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纪晓岚父亲暂代管一个生怪病随侍 见证「天道好还 恶有恶报」 (1275字, 点击: 27) 2蔡平 2020-08-20 23:04:57


“长随”朱文
凡是州官、县官的长随(随侍在官吏身边的仆从),姓名籍贯都没有一定,大概是预防着用奸贪赃一旦败露,使人没有踪迹可以追捕吧。

先父姚安公就曾见过房师石窗陈先生的一名长随,自称是山东人,名叫朱文。后来又在高淳县令梁润堂先生家再见到他,这回又自称是河南人名叫李定了。梁先生对他非常信任,很多事情都很倚赖他。临近启程赴任时,这个长随却忽然得了怪病。于是就把他委托于姚安公,暂时留住在姚安公家,说好等病好了再去找梁先生。


这个病很怪。从他的两个脚趾开始,一寸一寸的沿着身体往上溃烂,一直烂到胸膈, 烂穿了才死去。他死后, 翻检他的行囊,有一本小册子,上面写满了蝇头小字,记录了他所跟随过的十七位官员,每个官员名下都分条目记录了各自的隐秘,详细的记载了时间、地点、参与人物、旁观人物等,以及往来书札,审判文书,一一抄录。

他的同行中有知道他的说:「这个人已经挟制过好几个官员了。他的妻子就是某官员的侍女,他们是偷了主人的东西私奔逃出来的。临跑之前在桌子上给这个官员留了一封信,这个官员竟然就没敢追捕他们。如今得了这种病而死,难道不是天道好还,善恶报应吗?」

霍文易说:「这种人投奔官员门下,本来就是为了营私舞弊而来。就比如养鹰,要养鹰就不能因为鹰吃食而责怪鹰,关键在于主人要善于驾驭鹰。如果就因为喜欢他们机灵快捷而加以信任,用作心腹耳目,到头来都必定是倒拿刀枪,授人以柄。这个长随不值得责备,我要责备的是那十七位官员。 」

姚安公则说:「我觉得霍易书先生这话还是没有说到根本上。 假如这十七位官员,谁都没有见不得人的事可以记录,那么这个人就是天天都拿着笔不放手,那又能怎么样呢?」

这话说的好啊!

恃才傲物者戒
竹吟和朱青雷同游长椿寺,在卖书画的地方,看见一卷大字条幅,

写的是:「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窗纱。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落款是山谷道人。

正要分辨一下真伪,旁边一个要饭的斜视着条幅微笑说:「黄庭坚( 鲁直) 竟然会写杨诚斋的诗,真是奇闻啊。」

《花气熏人帖》(图片:〔宋〕黄庭坚,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花气熏人帖》(图片:〔宋〕黄庭坚,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说完甩手就走了。

青雷惊讶的说:「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怎么会要饭呢!」

竹吟叹息说:「能说出这样的话,又怎么能不要饭呢?」

我认为竹吟说的是愤激之谈,所谓名士习气吧。许多聪明才俊,往往恃才傲物,长久下去行为变得悖谬常理,使人不敢接近,不愿相与,如此下去也会去要饭;也有的有才而没有品德,时间长了行为低下, 恶名昭著,使人不屑挂齿, 不愿理睬。这种人也要成为乞丐的。这类人哪里配做《感士不遇赋》呢!

这篇赋是陶渊明有感于士不遇时而作,主旨是说正直之士不见容于世,只能归耕退隐以洁身自好。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11352



阅读次数: 2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0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