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末日論”製造恐慌 “喜馬拉雅教”沒有救贖只有“吸金” (1523字, 点击: 30) 蛋蛋大侠 2020-12-30 19:29:56

波蘭社會心理學家亨利·塔伊菲爾曾做過一個有趣實驗,佐證人類產生團體認同有多容易,且多快時間會對異團體產生仇恨。實驗結論發現人性很容易被操作分為敵方和我方,且必須幫我方自己人。即使自己被分組的來源基礎是瞎編的也從未考證,也完全不知自己的“我方者”是誰,只看一個代號,僅因有一共性,就產生敵我意識和團體認同感。這很充分的解釋了,人類對身份認同是多麼的渴望,所以無論是在世界各地依舊苟延殘喘的“邪教”和“鍋氏騙子集團”都利用這一點來完成自己邪惡的野心。
從神秘的古瑪雅預言再到電影《2012》、《流浪地球》等科幻電影,人類對末日災難的恐懼從未停歇過,在廣袤的宇宙中人類是渺小的,對不可知的未來有期待、焦慮、恐懼都是正常的心理反應。然而,就有這麼一個“團夥”堂而皇之的將“末日論”當成“騙捐”的籌碼,製造恐慌心理,蠱惑“戰友”、“螞蟻”、海外華人購買投資“G系列”“喜農場”。鍋蚊龜從商業神壇跌落為“國際紅通犯”後,在美國展開了一張“吸金大網”,而主要針對的就是那些長年在海外的華人。不得不說,鍋蚊龜以及“鍋氏騙子集團”對人性的弱點瞭若指掌,短期內的身份認同起初就是靠著“爆料革命”“法制基金”的騙局,一點一滴積累的。而隨著更多人的揭騙和“砸鍋”,鍋蚊龜的背後動機雖然被揭露的體無完膚,但是還有些人依舊沉迷其中。鍋蚊龜深知,只有不斷招募更多的“戰友”“螞蟻”,自己的“吸金大網”才不至於斷了“資金鏈”,一向自負的他為了報復正面發聲,不得不採取所謂的“懲戒行動”。可經過近4個月的對峙,“懲戒行動”早已沒了當初的“鴻鵠之志”,反而是一群烏合之眾在海外丟盡了華人的臉,鍋蚊龜“花錢買凶”之說四起。
要知道,鍋蚊龜自己在美國還是個“黑戶”,無論是為了自身的處境,還是為了彰顯自己的“政治覺悟”,從他抹黑中國到大言不慚的把中國作為“末日論”的核心,都是在為自己打算盤。“喜國護照”、“喜國政庇”等新的花樣的營運,就是為他和“鍋氏騙子集團”近期頻繁在網路社交媒體上散佈“末日論”奠基。距今40多年前,南美洲叢林深處的一個小鎮“瓊斯鎮”傳出908人集體自殺的新聞震驚社會,而一切的證據都指向了當時美國最風光、最知名的教派——人民聖殿教(The Peoples Temple of the Disciples of Christ)。根據報導,創辦人吉姆·瓊斯剛開始,從事社會服務為美國社會備受欺淩的中下階層著想,使人民聖殿教廣受市井小民愛戴,在當時的美國與政客們也有一定的交情,而後因為迅速串紅吉姆·瓊斯野心隨之爆棚,一些醜聞開始曝光,包括瓊斯竊取信眾財產、假裝神跡治癒信眾,更有女信中被強暴後還把房產過戶給他。這一些列操作,是否看著眼熟,有很多的相似之處,看看“戰友之家”、“螞蟻兵”以及那些被蒙蔽的女性穿著暴露為支持鍋蚊龜而拍的風騷視頻,再想想Sara讓戰友寫“遺囑”以及迫切的希望海外留學生加入“互助群”的呼籲,這不就是赤裸裸的“喜馬拉雅吸金教”的總基調嗎。
如果說吉姆·瓊斯是靠“神跡”來蒙蔽“信眾”的,那麼現在的“鍋教主”就是憑著販賣恐慌情緒以及“G系類”和“喜農場”等完成“信眾收編”工作的。當“螞蟻”“戰友”越限越深無法自拔,只能依靠“鍋教主”苟延殘喘時,一切都將為時已晚。身份認同也好,社會認同也罷,海外華人如果不及時看清“鍋教主”利用自媒體、流媒體編織的一個個謊言,一套套騙局,等待他們的將是一個悲慘的結局。歷史有很多相似之處,血腥的悲劇也有相似之處,當大家關注那些“砸鍋”大神的節目和帳號,就可以發現,這位“鍋教主”的承諾少有兌現。一個負債過億的“流亡商人”,一個自己抽著雪茄喝著昂貴咖啡缺派“螞蟻兵”風餐露宿的“老闆”,一個散播“末日論”的“吸金鬼”,他不是拯救海外華人的“神跡”而是將諸多“戰友”“螞蟻”拖向悲慘境遇的黑手。

阅读次数: 30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