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被中共迫害的民盟高官章伯钧 至今未平反右派 (2180字, 点击: 26) 2蔡平 2021-02-11 20:43:14


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说得好听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

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政前后为中共实施统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们虽然被中共称为“肝胆相照”,虽然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们却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风暴中,不能幸免。特别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党派高官、工商业者上层代表人物以及少数民族、宗教、华侨的头面人物,非党高级知识分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曾经标榜思想独立的民盟高官和知名人士,不少丧失了独立风骨。而另一些人则因为真诚地相信毛和中共,被打成了右派,章伯钧就是其中的一个。

章伯钧(图片:维基)
章伯钧(图片:维基)
章伯钧(1895年11月17日-1969年5月17日),安徽桐城人,中国民主同盟和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曾任交通部长,《光明日报》社社长。反右运动时成为中国头号大右派。


章伯钧少年就读桐城中学,1916年考入武昌高等师范学校(今武汉大学)英文部。1920年毕业后即被聘为安徽省立第四师范学校(今安徽省宣城中学)英语教员并升任校长,因聘恽代英、萧楚女任教,一年后被解职。1922年被安徽省省长许世英所器重,以公费赴德国留学,与朱德、孙炳文同船。入柏林大学哲学系学习黑格尔哲学。留学德国的章伯钧,曾经与中共“十大元帅”之首的朱德同住一个寝室,并经其介绍,1923年加入了中共。

回国后,章伯钧先是在中山大学做教授,其后参加北伐战争、南昌暴动。暴动失败后,章伯钧脱离中共,追随邓演达创建“第三党”(即现在的中国农工民主党)。1928年与谭平山等在上海成立“中华革命党”,后改组为“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1933年,章伯钧等代表所在党参加了李济深、蒋光鼐、蔡廷锴等发动的“福建兵变”,反对蒋介石。失败后,章伯钧与其他人一起逃往后流亡日本,但始终坚持与中共合作的主张。

1935年,章伯钧从日本回香港,改组“第三党”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1938年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39年11月章伯钧与张澜、沈钧儒、黄炎培等成立“统一建国同志会”,并利用其身份,为中共夺取政权不遗余力。其所为也得到了中共的赏识。

中共建政后,出于统战的需要,包括民盟在内的八个民主党派被保留下来,为了笼络民盟,毛还委任民盟的一些代表做政府高官,如张澜任政府副主席,沈钧儒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长,章伯钧等出任部长。然而,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曾经标榜思想独立的民盟高官和知名人士,不少丧失了独立风骨,甘于臣服在毛和中共的脚下,而另一些人则因为真诚地相信毛和中共,被打成了右派,他们的厄运自此开始。

反右运动(图片:摄于1957年)
反右运动(图片:摄于1957年)
章伯钧是真诚相信毛和中共的,不仅在统战部召开的会议上向中共提出了批评,而且提出了“政治设计院”的构想。他表示,“现在工业方面有许多设计院,可是政治上的许多设施,就没有设计院。我看政协、人大、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应该是政治上的四个设计院。应该多发挥这些设计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设,要事先交给他们讨论,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现在大学里对党委制很不满,应该展开广泛的讨论,制度是可以补充的,因为大家都是走社会主义的路。这样搞,民主生活的内容就会丰富起来。”“国务院开会常是拿出成品要我们表示意见,这种形式主义的会议可以少开。”“镇反、三反、肃反中的遗留的问题,党和政府应该下决心检查一下,检查要有准备,要好好作。”等等。很快,章伯钧的发言被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这成了其划为右派之首的罪状和定性材料。


1958年1月26日,章伯钧的所有职务被撤销。文革爆发后,章伯钧被抄家批斗。几年前,《写史忆故人 章诒和用笔勾住魂魄》一文曾披露,文革对其抄家时,“几十辆卡车开出去,载的都是章伯钧的书”,“开了好几次批斗会”,“章伯钧的媳妇从屋里跑了出来,被红卫兵拖了回去”。肉体上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抑郁,彻底摧垮了章伯钧。

1969年5月17日,他因胃癌病逝。其次女章诒和在回忆父亲时写道:“划右以后,他从一个忙碌的政治家变为孤独的思想者。从此,灵魂在自己躯壳里无法安放。”而受父亲牵连,章诒和在文革中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二十年,坐牢十载。更可悲的是,受章伯钧影响加入中共的两个弟弟:二弟早逝,三弟在斯大林清洗中被枪决。

章诒和与母亲李健生(图片:摄于1964年)
章诒和与母亲李健生(图片:摄于1964年)
为何中共不给章伯钧平反呢?1980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召见了章伯钧的夫人李健生和女儿章怡和,传达了关于章伯钧的右派问题不能改正的决定,并说:“当年给章伯钧先生划右派的材料许多不确实,从‘政治设计院’到文字改革,都不能成立,‘轮流坐庄’则是xx先生在批判右派时说的,也被错算到章先生头上。现在我们重新整理了材料,对章先生右派定性主要用的是xxx的揭发材料,即章伯钧说的‘共产党是一个上帝加三百万清教徒’等话。”

一句话就判了章伯钧“死刑”。不知章伯钧是否知晓,他说的这个“上帝”的真面目是誓言毁灭人类的撒旦。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64963



阅读次数: 26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