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不打嘴炮的外交官 一人灭了曾经的印度藩国 (2547字, 点击: 111) 2蔡平 2021-01-30 20:03:12


唐朝贞观二十一年,清晨的长安,大慈恩寺的钟声唤醒了睡梦中的人们。

柴草的炊烟与拜佛的檀香成了这个清晨、弥漫在这个国际大都市的第一缕香味。


清晨的市场行人渐渐多了起来,远处一个平民打扮的男人骑着马向市场的方向走来。走到人多的地方他便从马上下来,走进了人头攒动的市场。他想在市场买一些大唐的特产,因为过几天他就准备出发去天竺了。他是王玄策,这次他将以正使的身份,护送来访的天竺使者返回天竺,同时带去唐王对中天竺国戒日王朝的问候。

几年前,玄奘法师从天竺国取经回来,就和皇帝讲过,戒日王对《秦王破阵乐》中的秦王甚是仰慕,还让玄奘法师带给秦王,也就是唐太宗问候。天竺和大唐的关系是相当好了。

上一次王玄策随使团去过一次天竺国,和几位天竺国的新朋友很是聊的来。这次去天竺国,还是走丝绸之路,算是轻车熟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王玄策心情也是很好,这可是一次轻松的出国旅游。那时候全世界的人都把中国人叫做天朝上国,礼仪之邦。

据说那个时候,唐朝周边国家,听说客人是从唐朝来的,客栈都不要钱,店主真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有机会招待唐朝人,真是蓬荜生辉。

王玄策也是很注重礼节,捉摸着给天竺国的朋友带点儿长安的特产做为礼物。打点好了行装,长史王玄策带着三十几个仆从护送天竺使者,顺着丝绸之路向天竺国的方向出发了。

王玄策一行,顺着丝绸之路向天竺国的方向出发了(图片:玖巧仔/维基,CC BY 3.0)
王玄策一行,顺着丝绸之路向天竺国的方向出发了(图片:玖巧仔/维基,CC BY 3.0)
虽然丝绸之路已经开通,但是毕竟只有马匹做交通工具,两千多公里的路程,一走就是几个月,晓行夜宿,风吹雨打的辛苦自是不必说,比不上我们现在坐飞机几小时就到了。除了辛苦一点儿,一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当到达天竺国之后,大家觉得气氛有点儿怪怪的,不但没有了上次隆重的接待,还城门紧闭。

正在一行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城门突然吱呀呀的大开,冲出一队人马,不分青红皂白,也没有问话,上来就把他们30多个人都用绳子绑了起来,押进了城中。王玄策这帮从中原大唐来的使臣一脸的迷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全都被绑上绳子,关进了大牢。这是哪跟哪啊。

王玄策做为唐朝长史和他的副使被单独关押起来。半夜的时候,王玄策就听到牢房外面有动静。不一会进来一个天竺人打扮的仆人。正是上次到天竺来认识的,天竺公主身边的侍卫。

侍卫走到王玄策身边,噗通一生跪倒,眼睛里泛着泪花跟王玄策说:天朝的大人啊,我们老国王,戒日王在你们到来一个月前驾崩了。乱臣贼子阿罗纳顺篡夺了王位,还把公主王子们都软禁了起来。今天把你们关进大牢的,不是我们戒日王的旨意,而是那乱臣贼子心虚,害怕天朝上国的使臣。

王玄策一听,竟有此等不忠不孝之狂徒篡夺皇位,心中一股怒火燃起。

侍卫接着说:天朝大人,我今天是奉我家公主的命令,来救你们出去的。戒日王的家事,不应让天朝使者受到伤害。我来保护你们二位使者冲出牢房,你们逃命去吧,也算是戒日王室和公主,能尽到的最大的能力了。


说完后,侍卫就带着王玄策和他的副官冲杀了出去。守卫的人也知道冲出来的是公主的侍卫,带着的是大唐天朝的使臣。中天竺的臣民还是很敬重大唐圣王的,只是这个篡位皇帝昏庸,又干不长。虽有阻拦,但也没有太激烈的打斗。

当王玄策与副使甩开追兵的时候,也是丢盔卸甲甚是狼狈。

外交官出国,就代表着国家的威仪与颜面。若就这样狼狈的回到大唐,告诉唐太宗,戒日王死了,送给戒日王的礼物被打劫了,这算是怎么回事?是戒日王朝无礼,还是王玄策无能?因为我王玄策的这次出访,就打碎了天竺国与大唐的友好邦交?那王玄策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大唐向来以德服天下的,所以万邦来朝。但大唐也从不畏惧战争。再加上这乱臣贼子篡夺皇位,做为天朝上国的使臣也有助戒日王复国的义务。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九·唐纪十五》:玄策脱身宵遁,抵吐蕃西境,以书征邻国兵,吐蕃遣精锐千二百人、泥婆国遣七千馀骑赴之。

天竺国旁边的吐蕃,前几年刚刚与大唐修好,大唐与吐蕃和亲的文成公主在吐蕃有着极高的威望。于是王玄策来到吐蕃,以大唐使节的身份向吐蕃王松赞干布呈报檄文,借兵征讨阿罗纳顺,吐蕃王松赞干布借给王玄策1200名士兵。尼婆罗国收到大唐使者王玄策的檄文后,出兵7000增援。就这样王玄策,以一个外交使臣的身份,统领两国联军,向中天竺戒日国杀来,征讨篡位逆臣。或许是大唐威名远播,两国两军怀着与天朝上国的使者并肩作战的荣耀感,这不到一万人的联军,英勇异常。

王玄策与副使率吐蕃、泥婆罗的军队进攻到中天竺,三天连破两座城池,斩首三千余人,掉入河中被溺死的约1万人。篡位的阿罗那顺一看顶不住,出城逃窜。

阿罗纳顺觉得,就算你是唐朝人,也不过是个使臣,能有几分能耐,带领的也不是唐军,一群从隔壁借来的散兵,又能有什么战斗力呢?躲过他们的锐气,收拾再战。逃出城的阿罗纳顺再次召集被打散的天竺军队,再次向王玄策的联军进攻。没想到这场战斗,阿罗纳顺竟然被王玄策的副将生擒活捉。阿罗纳顺的妻子儿女再次率领残部前来解救阿罗纳顺,再次被王玄策的联军打败,生擒阿罗纳顺的妻妾、子女等,俘虏一万两千人。缴获各种牲畜三万,五百八十座城邑投降。

整个天竺,被王玄策这位使节联军就能驱逐中天竺篡位逆臣的战功所震撼。临近的东天竺国王尸鸠摩送牛马三万馈军,还送来了弓、刀、宝缨络。迦没路国献异物,并送上地图,请求得到老子像。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五月,王玄策把俘获的阿罗那顺及王妃、子等,俘虏的男女万二千人、牛马二万余送到长安献俘。这可以算是标准的犯我强悍者,虽远必诛了。

但是王玄策回到大唐后,唐太宗没有大张旗鼓的封赏,《资治通鉴》中也就了了几个字一句话,“以玄策为朝散大夫”。看来这真正的天朝上国,从来不以虽远必诛,或者是叫嚣着打败了谁,灭了哪个国家当作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毕竟贤德的君王都知道,无论和那个国家打起战争来,受苦的都是老百姓,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67741



阅读次数: 111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