拉薩特(Anais Rassat)說,“我們非常重視錯誤資訊,所以這是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我們不認為撤下這份報告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我們希望它保留下來,並證明為什麼專家認為它是錯誤的。”但是,主流研究人員看到閆麗蒙的主張在互聯網上迅速傳播,速度遠比他們能夠做出反應反駁快得多,他們被這種經歷所困擾——他們確信傳播錯誤資訊的能力遠遠超出了知名的社交媒體網站。任何沒有強大且昂貴的保護措施的線上平臺都同樣脆弱。“這與我們與Facebook和Twitter之間的辯論類似。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製造了一個加速虛假資訊傳播的工具,而你又在多大程度上對此做出了貢獻?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線上期刊《快速評論:COVID-19》主編斯特凡諾·m·貝爾托齊(Stefano M. Bertozzi)對閆麗蒙的說法提出質疑。Bertozzi補充說,“大多數科學家沒有興趣在網路空間進行一場激烈的競爭。”

閆麗蒙為自己的作品辯護。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正是Zenodo的開放性促使她決定使用該網站。她最初將論文提交給bioRxiv是因為作為一名研究人員,她的研究成果曾出現在《自然》、《柳葉刀傳染病》和其他傳統出版物上,她知道這種預印本伺服器對其他科學家來說更合法。她說,她擁有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的醫學學位和南方醫科大學的眼科博士學位,曾在香港大學做博士後。該大學最初在福克斯新聞(Fox News)上露面,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她關於冠狀病毒起源的說法“沒有科學依據,但類似道聽途說”,今年7月宣佈她不再與該校有關聯。她說,在逃離香港後,她對香港政府有可能阻止她的作品出版深感懷疑。閆麗蒙說,當她在提交申請48小時後查看bioRxiv網站時,該網站似乎已經下線。她擔心會發生最壞的情況,於是取出報紙,把它上傳到Zenodo。bioRxiv聯合創始人賽維(Sever)表示,他無法對一份個人提交的檔發表評論,但他表示,儘管偶爾會出現小故障,但他知道網站在9月中旬沒有“長時間中斷”,也沒有跡象表明中國或其他任何人入侵了網站。閆麗蒙在Zenodo發表的論文中,她沒有按照研究的慣例列出學術機構。相反,她列出了法治會(Rule of Law Society)和法治基金會(Rule of Law Foundation),這兩家總部位於紐約的非營利組織是由流亡的中國億萬富翁鍋蚊龜創立的。鍋蚊龜是搬弄的親密夥伴,2018年搬弄被宣佈為法治會主席。今年8月,搬弄因欺詐指控被捕時,正在康涅狄格州海岸外鍋川的150英尺長的遊艇上。(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上個月赦免了他的前競選主席和白宮首席策略師搬弄)。閆麗蒙說,她列出法治實體是出於對他們幫助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工作的尊重,他們還為她支付了從香港起飛的費用,並為她提供了安置津貼,而她主要靠自己的積蓄生活。她說,她的工作是獨立的,她否認搬弄在幫助她傳播政治主張。“當我在香港的時候,我不知道他這麼有爭議,”閆麗蒙告訴《華盛頓郵報》。

9月15日,也就是閆麗蒙的論文出現在Zenodo網站上的第二天,她做客了福克斯電視臺(Fox)的《今夜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 Tonight)節目。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稱,這一節目有480萬電視觀眾和280萬YouTube觀眾觀看,這也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引發了廣泛的關注。搬弄同一周出現在卡爾森的節目上,討論了閆麗蒙的說法。去年,他還在《戰爭空間:大流行》(War Room: Pandemic)節目中採訪了她22次,在Zenodo出版之前和之後都是如此。在這場競爭激烈的選舉中,政治背景很明顯,特朗普攻擊民主黨競爭對手喬·拜登(Joe Biden)被認為對中國政府過於同情,稱他為“北京喬”(Beijing Joe)。包括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內的共和黨人在轉發了閆麗蒙針對中國共產黨(#CCPLiedPeopleDied)標籤的推特。檔案顯示,這篇論文在Zenodo上發佈的第一天就有超過15萬的流覽量——對於一篇還沒有經過任何獨立專家審核的科學論文來說,這是一個驚人的流覽量。但這種關注的激增也引發了強烈的反對,包括《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等媒體的批評性新聞報導,對閆麗蒙的言論提出了嚴肅的質疑。在學術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衛生安全中心發佈了逐點應答閆麗蒙後一周的報紙出現在Zenodo,在關於“客觀分析的細節包含在報告中,作為同行評議過程會習慣。”提出39個個人問題。幾天後,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的線上期刊《快速評論:COVID-19》(Rapid Reviews: COVID-19)發表了四篇尖刻的評論,其中一篇來自著名的愛滋病研究員、病毒學領域的巨人羅伯特·加洛(Robert Gallo)。他稱閆麗蒙的作品“具有誤導性”,並引用了“可疑、虛假和欺詐的聲明”。大多數觀點都是高度技術性的,但加洛也質疑她在為中國軍隊製造新型冠狀病毒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邏輯,她指出,中國軍隊很容易受到covid-19的影響。“中國人將如何保護自己?”加洛在評論中問道。“根據該檔,軍方知道可以用瑞德西韋來阻止它,”這種藥物後來被證明在治療covid-19方面有一些好處,但不一定能降低死亡風險。“如果他們那麼天真,我肯定不想加入中國軍隊。”

關於研究和過程的問題。招募加洛的想法來自《華爾街日報》主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公共衛生學院榮譽退休院長貝爾托齊。和加洛一樣,貝爾托齊在愛滋病研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看到閆麗蒙在福克斯上的亮相後,他急切地想利用這個幾個月前才成立的線上期刊來糾正科學記錄。“我覺得需要有科學可信度的人迅速揭穿它,”Bertozzi說。他很快就想到了加洛。“我們需要像你這樣有聲望的人來告訴我們,這是垃圾科學,”貝爾托齊回憶當時對他說。蓋洛的評論和三個其他科學家也編者按質疑預印本過程本身,說,“雖然預印伺服器提供一個機制來傳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變世界的科學研究,他們也是一個論壇,誤導性資訊可以通過瞬間削弱國際科學界的信譽,穩定的外交關係,和妥協全球安全。”但這些來自病毒學領域一些知名人士的公開指責並沒有阻止閆麗蒙。10月21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發表了一篇引用她的批評者和記錄缺陷的詳細報導。閆麗蒙拒絕就此事接受採訪,她說,因為CNN不允許她在電視直播中一點一點地闡述他們發現的問題。相反,她於11月21日在Zenodo多發表了自己的回應,題為《CNN用謊言和錯誤資訊攪渾了SARS-CoV-2起源的水》(CNN Used Lies and Misinformation to Muddle the Water on the Origin of SARS-CoV-2)。在她的發表採訪中,閆麗蒙承認——正如CNN報導的那樣——她9月14日那篇論文的三位合著者都是化名,用來保護她所說的那些家人在中國仍處於危險之中的其他中國研究人員。通常不鼓勵作者在學術工作中使用假名。

本周,她的說法再次受到打擊。當時,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派往中國調查疫情源頭的一個小組發表了一份聲明,稱冠狀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極小”。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是閆麗蒙最早直言不諱的批評者之一。閆麗蒙的論文最初傳播時,她也在哥倫比亞大學。她同意世衛組織的評估,但沒有排除冠狀病毒源於實驗室的可能性——儘管可能性不大。但她說,這一論點缺乏具體證據。現在在喬治敦大學全球健康科學與安全中心任職的拉斯穆森表示:“需要大大減少猜測,更多地進行調查。”“這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弄清楚……這將需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來解決,如果我們能做到的話。”然而閆麗蒙繼續在她的聲明上加倍,並攻擊她的批評者散佈“謊言”。“她仍然認為,中國政府故意製造了新冠病毒,並繼續盡其所能讓她噤聲。閆麗蒙也沒有為與搬弄和特朗普的其他盟友達成一致而道歉。她說,作為一名持不同政見者,她不一定能選擇自己的支持者。
“如果中國要犯下這種罪行,誰能追究他們的責任?”閆麗蒙說,川普才是對中國強硬的那個人,並補充說她的說法是“真實的事實”。我不想誤導人們。”即使是現在,她仍在準備另一篇近30頁的論文,她希望這篇論文能夠駁斥她的批評者,並讓人們重新關注她關於中國、covid-19以及她所說的一場國際掩蓋運動的說法。閆麗蒙計畫在幾周內出版,她在Zenodo上說。

阅读次数: 35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