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他帮中共打赢辽沈战役 在政治运动中被整30年 (2916字, 点击: 41) 2蔡平 2020-12-14 19:55:30


在中共的历史上,从建党的第一天起,中共就派特务渗透到国民党党政军几乎所有要害部门,搜集情报实施颠覆、破坏活动。以达到颠覆中华民国的目地。

而这些红色间谍他们不遗余力帮助中共搜集军事情报,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但是,1949年中共篡取政权后,这些中共特务几乎没有一个不挨中共整的,许多人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葛佩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早年投共 建立的情报站送出绝密情报

葛佩琦1911年生于今山东省平度市,1933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曾任北京大学学生会副主席,1938年加入中共,1939年后,多次接受中共指派,在河南、陕西、东北等地国民党军政机构中长期从事“特务”工作。

葛佩琦(图片:图书封面)
葛佩琦(图片:图书封面)
1942年,他遵照中共指示,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战地联络组组长”名义任少将参议,赴豫东日本统治区做情报工作。中共的另一个“特务”熊向晖(胡宗南的贴身秘书)多次通过他建立的情报站送出绝密情报,使胡宗南进攻延安的过程中屡战屡败。


1946年中国新年过后,中共西安情报站负责人赵耀斌派遣葛佩琦等4人打入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的司令部,任少将督察和东北通讯处长,将国民党东北全部驻军一览表等机密情报,交给单线联系人李年,再通过秘密电台源源不断送给毛泽东。葛佩琦提供的军事情报,对于中共打赢辽沈战役,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7年底,葛佩琦的联系人李年和中共组织关系的领导人赵耀斌先后被捕,下落不明,他从此断绝了同中共的组织联系。葛佩琦先是到沈阳想接上组织关系,即组织承认他是中共党员。接待人员问他有没有地下组织的介绍信,他说地下组织被破坏了,没有。接待人员回复说:没有介绍信,不能接组织关系。之后,葛佩琦辗转回到北京,到处找能证明他是中共党员的人。

1949年4月初,他在全国总工会碰见了分别近10年的入党介绍人刘子久。刘子久介绍他去中共中央华北局组织部。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对他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应该解决,并拿出信纸和信封,请他给能够证明他的组织关系的人写信。4月中旬,葛佩琦再去华北局组织部,得到的答复是,根据调查到的材料,只能证明他入过党,做过地下工作,但因找不到他的单线联系人赵耀斌,不能恢复他的党员身份。自此,1938年加入中共的葛佩琦,居然成了“党外人士”。

毛引蛇出洞 葛佩琦「双料反革命」被判无期

1957年毛泽东发动反右派运动之前,一再鼓励知识份子帮助中共整风,声称「知无不言,言不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当时,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先后三次邀请葛佩琦参加「党外人士座谈会」。葛佩琦自认为是中共党员,怎么能参加「党外人士座谈会」呢?一请,不去;二请,不去;三请,不得不去了。

反右运动、游行(图片:摄于1957年)
反右运动、游行(图片:摄于1957年)
他在发言说:「我不是作为党外人士参加这个会的,是作为1938年就已经入党的老党员来向党委反映意见的,我的党籍问题,不是搞不清楚,而是你们对流过血汗的人冷若冰霜,像现在这样的党群关系,如果还需要做地下工作,群众很难再保护我们,就会被敌人杀掉。」

1957年5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国人民大学继续举行座谈会,教师们从不同观点提出问题》的报导,葛佩琦的发言变成了「共产党可以看看,不要自高自大,不要不相信我们知识份子。搞得好,可以;搞得不好,群众可以打倒你们,杀共产党人,推翻你们。」

同年6月8日,毛泽东让《人民日报》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正式吹响了「反击右派猖狂进攻」的号角。于是,葛佩琦成了「最猖狂」的右派的代表,全国上下家喻户晓的第一个大右派。


在《人民日报》带动下,全国大小报刊迅速掀起大批大揭「葛佩琦要杀共产党人」的高潮,使他成了「人人共诛之」的头号反共人物,被「理所当然」划成了「极右份子」!

1957年人大教师整风座谈会上,葛佩琦发言,大意是,「不要脱离群众,不要看不起知识份子,党员干部不要生活特殊化……」 他的发言被说成是「反共」,由此掀起「揭批」葛佩琦的高潮,成为头号「反共」人物的葛佩琦,被划成「极右份子」,很快被抓捕。

经历66次审讯,1959年,葛佩琦以「历史反革命份子」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葛琦再三申诉都无人搭理。就像看守所一位女管理员告诉他的那样:“辩护,不辩护,都是一样;法院是听党的话的”。这真是经验之谈。

1959年6月29日,北京市中级法院还是以“犯反革命罪”判处葛佩琦无期徒刑。判决书指出:“查被告葛佩琦历充蒋匪要职,积极为敌特效劳。长期充当蒋匪特务,发展情报人员,并亲自搜集我军情报,报与敌特机关,参加镇压学生运动。”“(1949年后)对其主要历史罪行又长期隐瞒,拒不向政府坦白。人民政府未念旧恶,给其安置工作,在人民大学担任讲师的重要职位。”“但被告却相反,视人民对其宽大为可欺,死抱反动立场,坚决与人民为敌。乘党整风之际,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向党和政府展开全面进攻,竟然公然叫喊要杀共产党人,要推翻人民政府。”故本院根据中共《惩治反革命条例》的规定,以犯反革命罪,判处被告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双料反革命」被判无期(网络图片)
「双料反革命」被判无期(网络图片)
香港一家报纸对此评论说,葛佩琦作为共产党打入国民党要害部门的一名得力情报人员,是促使国民党在东北战场大溃败的一个局外人无从知晓的因素,国民党后来想惩治他而只能干瞪眼,想不到共产党自己却帮了国民党的这个大忙!

葛佩琦被整得妻离子散 身上「没有一个好零件」

1957年12月24日,葛佩琦在家中被捕,1959年6月29日,被判处无期徒刑。他的妻子朱秀玲副教授,从此病瘫在床,他的小女儿在托儿所两年没人接回家。他的大女儿高考成绩非常好,但没有一所大学录取,只好在家做家务。5个子女,老二是男孩读书,老三,老四送给了亲友,老五没有送出去。1964年,在葛佩琦坚持下,妻子同他离了婚,5个孩子全部改姓朱。

1975年12月,在服刑18年后,葛佩琦沾了中共出于某种政治考虑「特赦原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党政军特人员」的光,被以国民党少将身份特赦。几经周折后,于1976年3月下旬回到北京。住到了北京东大街96号大杂院里,这是女儿千辛万苦找到的一间八平方米的房子,以每月18元的生活费和28斤粮票维持生活。这时候,他已成了全身「没有一个好零件」、双目几近失明的65岁的老人。


1978年葛佩琦提出平反的申诉,1979年人民大学做出复查,认为葛佩琦「不属于错划,不予改正」。葛佩琦继续申诉,直到1986年,葛佩琦的「右派」帽子才摘掉。1992年,葛佩琦死于心脏病。

中共颠覆中华民国,不择手段;中共维持其极权统治,也是不择手段。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超限战”,超限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为了掩盖真相,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成为中共的一贯做法。中共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实在是太多了。前车之鉴,理当引以为戒。

责任编辑:楊述之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48750



阅读次数: 41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