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他经常谩骂羞辱别人 在一件事之后像换了个人 (1420字, 点击: 50) 2蔡平 2020-12-07 20:14:03


庄宅使的巡官王国良,在下级官员中以凶狠残暴出名。他依靠宦官的势力,经常把欺凌污辱人作为自己的本事。李复言的一个堂妹夫,名叫武全益,被罢免了献陵台令,他在城里租的房子,就是王国良管辖的。武全益家境贫困,每到交纳租金时,往往要超过规定的期限,不但不肯宽缓,还遭到王国良 的言辞羞辱。武家有客人来,首先告诉他王国良的情况,以免他们也被王国良言辞羞辱,武全益畏惧王国良如同畏惧毒蛇。

元和十二年的冬天,李复言住在武全益家,王国良五天来一次,骂的话不堪入耳,李复言每次都是捂住耳朵跑开。不知为什么,王国良忽然有二十天没来。有一天,听到外面有缓慢温和的敲门声,叫人去问,来人缓慢地说:“我是王国良啊。”武全益一家人害怕他狠毒肮脏话,迎出去准备祈请他再宽限些日子。当看到眼前的瘦弱的王国良时让人感到大吃一惊。国良说:“我上次从你们这儿回去,就染上重病,在床上躺了七天,便死了。死过去七天,又活了。阴间的官吏因为我没有礼数,打了我一顿,现在被杖打的伤痕还在,所以很长时间不能来。”

阴间的官吏因为我没有礼数,打了我一顿,现在被杖打的伤痕还在(示意图片:清代绘画)
阴间的官吏因为我没有礼数,打了我一顿,现在被杖打的伤痕还在(示意图片:清代绘画)
李复言叫他坐下,请他谈谈事情的经过。国良说:“我的病情已经很严重的时候,忽然来了几个强壮的汉子,捋起衣袖,露出臂膀,就从床上把我拉了起来,然后用布袋套住我的头,拉着我走了不知道多少里路,也不知道到了哪里。突然,他们把套在我头上的布袋拿了下来,才知道这里是官府的门口,大门上写着“太山府君院'几个字,我气还没喘过来,就被揪进大厅前。一位穿着红袍的官员,当衙而坐,对办案的小吏说:“虽然这个人罪孽重,该打入地狱,但是他的阳寿就算还有一天,也是不能抓捕的。快去检阅簿籍。”那小吏走进西廊,一会儿来报告:‘王国良从今天以后,还有阳寿十年。’判官下令把我拉出去放回家。


我已经被拉出门,判官又发怒道:‘拉回来!这个人说话狠毒肮脏,触犯得罪平民百姓,如果不狠很惩罚他,拿什么来警告他!’于是我被按倒在地,打了二十大板后被拽起来,我痛的昏迷了很久。判官又把厅前池子中的水,给我了一杯,说:‘喝下这杯水,你就不会忘记今天的事了。替我转告阳世的人,要他们说话谨慎,当心口过,口舌招来过错,就像挂在罗网上一样。一句话说错了,用四匹马拉的车也追不回来。’我爬着回家,爬了好几天几夜才到家。一进家门,便摔倒了,我从此忽然醒悟了。这时家里的人正流着泪等着,准备装殓。我问他们,我昏死过去有多长时间,他们说我身体已经冷了七天,只是胸口似乎有点暖气,不忍心马上装殓。现在我起床五六天了,被打的创伤还在,仍然很疼痛。”他脱下衣服让人看,满背脊乌青,像是要烂的样子,乌青块的四周微紫,向外扩散。

他又说:“我从小凶暴顽劣,分不清善恶,说话狂妄悖理,罪孽积下很多,从此受到警告,不敢再发怒骂人了。凡是住户如果有钱,希望按期交纳,不要让我在上司面前为难。”说完便起身走了。

从此,王国良每次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第二年的九月,突然听说他死了。从他被判官打板子算起,刚满十个月。莫非阴间的十年,相当于人间的十个月吗?

事据《玄怪录》 卷三

责任编辑:楊述之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43407



阅读次数: 50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