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天启大爆炸至今无解 整个过程诡异莫测 (2646字, 点击: 56) 2蔡平 2021-01-15 20:14:42


天启大爆炸,至今过去已近400年了,这场灾难对今天的人类来讲依然是个谜。尽管科学家这么解释那么解释,但是怎么也解释不通。下面笔者就带大家看一下它发生的过程以及它的诡异之处。

天启大爆炸,历史上又称为王恭厂大爆炸,是明熹宗朱由校在位时的天启六年,也就是1626年5月30日,在京城(现在的北京)西南角的王恭厂周边区域发生的离奇爆炸事件。这场爆炸,在明朝的《明实录·熹宗实录》《酌中志》《帝京景物略》等中均有记载,《天变邸抄》中记载最为详细。由于灾难巨大,且起因不明,而且现象奇特,堪称古今未有之变故。

一、场景惨烈
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1626年5月30日上午10点左右),京城天色皎洁,忽然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然后有灰气凭空涌起,屋宇动荡起来,突然一声大震,刹那间天崩地塌,天昏地暗如黑夜,万间房屋夷为平地。


东起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范围全部化为齑粉,房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层层叠叠,秽气熏天,瓦砾满天落下,无从辨别街道和门户。其令人伤心的惨不忍睹之状,笔所难述。震声南到河西务,东到通州,北到密云、昌平,整个区域都有报告说发生了相同的变故。城中:即使房屋没有垮掉,无不震裂;没死的人,也是四处狂奔的情状,举国如狂。好像房屋全塌了,人都全逃走了。长安街一带,时从空中飞堕人头,或眉毛和鼻,或连一额,纷纷而下。大木飞至密云石驸马街,有五千斤,大石狮子飞出顺城门外。

遥望云气,有如乱丝的,有五色的,有如灵芝黑色的,冲天而起,好一阵子才散掉。合科道意火药局失火,缉拿奸细而报,伤甚多。

二、灾前异象
灾难发生前,已经出现很多的前兆,有的神就直接显现出来告诉人。

京师有鬼车鸟昼夜叫,有一个多月,其声甚哀,尤其奇异的是,它们聚集在观象台鸣叫。

四月二十七日午后,有云气像旗子,又像关公用的偃月刀(关刀),出现在东北角上,横展在天空,光彩最初是白色,后来变成红紫色,一段时间后才消失。

五月初一日,山东济南知府去城隍庙上香,到庙门时,忽然官吏及车马随从都昏迷了。有一个差役的妻子来看他昏迷的丈夫,看见她已死多年的前夫在看管着庙门。她的前夫说:庙里进去不得,天下城隍(城池的守护神)在此造册。

初三日,云气又出现在北方,形状像丝线编成的带子,颜色红赤。初四日,又见像如意的黑色云气。占卜者说:这些云气(包括四月二十七日)都是太白金星的盅尤旗的变幻,都是同一物。

初五夜,都城城隍庙中的道士听到殿中有喧嚷呼叫声,非常像大声叫出名字点名的声音。

初六日五鼓时,东城有一赤脚僧人沿街大呼:“快走!快走!”

初六日五鼓时,东城有一赤脚僧沿街大呼(示意图片:[清] 黄慎画作)
初六日五鼓时,东城有一赤脚僧沿街大呼(示意图片:[清] 黄慎画作)
王恭厂有一个小太监,初五日请了假到城外探望父母,初六日一早回厂,见厂被团团军马围住,听得里边说:来一个,捆一个。怀疑是禁卫军抓人,于是他飞奔回家。刚出城,就听到响声大震。

后宰门的火神庙栋宇高大辉煌,初六日早,守门内侍忽然听见音乐声,一番粗乐过后,又是一番细乐,如此重复三次。众内侍都惊觉奇怪,去找声音哪里来的,发现是出自庙中,刚推开殿门跳入,忽然看见有像红球一样的东西从殿中滚出,腾空而上,众人一起注视着,很快东城就震声大作。

哈哒门火神庙的庙祝(主管庙内香火事务的人),看见火神飒飒行动,就要下殿,急忙拈香跪告说:“火神老爷,外边天旱,切不可走动。”火神抬腿要出去,庙祝哀哭着抱住,正在推阻间,震声已经响起。张家湾也有个火神庙,已经有好多年关闭不开了,这一天门锁和钥匙都断了。

三、无法解释的现象
据《天变邸抄》记载,大爆炸猛发之时,天启帝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大殿震动,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卫扶着他。但行至建极殿旁,有木槛、鸳瓦自空中坠下,天启帝的贴身侍卫脑袋被砸裂,一命呜呼。乾清宫大殿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

《酌中志》记载,乾清宫大殿皇驾住的东暖阁,窗格扇震落二处,打伤内官二人。皇贵妃任娘娘所居之室器物陨落,任娘娘前一年所生的皇第三子朱慈炅(不满一岁),在这天受惊后死去。

明熹宗朱由校(图片:维基)
明熹宗朱由校(图片:维基)
绍兴一个周姓吏目(官名)的弟弟,因为特别贫穷,其兄获得升职后也想让弟弟找个公差做,到京才两日,从蔡市口买一蓝纱褶摇摆,途中遇到六人互相打招呼拜揖行礼,还没行完,头忽然飞去,那六人却都没有事。


承恩寺街,有个妇女坐着八抬大轿过来,震后只见轿子完全打坏在街心,妇女和轿夫等人都不见了。

圆宏寺街有个女子乘轿经过,一声响,轿顶被掀去,女人的衣饰全部没有了,赤身裸体在轿内,竟然安然无恙。

有个部官的家眷,因天黑地动,椅桌倾翻,妻妾都倒在地上,乱中互相碰撞,过了些时候天渐渐亮了起来,才看见都是蓬头赤脚,满脸泥,像病人。

有大殿做工的人,因这场震动而跌落下约二千人,全成了肉袋。

潘云翼的夫人,虽同丈夫来京已十年,但夫妻不相见,夫人独住后房一带,每天持斋诵佛。变起之时,夫人抱一铜佛跪于中庭,其房片瓦不动,而住在前房的十个妾都被压在重土之下。

粤西会馆路口,有启蒙老师带着来上学的童子三十二人,一声响之后,师徒全无踪迹。

草厂在东城,有巡更的警备人员看见一白胡子老人忽出忽入,知道是草场的土地神。

震崩后,所伤的男人及妇女,全都赤身露体,寸丝不挂,不知什么原因。震后有人报告说,有各种各样的衣服飘到了西山,挂于树梢。昌平州教场中衣服成堆,首饰银钱家用器皿无所不有。户部张凤达派长班(随身侍候官吏的仆人)去验证,果然如此。此等怪异之事,笔难尽述。

钦天监占语
钦天监占语说:“观察到五月初六日巳时地鸣,如霹雳之声从东北艮位上来,行至西南方,有云气障天,良久未散。占曰:‘地鸣者,天下起兵相攻,妇寺(指宦官)大乱。’又曰:‘地中汹汹有声,是谓凶象,其地有殃;地中有声混混,其邑必亡。’”魏忠贤说他妖言惑众,杖打一百,随后就死了。

第二年(1627年9月30日),21岁的明熹宗朱由校就驾崩了。

参考文献

[明] 佚名《天变邸抄》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61741



阅读次数: 56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