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胡宗南怎打这仗 潜伏在其身边的共谍“后三杰” (3411字, 点击: 47) 2蔡平 2021-01-21 21:19:48


中共1921年成立后,为了自身的发展,秉承苏共之意借壳国民党发展自身,在此期间以及后来的抗战及国共内战期间,中共在国民党内部发展、安插了不少红色间谍。周恩来说,在共产党的情报工作中,李克农、钱壮飞、胡底可以说是“前三杰”,熊向晖、陈忠经、申健是“后三杰”。

而熊向晖、陈忠经、申健此三谍都是来自平津地区的大学生,又同时潜伏于蒋介石的心腹、国军高级将领胡宗南的营垒心脏,为中共获取了大量机密情报,致使蒋介石多次剿灭中共的军事行动落空,也使胡宗南“屡战屡败”。

利用国家招募青年人才,充当双面人,积极表现,进行渗透
熊向晖(1919年-2005年),原名熊汇荃,出生于山东省。1936年9月考入清华大学中文系,同年底秘密加入中共。受周恩来派遣,为了渗透进国民党,1937年11月,赴长沙报名参加胡宗南第一军中由李芳兰任团长的湖南青年第三战地服务团。1938年5月初,被胡宗南送到陆军军官学校学习,成为黄埔第十五期生。学习期满,熊汇荃便被委派为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很多密令由他签收,胡宗南下达的很多命令也由他起草,因此,胡宗南的很多秘密都直接被他记下传给了中共。


陈忠经(1915年-2014年),原籍江苏仪征。1934年考入北大经济系。曾参加中共策划的一二九运动。1937年末报名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从长沙来到凤翔,与胡宗南“见面欢叙,歃血为盟”,当上三青团首任西京市分团书记。1940年秘密加入中共。

申健(1915年-1992年),原名申振民,河北大城人。1937年夏考取北平师范大学。不久,“七七”事变爆发,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大学和北平大学三校联合迁往西安。在西安,申振民正式参加了中共的外围组织。1938年5月,申振民被秘密发展成为中共地下党员。10月,被派去胡宗南的战时干部第四训练团受训,打入其内部工作。受训毕业后在第十战区长官部政治部工作,后任宝鸡工合事务所主任。潜伏于胡宗南属下。1941年10月,任西京市三青团分团部书记,掌管着团员两三千人。还以三青团书记的身份加入“军统”“中统”,成为军统、中统、三青团三家合署办公的特联组成员。1942年至1943年,申振民在重庆参加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抗日战争胜利后,申振民任胡宗南总司令部党政处上校参谋。

三青团在西安全市都有分支组织,任何地方的情况都能了如指掌(示意)(网络图片)
三青团在西安全市都有分支组织,任何地方的情况都能了如指掌(示意)(网络图片)
潜伏于胡宗南部卧底,出卖情报给中共,安插其他共党份子
三青团在西安全市都有分支组织,任何地方的情况都能了如指掌。通过周恩来精心安排,陈忠经与熊汇荃、申振民三人构成一张中共在国民党中最重要的间谍网,被称为周恩来所安排的一着闲棋冷子。

一天,一个三青团员向申振民报告说:桃胡巷15号发现了一个大疑案,警察局已经动员全局把这个住宅包围了,准备动手抓人。申振民一听就明白,那是中共地下组织负责人王石坚的住宅,内设有秘密电台与延安直接联系。申振民跟陈忠经商量后,决定骑自行车前去给王石坚报信,并以自己三青团西京市分团书记和特联组成员的身份故意恐吓便衣密探,怒气冲冲地责问密探为何动手抓他物色到的工作对象,破坏他的工作,密探只好向申振民道歉。

王石坚本来是秘密的,现在再也藏不住了。陈忠经和申振民这两个共谍一研究,索性把王石坚公开化,决定让王成为专门训练共产党嫌疑人劳动营的中校教官。于是,王石坚摇身一变,就伪装成了“反共”人士,得以便利地以公开身份掩护其中共地下党的秘密工作。

陈忠经、王石坚等人用了毛泽东特批的经费,又经胡宗南同意,在西安西大街南侧比较热闹的地方,开设了一家“研究书店”,由陈忠经挂名董事长,王石坚任经理。他们接着又接手了《新秦日报》。利用特殊的身份这些人更是可以从各个层面进行渗透,刺探情报了。

这个王石坚就是胡宗南身边这些共谍的负责人,熊汇荃等人收集的情报都是通过他发送给中共。熊汇荃不知道的是,在他刚到胡宗南身边工作的时候,胡宗南的机要室副主任戴中溶就已经叛变,为中共暗中收集情报了。许多熊汇荃接触不到的机密文件直接就被戴中溶送到王石坚那里了。

共谍密告中共 蒋介石“闪击延安”中止 胡宗南屡战屡败
延安(图片:1944年7月)
延安(图片:1944年7月)
陈忠经以公开合法的身份为掩护,获取了国民党军政战略动向方面的许多机密情报,及时由王石坚电告延安中共。


1942年9月,蒋介石在西安主持召开了北方各战区将领会议,有关会议的情况和胡宗南部队的动向及实力等情况,被熊汇荃通过王石即时报告了延安。 1943年夏,蒋介石秘密布置胡宗南,趁共产国际解散之机,闪击延安,一举解决中共,胡宗南根据蒋介石亲自审定的《对陕北奸区作战计画》,在7月2日下达了于7月9日进攻剿匪的命令,第二天这一情报就被熊汇荃报往延安。中共通知驻重庆的董必武向舆论界泄露了蒋介石的命令,最后这一行动不得不中止。

1947年2月9日,胡宗南在三原召开作战会议,布置进攻关中地区。2月28日,蒋介石飞抵西安,部署对延安军事进攻。中共得到秘密情报,部署延安紧急疏散。 3月1日,蒋召见胡宗南,研讨进攻延安计划。胡宗南让熊汇荃根据两份绝密档案——蒋介石核准的进攻延安的方案及陕北共党的军队兵力配置情况,画一幅草图给他。3月3日上午,熊汇荃随胡宗南和参谋长盛文乘专机回到西安。当天晚上,情报就送到了王石坚的家。3月8日晚,胡宗南带着熊汇荃等少量随从,秘密离开西安,辗转来到洛川。在洛川国小,与先期到达的几名国民党高官会面,组成前线指挥所。而熊汇荃就把情报用信函的形式写在白纸上,装在印有战区第一司令部长官的大信封里。同样的信写两封,一封寄给王石坚,另一封寄给王石坚的朋友潘裕然,国军的情报就这样被源源不断地送到了中共手里。于是中共中央放弃了延安,在陕北地区迁移,躲开国军。3月12日,胡宗南到宜川、洛川召开军事会议,部署三路进攻延安。蒋命胡宗南以数十万兵力进攻延安。 3月19日,中共西北野战军放弃延安。胡宗南的第一军收复延安。

这样的仗,怎么打啊?胡宗南始终找不到中共军主力,而自己的部队则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打败仗。4月21日整编第十七师撤出延安。

胡宗南于1947年3月18日进入延安,但得到了一座空城(网络图片)
胡宗南于1947年3月18日进入延安,但得到了一座空城(网络图片)
陈忠经、熊汇荃、申振民等共谍长期潜伏于胡宗南部,胡宗南居然丝毫未曾觉察有异,反而对此三人十分器重和信任。1947年,胡宗南决定派熊汇荃、申振民、陈忠经去美国留学深造。

1947年9月,中共数十名谍报人员被捕,其中包括王石坚。军统在调查过程中终于发现熊向晖等三人的真实身份。但此时,熊汇荃等人已在美国,胡宗南为求自保极力将此事压下。

中共篡政后改名当外交官 文革期间受冲击
1948年9月熊汇荃获社会科学硕士学位后回国。据《华人百科》条目“王石坚”中的记载,熊向晖原名熊汇荃,“向晖”一名应是中共篡政后所改。从学生时代到胡宗南部下工作,熊向晖始终用的是原名。抗战胜利后,胡宗南推荐熊向晖等人去美国留学,因为他未取得过正式的大学学历,所以就冒用了他哥哥的名字,通过他的哥哥拿到了中央大学的英文证明信和成绩单,将有关证件换成他的名字和照片。之所以能够冒名顶替成功,据他说是因为“我们兄弟二人面貌相似,名字译成英文音也相近,能够蒙混过关”。


1949年起,熊向晖先后任中共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办公厅副主任、驻外使节等职务,2005年9月病亡。

1949年7月,留学美国数年的申振民和妻子(共谍熊汇荃的姐姐)及陈忠经回到了大陆。陈忠经回大陆后,名字一度改为陈翘,后又改回原来的名字。1950年11月,中共第一次向联合国派代表团,陈忠经就以“陈翘”的名字参加了代表团。之后陈忠经曾历任对外文化联络局代局长、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等职。2014年7月病亡。

而申振民也被要求改名,刘少奇给申振民改名为申健。1950年,申健被任命为第一任中共驻印度大使馆临时代办。1960年,他被周恩来亲自挑选担任第一任中共驻古巴大使。此后,还担任过驻印度大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兼外交学院教授等职。1992年3月,申健在北京病亡。

文革期间,三人都收到冲击。其中陈忠经的身份让他饱受打击,他被视为“敌特”,被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险些以“潜伏胡特”之名被杀。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59071



阅读次数: 4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