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李军: 揭密中共对民营企业家设立“杀猪榜”内幕 (3907字, 点击: 37) 清迈 2021-01-31 19:24:42


【希望之声2021年2月1日】(本台记者念初综合报导)中共最近为何对民营企业家大加整治?孙大午被抓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中共新近把民营企业家列为中共国内统战工作的一个重点,意味着什么?中国民企面临的危险已经到来,该怎么办?

资深媒体人李军先生在他的节目里就以上问题分享了他的分析解读。

民企在整个中国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谈起民营企业,人们经常用的是4个数字来形容它:5、6、7、8,就是说中国民企解决了中国50%以上的税收问题,贡献了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科技创新,解决了80%以上的就业问题。应该说中国民企在整个中国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民企的成分在中国经济领域中却不及“二等公民”
但是在中共这种体制下,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成分中却连“二等公民”都算不上。从行业选择性来讲,在中国的环境下,特别好做的行业,特别容易赚钱的行业,特别是有非常钢性需求的行业,往往都被国有企业垄断着,像通讯行业、电力行业、石油行业、航空行业、金融行业等等。很多时候民营企业家只能做一些服装、餐饮、酒店联锁等竞争比较激烈的行业,所以民营企业家的生存很不容易。同时在很多政策上,比如银行贷款或融资方面,对待民企和国企就是冰火两重天,国企有用不完的钱,而民企想贷一点款、解决融资问题则非常难。


中国很多的民营企业家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他们用自己的勤奋、智慧和努力养活自己、员工,甚至发展企业。中国的国有企业是官僚体制,他们很多时候吃的是政策饭,真正把它放到市场经济上去竞争的时候,他们就完全没有竞争力了。在这种体制下,民营企业这几年来越来越处于比较危险的状态。

孙大午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一个典型案例
比如说孙大午,他从1984年开始创业,后来养鸡、养猪,一下子发展起来,后来又开办了很多企业,如旅游、酒店、学校、医院等。应该说他在民众当中口碑还是非常好的,他办的医院不是为了挣钱,医疗费用非常低。但是这样的人,他肯定不受党的欢迎,而且本人性格耿直,所以他办的民企面临的局面是非常危险的。

2003年时,他第一次面临牢狱之灾。因为银行贷不了款,企业要发展,就向员工和村民借钱,用比银行还高的利息偿还。他因此被某些人以“非法集资”告上了法庭。据说胡、温知道了此事,有了指示。最后判了3年缓期执行4年。此事对孙大午来讲是因祸得福,这10几年来,他不断发展着民营企业。

但是2020年他的企业基本上被一锅端。起因是他与国营企业发生了一些纠纷,公安介入,一下抓了他公司的26名高管,他的企业处于瘫痪状态。中共派了工作组进入接管。这种“一锅端”的作法,不像是经济案件的处理方法,更像政法系统处理“维稳”的方法,说白了就是要么接管、要么没收、要么搞垮。

孙大午是有着民主思想的人,据说他和任志强关系不错,当地政府说他们“搞反党集会”。中国民营企业家经常处在危机和危险之中,孙大午事件,是中国民营企业现状的一个典型案例,被吞并、被霸占、被弄垮都是有可能的。

为什么民营企业被列为所谓“杀猪计划”?
在很多地方,对待民营企业的这种做法被称作“杀猪计划”。那么为什么民营企业被列为所谓“杀猪计划”呢?

第一,完成政府划分的搜刮民财任务

比如江苏某地工商局有罚款任务,一年要完成5个亿的罚款任务,为了完成政府下达的罚款任务,就把一些民营企业列入目标。

在中国有个很奇怪的法律,叫《抽逃注册资金》,很多时候注册资金越大,在经营等各方面获得的空间就越大,所以很多企业就把注册资金做得比较大。这些注册资金有的是企业家自己有这个资金,有的是跟朋友借的资金。注册之后,谁也不会再把这笔资金放在企业的账户上,大家都会把这笔资金挪作他用,中共就从法律上把这种做法定为“抽逃资金罪”。这个很多企业家是不知道的。

工商部门为了完成任务,每年会找3~5个注册资金至少在2000万以上甚至高达1亿的目标企业,比较多的是台湾企业或者港资企业,因为那些企业家对中国的法律不太了解,而且比较好搞定,等到目标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资金量,就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


找谈话,告诉他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抽逃了注册资金,根据中国的法律,可以实施罚款,罚他注册资金的2~10倍之间。如果企业注册资金是5000万,罚款2到10倍之间,就可以罚到1亿到5亿。这对企业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这时候目标企业的老板们只能请客送礼,把这些人喂饱了之后,还得被轻罚最低2倍的罚款。因为工商部门之前都调查过了,这些企业还是有资金交这笔罚金的。到最后,企业只能乖乖地上交。

工商局每年找那么几个企业,它的任务就完成了,每年5个亿的罚款,除上交部分外,很大一部分留作内部奖励用。工商部门这样做,税务部门、环保部门等很多部门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罚款任务?那么当引起罚款任务不能完成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杀猪计划”呢?

民营企业家就面临这样的危险,这就是中共体制内打着合法的旗号,去迫害民营企业的现实。

第二,被实权领导者侵吞

当一些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赚得钱比较多的时候,就引起某些实权领导者眼红,他想方设法弄你的钱。

比如上海某企业家,企业做到1、2个亿了,就被公安部门、政法部门的人联合企业内部的人把这个企业家干掉了,把他的企业侵吞过去了。东北某家俱联锁品牌企业,被某位领导给惦记上了。中共体制就是这样,当它要搞你的时候很简单,直接找一个罪名就把你关到监狱里去了。

现在大陆企业,税收这么高,没有企业在税收上是没有问题的,每个企业都有问题,就看税务局抓不抓你,因为如果企业老老实实交税,那基本上就是得关门。为了存活怎么办?只能想办法逃税。它不抓你你平安无事,它想查你一查就会给你弄出问题,然后弄个3年、5年往里一关,你的企业就没了。然后他再派一些人一改头换面,就把你的企业变成他的了。这样的案例大的小的都有。

在中国很多民营企业都知道,当他企业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要赶快在政治上找靠山,就能相对安全一点。但是当这些领导们一旦成为政治斗争牺牲品的时候,往往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民企老板。所以民营企业家的生存在中国极为艰难。

第三,与某些国企产生竞争

孙大午这次的起因就是他和某个国营企业发生一些经营上的冲突,结果企业被人家一锅端了。

比如中国非常有名的湖南民企三一重工,当时它在挖掘机等机械方面跟某个国有企业是有竞争的,它从技术上、实力上各个方面比对手强,但对方是国有企业,所以他们也被弄得非常惨,到最后总部不得迁出湖南,迁到了北京。三一重工是国内民企的一个行业龙头了,当它和国有企业竞争的时候,都有可能被打压成那样,何况其它的民企。


再比如马云,他做的支付宝,实际就是跟银行竞争了,就是因为他有红二代、官二代的背景在,他才能做到。但到最后也可能成为被猎杀的对象,因为你动了人家的饭碗了。

所以当民企和国有企业发生竞争的时候,也可能你会发现,有时民企会处于被管控、被压制、甚至被猎杀的危险。

除了以上三种情况,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情况存在。中国是集权体制,共产党掌握了所有的资源,当它觉得哪些民营企业不太顺它的意,或者不符合它的想法的时候,它会用各种方法来控制你、阻止你,甚至弄垮你。当然中国的民营企业太多了,有些企业比如开个小饭馆,可能没有经历到这些事,但是整体上这样的数量也是不小的。

民营企业家被中共纳入了统战工作重点
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更大危机,是最近中共刚刚出台了“中国统战条例”,它把对民营企业家的统战纳入了国内工作的一个重点。

所谓统战对象,就是有可能或者已经成为它的敌人的人,它要把你同化过去,变成它的人。如果中国民营企业家成为中共统战的对象,也就是说,中共已经把这些民营企业家作为它的敌人或未来有可能成为敌人的人。

这种成分的划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在中国是没有的。因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中共那时还是要发展民营经济的,把民营经济作为中国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时也通过立法来保障私有财产。但是如今,民营企业家一旦被纳入中共统战对象,性质就完全变了。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人说,“民营企业做大了就是国家的”。他是看到了这个态势,如果把你视为被统战对象那还是好事呢,如果中共对你统战不满意,那你就是维稳的对象了,你就是政法部门工作的对象了,甚至你是国安部门和公安部门工作的对象了。不能不承认,中国民营企业家已经处于一种危险之中了,中共对民营企业家越来越不放心,有可能对一些大的企业会来一轮“公私合营”,收归“国有”。

民营企业家当转移部分资金不受中共控制
一些大的私营企业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面临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的整体经济状况并不理想,当中共手上开始没钱、民营企业家手上非常有钱的时候,中共会不会来一次“公私合营”?我个人觉得现在方向是朝那个方向走的。小企业一时半会儿可能不至于到这种程度,但是中小企业会不会被当地政府、当地机构看上把你收掉,这很难说。

所以我建议,所有的民营企业家如果你手上有资金的话,一定不要只放在国内,你至少拿出一半的资金或者相当一部分资金把它转移到国外,转移到一些不受中共控制的领域当中,即使你国内资产被它收了,你还有一部分资金在海外,最起码你的生活能够有保障。

从根本上讲,一切的根源、一切的危险都来自于中共和中共的体制,那么有一天中共解体,一个没有中共的中国,才会真正走向市场经济和繁荣,才有真正的安全。


责任编辑:辛吉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69688



阅读次数: 3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