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车迟国王好道灭僧 众僧梦中受谁点化等大圣? (7725字, 点击: 69) 2蔡平 2020-11-24 20:11:09


上回书说道,唐三藏幸亏龙子降妖,黑水河神开路,师徒们过了黑水河,找大路一直西来。真个是迎风冒雪,戴月披星。行了多时,又值早春天气。

这天师徒们在路上,缓马而行,忽听得一声吆喝,好似万人呐喊之声。唐三藏心中害怕,兜住马不能前进,急回头道:“悟空,是哪里这等响振?”八戒道:“好似地裂山崩。”沙僧道:“也如雷声霹雳。”三藏道:“还是人喊马嘶。”孙行者道:“你们都不要猜,且住,待老孙看是何如。”


行者将身一纵,起在空中,睁眼观看,远见一座城池。又近觑,倒也不见甚么凶气。行者暗自沉吟道:“好去处,如何有响声振耳?那城中又无旌旗戈戟,又不是炮声响振,何以若人马喧哗?”正疑间,只见那城门外,有一块沙滩空地,有许多和尚,在那里拽车儿哩。原来是一齐着力打号,齐喊“大力王菩萨”。

行者按下云头来看处,呀!那车子装的都是砖瓦、木植、土坯之类。滩头上坡最高,又有一道狭窄小路,两座大关。关下之路都是直立壁陡之崖,那车儿怎么拽得上去?虽是天色和暖,那些人却衣衫蓝缕,看此像十分窘迫。行者心疑道:“想是修盖寺院,这些和尚亲自修建。”正自猜疑未定,只见那城门里摇摇摆摆,走出两个少年道士来。

那些和尚见道士来,一个个心惊胆战,加倍使力,很苦的拽那车子。行者就晓得了:“咦!想必这和尚们怕那道士;不然啊,怎么这等用力拽扯?我曾听得人言,西方路上有个敬道灭僧之处,断乎此间是也。”

大圣按落云头,去郡城脚下,摇身一变,变做个游方的云水全真,左臂上挂着一个篮儿,手敲着渔鼓,口唱着道词,近城门,迎着两个道士,当面躬身道:“道长,贫道起手。”那道士还礼道:“先生哪里来的?”行者道:“我弟子云游于海角,浪荡在天涯。今朝来此处,欲募善人家。动问二位道长:这城中那条街上好道?那个巷里好贤?我贫道好去化些斋吃。”

那道士笑道: “你是远方来的,不知我这城中之事。我这城中,且休说文武官员好道,富民长者爱贤,大男小女见我等拜请奉斋,这般都不须挂齿,头一等就是万岁君王好道爱贤。”

孙行者变个小道士向城里来的道士问话(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 》插图)
孙行者变个小道士向城里来的道士问话(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 》插图)
行者道:“我贫道一则年幼,二则是远方乍来,实是不知。烦二位道长将这里地名,君王好道爱贤之事,细说一遍,足见同道之情。”道士说:“此城名唤车迟国。宝殿上君王与我们有亲。”行者闻言,笑道:“想是道士做了皇帝?”他道:“不是。只因这二十年前,民遭亢旱,天无点雨,地绝谷苗,不论君臣黎庶,大小人家,家家沐浴焚香,户户拜天求雨。正都在倒悬挨命之处,忽然天降下三个仙长来,俯救生灵。”

行者问道:“是哪三个仙长?”道士说:“便是我家师父。”行者道:“尊师甚号?”道士云:“我大师父号做虎力大仙,二师父鹿力大仙,三师父羊力大仙。”行者问:“三位尊师有多少法力?”道士云:“我那师父呼风唤雨,只在翻掌之间;指水为油,点石成金,却如转身之易。所以有这般法力,能夺天地之造化,换星斗之玄微,君臣相敬,与我们结为亲也。”

行者道:“这皇帝十分造化。老师父有这般手段,结了亲,其实不亏他。噫!不知我贫道可有星星缘法,得见那老师父一面哩?”道士笑曰:“你要见我师父,有何难处?我师父好道爱贤,只听见说个‘道’字,就接出大门,若是我两个引进你,乃吹灰之力。”


行者深深的唱个大喏道:“多承举荐,就此进去罢。”道士说:“且少待片时,你在这里坐下,等我两个把公事干了来,和你进去。”行者道:“出家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有甚公事?”道士用手指着那沙滩上僧人:“他们做的是我家的活,恐他躲懒,我们去点他一卯就来。”行者笑道:“道长差了,僧道之辈都是出家人,为何他替我们做活,伏我们点卯?”

道士云:“你不知道。因当年求雨之时,僧人们拜佛,那和尚不中用,求不得雨来。后来我师父一到,唤雨呼风,得大雨除旱。皇帝说那和尚无用,拆了他的山门,毁了他的佛像,追了他的度牒,不放他回乡,御赐与我们家做活,就当小厮一般。我家里烧火的是他,扫地的也是他,顶门的也是他。因为后边还有住房,未曾完备,著这和尚来拽砖瓦,拖木植,起盖房宇。只恐他贪顽躲懒,不肯拽车,所以着我两个去查点查点。”

众神保护 只等那齐天大圣来救难
行者闻言,对道士说自己是来寻亲的,看这些人里有没有自己的叔父。道士云:“这般却是容易。我两个且坐下,即烦你去沙滩上查一查,只点有五百名数目便罢,看内中哪个是你令叔。果若有呀,我们看道中情分,放他去了,却与你进城好么?”

行者顶谢不尽,长揖一声,别了道士,敲着渔鼓,径往沙滩之上。那和尚一齐跪下磕头道:“爷爷,我等不曾躲懒,五百名半个不少,都在此扯车哩。”行者看见,暗笑道:“这些和尚被道士打怕了,见我这假道士就这般悚惧。”行者又摇手道:“不要跪,休怕。我不是监工的,我来此是寻亲的。”众僧们听说认亲,就把他圈围上来,一个个出头露面,巴不得要认出去。

行者看了一会,呵呵笑将起来。众僧道:“老爷不认亲,如何发笑?”行者道:“我笑你们这些和尚全不长俊。你们这些和尚出了家。怎的不遵三宝,不敬佛法,不去看经拜忏,却怎么给道士作奴婢使唤?”众僧道:“老爷,你来羞我们哩。你老人家想是个外边来的,不知这里利害。”行者道:“我果是外方来的,不知你这里有甚利害。”

众僧滴泪道:“我们这一国君王偏心无道,只喜的是老爷等辈,恼的是我们佛子。”行者道:“为何来?”众僧道:“只因呼风唤雨,三个仙长来此处灭了我等,哄信君王,把我们寺拆了,度牒追了,不放归乡,亦不许补役当差,赐与那仙长家使用,苦楚难当。但有个游方道者至此,即请拜王领赏;若是和尚来,不分远近,就拿来与仙长家佣工。”

行者道:“想必那道士还有甚么巧法术,诱了君王;若只是呼风唤雨,也都是傍门小法术耳,安能动得君心?”众僧道:“他会抟砂炼汞、打坐存神、指水为油、点石成金;如今兴盖三清观宇,祈君王万年不老:所以就把君心惑动了。”


行者道:“原来这般。你们都走了便罢。”众僧道:“老爷,走不脱。那仙长奏准君王,把我们画了影身图,四下里长川张挂。他这车迟国地界也宽,各府州县乡村店集之方,都有一张和尚图,上面是御笔亲题。若有官职的,拿得一个和尚,高升三级;无官职的,拿得一个和尚,就赏白银五十两:所以走不脱。且莫说是和尚,就是剪鬃、秃子、毛稀的,都也难逃。四下里快手又多,缉事的又广,凭你怎么也是难脱。我们没奈何,只得在此苦挨。”

行者道:“既然如此,你们死了便罢。”众僧道:“老爷,有死的。到处捉来与本处和尚,也共有二千馀众。到此熬不得苦楚,受不得爊煎,忍不得寒冷,死了有六七百,自尽了有七八百。只有我们这五百个不得死。”行者道:“怎么不得死?”

众僧向行者诉苦(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众僧向行者诉苦(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众僧道:“悬梁绳断,刀刎不疼;投河的飘起不沉,服药的身安不损。”行者道:“你却造化,天赐汝等长寿哩。”众僧道:“老爷呀,你少了一个字儿,是‘长受罪’哩。我等日食三餐,乃是糙米熬得稀粥。到晚就在沙滩上冒露安身。才合眼,就有神人拥护。”行者道:“想是累苦了,见鬼么?”众僧道:“不是鬼,乃是六丁六甲、护教伽蓝。一至夜,就来保护。如有要死的,就保着,不教他死。”行者道:“这些神却也没理。只该教你们早死早生天,却来保护怎么?”

众僧道:“天神在梦寐中劝解我们,叫不要寻死,且苦挨着,等那东土大唐圣僧往西天取经的。他手下有个徒弟,乃齐天大圣,神通广大,专秉忠良之心,与人间报不平之事,济困扶危,恤孤念寡。只等他来显神通,灭了道士,还敬你们沙门禅教哩。”行者闻得此言,心中笑道:“莫说老孙无手段,预先神圣早传名。”这五百和尚是天神保护的。

行者急抽身,敲着渔鼓,别了众僧,径来城门口,见了道士。那道士道:“先生,哪一位是令亲?”行者道:“五百个都与我有亲。”两个道士笑道:“你怎么有这许多亲?”行者道:“你若肯把这五百人都放了,我便与你进去;不放,我不去了。”道士说:“不能放!”行者连问三声,道士还说:“不能放!”行者把耳朵里铁棒取出,迎风捻了一捻,就碗来粗细,幌了一幌,照道士脸上一刮。可怜就打得头破血流身倒地,皮开颈折脑浆倾。

那滩上僧人远远望见他打杀了两个道士,丢了车儿,跑将上来道:“不好了,不好了,打杀皇亲了。”行者道:“哪个是皇亲?”众僧把他围了,道:“他师父上殿不参王,下殿不辞主,朝廷常称做‘国师兄长先生’。你怎么到这里闯祸?他徒弟出来监工,与你无干,你怎么把他打死?那仙长不说是你打杀,只说是来此监工,我们害了他性命,我等怎了?”


行者笑道:“列位休嚷。我不是云水全真,我是来救你们的。”众僧道:“你打杀人,害了我们,添了祸,如何是救我们的?”行者道:“我是大唐圣僧徒弟孙悟空行者,特来此救你们性命。”众僧道:“不是,不是,那老爷我们认得他。”行者道:“又不曾会他,如何认得?”众僧道:“我们梦中尝见一个老者,自言太白金星,常教诲我等,说那孙行者的模样,叫莫错认了。”行者道:“他和你怎么说来?”众僧道:“他说那大圣:

磕额金睛晃亮,圆头毛脸无腮。咨牙尖嘴性情乖。貌比雷公古怪。

惯使金箍铁棒,曾将天阙攻开。如今皈正保僧来。专救人间灾害。”

行者闻言,喜道:“替老孙传名!把我的原身都说与这伙凡人。”忽失声道:“列位诚然认我不是孙行者,我是孙行者的门人,那不是孙行者来了?”用手向东一指,哄得众僧回头,他却现了本相。众僧们方才认得,一个个倒身下拜道:“爷爷,我等凡胎肉眼,不知是爷爷显化。望爷爷与我们雪恨消灾,早进城降邪从正也。”行者道:“你们且跟我来。”众僧紧随左右。

那大圣径至沙滩上,使个神通,将车儿拽过两关,穿过夹脊,提起来,摔得粉碎。把那些砖瓦、木植,尽抛下坡底。叫众僧:“散,莫在我手脚边。等我明日见这皇帝,灭那道士。”众僧道:“爷爷呀!我等不敢远走,但恐被官人拿住解来,却又吃打发赎,反又生灾。”行者道:“既如此,我与你个护身法儿。”好大圣,把毫毛拔了一把,嚼得粉碎,每一个和尚给他一截。都教他:“捻在无名指甲里,捻着拳头,只情走路。无人敢拿你便罢;若有人拿你,攒紧了拳头,叫一声齐天大圣,我就来护你。”

众僧道:“爷爷,倘若去得远了,看不见你,叫你不应,怎么是好?”行者道:“你只管放心,就是万里之遥,可保全无事。”众僧有胆量大的,捻着拳头,悄悄的叫声:“齐天大圣!”只见一个雷公站在面前,手执铁棒,就是千军万马,也不能近身。此时有百十众齐叫,足有百十个大圣护持。众僧叩头道:“爷爷,果然灵显。”行者又吩咐:“叫声‘寂’字,还你收了。”真个是叫声“寂”,依然还是毫毛在那指甲缝里。众和尚却才欢喜逃生,一齐而散。行者道:“不可十分远遁,听我城中消息,但有招僧榜出,就进城还我毫毛也。”五百个和尚东的东,西的西,四散不题。 此乃“搬运车迟三十三难”。

却说那唐僧在路傍等不得行者回话,叫猪八戒引马投西,遇着些僧人奔走。将近城边,见行者还与十数个未散的和尚在那里。三藏勒马道:“悟空,你怎么来打听个响声,许久不回?”行者引了十数个和尚,对唐僧马前施礼,将上项事说了一遍。三藏大惊道:“这般啊,我们怎了?”那十数个和尚道:“老爷放心,孙大圣爷爷乃天神降的,神通广大,定保老爷无虞。我等是这城里敕建智渊寺内僧人。因这寺是先王太祖御造的,现有先王太祖神像在内,未曾拆毁。城中寺院,大小尽皆拆了。我等请老爷赶早进城,到我荒山安下,待明日早朝,孙大圣必有处置。”行者道:“汝等说得是,也罢,趁早进城去来。”

唐僧师徒来到智渊寺(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唐僧师徒来到智渊寺(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那长老下马,行到城门之下。此时已太阳西坠。过吊桥,进了三层门里,来到山门前。见那门上高悬着一面金字大匾,乃“敕建智渊寺”。众僧推开门,穿过金刚殿,把正殿门开了。唐僧取袈裟披起,拜毕金身,方入。


寺中老和尚走出来,看见行者,就拜道:“爷爷,你来了?”行者道:“你认得我是哪个爷爷,就这等呼拜?”那老和尚道:“我认得你是齐天大圣孙爷爷。我们夜夜梦中见你。太白金星常常来托梦,说道只等你来,我们才得性命。今日果见尊颜与梦中无异。爷爷呀!喜得早来;再迟一两日,我等俱做鬼矣。”这和尚们终于等到了救星。行者笑道:“请起,请起。明日就有分晓。”众僧安排斋饭,他师徒们吃了。打扫干净方丈,安寝一宿。

二更时候,孙大圣睡不着,听得哪里吹打。悄悄的爬起来,穿了衣服,跳在空中观看,原来是正南上灯烛荧煌。低下云头仔细再看,却是三清观道士念经哩。

殿门前挂一联黄绫织锦的对句,绣着二十二个大字云:“雨顺风调,愿祝天尊无量法;河清海晏,祈求万岁有馀年。”行者见三个老道士披了法衣,想是那虎力、鹿力、羊力大仙。下面有七八百个散众司鼓司钟、侍香表白,尽都侍立两边。行者暗自喜道:“我欲下去与他混一混,奈何单丝不线,孤掌难鸣。且回去叫八戒、沙僧,一同来耍耍。”

按落祥云,径至方丈中。八戒与沙僧通脚睡着。行者先叫悟净,沙和尚醒来道:“哥哥,你还不曾睡哩?”行者道:“你且起来,我和你受用些来。”行者道:“这城里果有一座三清观,观里道士们修蘸,三清殿上有许多供养:馒头足有斗大,烧果有五六十斤一个,衬饭无数,果品新鲜。和你受用去来。”那猪八戒睡梦里听见说吃好东西,就醒了,道:“哥哥,就不带挈我些?”行者道:“兄弟,你要吃东西,不要大呼小叫,惊醒了师父,都跟我去。”

车迟国猴王显圣法
他们套上衣服,悄悄的走出门前,随行者踏了云头,跳将起去,到那三清殿上。好大圣,捻着诀,念个咒语,往巽地上吸一口气,呼的吹去,便是一阵狂风,径直卷进,把他些花瓶、烛台,四壁上悬挂的功德,一齐刮倒,遂而灯火无光。 众道士心惊胆战。虎力大仙道:“徒弟们且散。今晚各人归寝,明朝早起,多念几卷经文补数。”众道士退回。

行者与沙僧和八戒弄神通进入三清殿上坐下,八戒就抢大馒头吃。三人尽情受用。先吃了大馒头,后吃簇盘、衬饭、点心、拖炉、饼锭、油煠、蒸酥,任情吃起。孙行者不大吃烟火食,只吃些果子,陪他两个。那一顿如流星赶月,风卷残云,吃得罄尽。然后把那些道士戏耍一番 ,驾着云光,径转智渊寺方丈。不敢惊动师父,三人又复睡下。

行者戏弄三个妖道(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 》插图)
行者戏弄三个妖道(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 》插图)
到了次早。那国王设朝,聚集两班文武、四百朝官,但见绛纱灯火光明,宝鼎香云靉靆。

此时唐三藏醒来,叫:“徒弟,徒弟,伏侍我倒换关文去来。”行者与沙僧、八戒急起身,穿了衣服,侍立左右道:“上告师父。这国君信着那些道士,兴道灭僧,恐言语差错,不肯倒换关文,我等护持师父,都进朝去也。”


唐僧大喜,披了锦襴袈裟。行者带了通关文牒,叫悟净捧着钵盂,悟能拿了锡杖;将行囊、马匹,交与智渊寺僧看守。径到五凤楼前,对黄门官作礼,报了姓名,言是东土大唐取经的和尚来此倒换关文,烦为转奏。那阁门大使进朝俯伏金阶,奏曰:“外面有四个和尚,说是东土大唐取经的,欲来倒换关文,现在五凤楼前候旨。”国王闻奏道:“这和尚没处寻死,却来这里寻死。那巡捕官员,怎么不拿他解来?”傍边闪过当驾的太师启奏道:“东土大唐,乃南赡部洲,号曰中华大国。到此有万里之遥,路多妖怪。这和尚一定有些法力,方敢西来。望陛下看中华之远僧,且召来验牒放行,庶不失善缘之意。”国王准奏,把唐僧等宣至金銮殿下。师徒们排列阶前,捧关文递与国王。

国王展开方看,又见黄门官来奏:“三位国师来也。”慌得国王收了关文,急下龙座,让近侍的设了绣墩,躬身迎接。三藏等回头观看,见那大仙摇摇摆摆,往里直进。两班官控背躬身,不敢仰视。他上了金銮殿,对国王径不行礼。那国王道:“国师,朕未曾奉请,今日如何肯降?”老道士云:“有一事奉告,故来也。那四个和尚是哪国来的?”国王道:“是东土大唐差去西天取经的,来此倒换关文。”那三道士鼓掌大笑道:“我说他走了,原来还在这里。”国王惊道:“国师有何话说?他才来报了姓名,正欲拿送国师使用,怎奈当驾太师所奏有理,朕因看远来之意,不灭中华善缘,方才召入验牒,不期国师有此问。想是他冒犯尊颜,有得罪处也?”

道士云:“陛下不知。他昨日来的,在东门外打杀了我两个徒弟,放了五百个囚僧,捽碎车辆;夜间闯进观来,把三清圣像毁坏,偷吃了御赐供养。我等被他蒙蔽了,只道是天尊下降,求些圣水金丹,进与陛下,指望延寿长生;不期他遗些小便,哄瞒我等。我等各喝了一口,尝出滋味,正欲下手擒拿,他却走了。今日还在此间,正所谓‘冤家路窄’也。”那国王闻言发怒,欲诛四众。

孙大圣开言,厉声高叫道:“陛下暂息雷霆之怒,容僧等启奏。”国王道:“你冲撞了国师,国师之言,岂有差谬?”行者道:“他说我昨日到城外打杀他两个徒弟,是谁指证? 他又说我捽碎车辆,放了囚僧,此事亦无见证。他说我毁了三清,闹了观宇,这又是栽害我也。”国王道:“怎见栽害?”行者道:“我僧乃东土之人,乍来此处,街道尚且不通,如何夜里就知他观中之事?既遗下小便,就该当时捉住,却这时坐名害人。天下假名托姓的无限,怎么就说是我?望陛下回嗔详察。”那国王被行者说了一遍,他就决断不定。

正疑惑之间,又见黄门官来奏:“陛下,门外有许多乡老听宣。”国王道:“有何事干?”即命宣来。宣至殿前,有三四十名乡老,朝上磕头道:“万岁,今年一春无雨,但恐夏月干荒,特来启奏,请国师爷爷祈一场甘雨,普济黎民。”国王道:“乡老且退,就有雨来也。”乡老谢恩而出。

这是神佛暗中安排事由,为悟空除魔有因由也。邪魔害人总不能长久,上天神佛终有除恶归正之时候,人间也是一样,邪恶可能得逞一时,或长或短,最终还是正义战胜邪恶,好人终有坚持善良,得到救护的那一天。

国王道:“唐朝僧众,朕敬道灭僧为何?只为当年求雨,我朝僧人未尝求得一点;幸天降国师,拯援涂炭。你今远来,冒犯国师,本当即时问罪,姑且恕你,敢与我国师赌胜求雨么?若祈得一场甘雨,济度万民,朕即饶你罪名,倒换关文,放你西去,若赌不过,无雨,就将汝等推赴杀场,典刑示众。”行者笑道:“小和尚也晓得些儿求祷。”

国王见说,即命打扫坛场。一边叫:“摆驾,寡人亲上五凤楼观看。”当时多官摆驾,须臾,上楼坐了。唐三藏随着行者、沙僧、八戒,侍立楼下。那三道士陪国王坐在楼上。少时间,一官员飞马来报:“坛场诸色皆备,请国师爷爷登坛。”

毕竟这一场赌胜求雨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文章请点击【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19716



阅读次数: 69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