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民国真人真事 行瘟使者因工作失误转生为人 超级震撼 (1632字, 点击: 111) 2蔡平 2021-02-02 20:07:54



民国时期,在江苏省江阴县有个申港镇,镇里有个季子庙,是来祭祀春秋时期吴国公子季札的。在庙后是季子墓,季子庙里有孔子手书的十个字的墓碑,是江苏省唯一的圣迹。庙中的余房被民国政府征用,作为这个镇里的小学校舍。校长名叫张九皋,是一位儒家君子,在当地是知名的大善人。

庙中的余房被民国政府征用,作为这个镇里的小学校舍(示意图片:Pixabay)
庙中的余房被民国政府征用,作为这个镇里的小学校舍(示意图片:Pixabay)
大约在民国十几年的时候,申港镇一带出现瘟疫。正月,张九皋校长的孙子张葆玉夭折,同年七月二十日,张校长的长子张应珍,也是张葆玉的父亲也感染瘟疫暴亡。张九皋校长一生行善,短短半年时间孙子、长子相继去世,他自问平生并无大过,为何接连遭遇不幸,他十分悲伤,满心疑惑,甚至对“善有善报”的天理都有点怀疑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张应珍去世后的第三天(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张九皋次子张应介带着筐上街买菜,看见他的大哥张应珍领着他的那夭折的侄儿张葆玉迎面走来,于是赶紧喊:“大哥!”喊完之后就不省人事,倒卧在大街上。左邻右舍看见了都急忙上前把他扶起来。扶起来之后,张应介大声喊:“我乃张应珍也!”声音也变了,成了张应珍的声音。还叫人拿来纸笔,一挥而就写出了一篇四言文。他一边写一边嘴里说着这些事。写完之后他又让人把他的父母张九皋老两口叫来,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并跪地八拜,以感谢父母养育之恩,礼毕之后,张应珍就离开了他弟弟张应介的身体,张应介这才清醒过来,恢复正常。

四言文原文如下:

我乃疫使,原本姓吕。光绪廿年,七月十四,

山东行疫,二人误死。二弟当年,方为土地,

二人获罪,谪降尘世。因恐堕落,须父善士,

数载寻求,方生于此。生虽无功,亦无恶事,

今当归位,何能医治?疫人疫我,循环而已,

因果分明,历历可记。父兮母兮,我非真子,

家中诸事,自有二弟,倘我有暇,暗助为理。

我妻兮曹,贞节可喜,守节虽苦,鬼神敬止,

福妇一生,节妇万祀。我儿葆玉,本吾左侍,

彼来速驾,非来为嗣,介寿称觥,家多仪礼。

但我有言,两弟谨记,为善最乐,真假辨细,

真善何在?入孝出悌。邻人染疫,因吾得起,

告彼诸人,侥幸之至,切勿自矜,善斯可矣。

其大意是说,他的前世是行瘟使者(受天之命负责在人间行瘟布疫,按名册拘走染疫患者之元神的瘟神),本姓吕,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七月十四日,在山东行瘟布疫时出现失误,导致本不应该死的俩人死了,他和当地的土地神都因此获罪,由神仙被罚转生为人,土地神就是他现在的弟弟。因为担心生命堕落,所以要找一个父亲非常善良的人家投胎转生,寻找了几年,才出生于此。这一生,虽然没有什么功劳,但也没做什么恶事,现在要归位了,怎么能医治的了呢?我之前行瘟布疫,现在我染了疫病,只是一个循环而已。因果分明,记得清清楚楚。父母啊,我并非真的是你们的儿子,家中诸事,自有二弟操持。假如我有时间,一定会暗中帮助打理。我的妻子曹氏,贞节可喜,守节虽然很苦,但是鬼神都会为此而尊敬你。女子追求现世的幸福只是一生,而贞节妇女可以幸福万代。我的儿子葆玉,本来就是我的左侍卫,他来了几年匆匆就走了,也不是来给我们家当子嗣的。最后谆谆教导他的两个弟弟,让他们谨记:“为善最乐。”还不忘让他的弟弟提醒邻居们,染上瘟疫就算治好了,也不可心存侥幸,一定要记得做个善人。


这篇四言文中,不仅讲述了瘟神与土地神因工作失误获罪,被罚降临到尘世当人,还可以看出善恶有报的道理不仅适用于人,也适用于神。行瘟使者是按照名单拘人,瘟疫是更高层生命的安排,并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

在这瘟疫肆虐的2021年,愿人们守住心中的善,平安度过劫难。

参考资料:

《轮回集》

责任编辑:古风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69121



阅读次数: 111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