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大司农以使者身份见到的西王母模样 竟不是其真形 为何? (3545字, 点击: 35) 2蔡平 2020-08-14 22:30:03


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上次讲到大司农请求王母治理水患不得,心中怏怏。西王母要青鸟使者带领大司农游览一番。

大司农起身与王母告辞,然后随着青鸟出去。只见大殿之旁就有一座用玉造成的楼,接着又是一座台。青鸟引着大司农登台一望,只见那大殿崇高宏大,非言语可以形容。殿的左右两旁及后面,参差高下,有些在树林中藏着,隐隐约约露出一点,都是金玉造成的房屋。

青鸟道:“此地共有十二座玉楼,九重金台,其余苑囿宫殿,不计其数。”又指着右面极远的方向对大司农说道:“那边那株大树,就是蟠桃树。”

大司农一看,只见那树密密层层不知道有多少大。起初以为是森林,并没留意,经青鸟说了,仔细再看,树中隐约似有无数红点,想来就是桃子了。便问道:“黄中李在何处?”

青鸟道:“在后花园。因为敝主人非常爱惜,所以寻常人不能进去。”

两人在台上望了一会,只见四面来往的人甚多,男女都有,女子个个美丽,男子亦秀雅不凡。大司农问了,才知道都是些侍女、从人之类。忽见一个侍女手中捧着一个玉盘,盘中盛着—个大李子,上台来说道:“敝主人派某敬献大唐使者尝尝。”

大司农慌忙拜谢,将李子接了过来,又对侍女说声“费心”,又托她代向西王母处道谢。

侍女去了,才看那李子,只见上面果然有天然的“黄中”二字。青鸟道:“刚才来的侍女名叫田四妃。适才贵使者说起黄中李,想来敝主人知道了,所以叫她送来的。”

大司农道:“刚才说话之时,四面别无他人,何以贵主人会知道?”青鸟笑道:“不但在此地谈话敝主人能知道,就使几万里以外,敝主人亦能知道。不然,何以贵使者将来,敝主人已先叫某等迎接呢?不但某和贵使者谈话敝主人能知道,就是常人心中一转念,敝主人亦能知道,这个真叫作‘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呢。”

大司农听了,尤其骇然,然而有点不信,以为是偶然的,手中拿着黄中李就要下台。青鸟道:“敝主人敬献之李,何不尝尝呢?”

大司农道:“本想就尝,不过这种仙果是不可多得之物。某家有老母,想留着孝敬老母,所以就不尝了。”

下得台来,行不几步,只见又有一个侍女走来说道:“敝主人请大唐使者吃了这李子吧,太夫人的将来另外再奉赠可也。”

大司农听了,才知道青鸟的话是真的,慌忙应道:“是,是。”那侍女去了,就将黄中李吃了,果然味美非常,便问青鸟道:“刚才这侍女是淮?”

青鸟道:“她叫郭密香。”

于是两人走出了琼华阙,就看见一种异鸟,其状如蜂,大如鸳鸯。据青鸟说,这鸟名叫“钦原”,是非常毒的,螫鸟兽则鸟兽死,螫树则树枯,所以不可去惹它。

大司农道:“不害人吗?”

道:“不惹它不害人。”大司农想到凉风山脚下去望望,青鸟道:“可以。”于是同走至凉风山下。

只见有一个怪兽,其大如虎,有九个人头,朝着东,立在那山边。

大司农见一怪兽,其大如虎,有九个人头(示意图片: 出自日本江户时代《怪奇鸟兽图卷》)
大司农见一怪兽,其大如虎,有九个人头(示意图片: 出自日本江户时代《怪奇鸟兽图卷》)
青鸟道:“这个叫开明之神,是替天帝守门的。凉风山上的城墙是用黄金积成,所以名叫金墉城,周围千里,共有九门,都是归开明神守的。”大司农各处望了一会,时已不早,遂回客馆。

到得次日一早,又由青鸟引导,到琼华阙里那个大殿上。

这时西王母还未出来,大司农趁此四面一望,只见当中上面一块匾额,大书“光碧堂”三字,一切陈设非金即翠,极尽华丽,所有物件大半连名字都叫不上来。青鸟道:“这座殿就是前此所说的倾宫,贵使者看还大吗?”

大司农道:“大极,大极,人间断乎没有的。”

正在说时,忽见殿后面有无数的绝世美女拥着一位慈善和蔼、丰姿美秀的中年妇人走出来。大司农刚想回避,青鸟又过来对他说道:“敝主人请见。”

大司农弄得莫名其妙。见礼之后,称她是王母又不好,不称她王母又不好,正在为难,倒是王母先说道:“尊使不要生疑,说我的形状换过了。要知道今日这个相貌是我的真形,昨日所见的相貌不是我的真形。我昨日为什么不以真形见尊使呢?这其间有个原故。因为我是个天上的刑官,居在西方,禀着秋气,我的职司是管人世间灾疠的事情和五刑残杀种种的事情。西方属白虎,所以我的章服是白虎形,就和人世间官员所着的貂蝉豸冠一样。这次尊使奉帝命而来,为百姓请命,是公事,不是私事,在官则言官,所以我不能不穿了章服相见。至于今朝,我们大家聚聚谈谈,纯系私交,用不着穿章服,所以不妨以真形貌相见了。”

大司农听了这番话,方才恍然明白,暗想:“我此番来,看见了许多怪类,如大鵹等,如昨日所见开明神等,大半都是禽形兽状,或者亦是章服,亦未可知。”当下诺诺连声,并无话可说。

西王母又指着随同出来的一大批女子向大司农介绍道:“这许多都是我的女儿。”指着立在最前面的一个说道:“这是三小女玉巵娘。”

又指着一个说道:“这是最小的小女婉罗。”又指着一个说道:“这是第二十三个小女瑶姬。”

西王母尽管一个一个的指着介绍,但是大司农实在记不得,认不清,只能个个躬身行礼而已。

过了些时,只听得半空中鸾鸣鹤唳之声,原来是众神仙纷纷而来了。有的骑鸾,有的乘凤,有的跨鹤,有的骖龙,有的坐云车,有的驾白鹿,有的御清气,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无所不有,光碧堂上顿时热闹非常。

这时大司农却窘了,一个都不认识,只好站在一旁,静静观望。然而那些神仙却个个认识大司农,都过来和他攀谈。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女仙倡议说:“此地不得风景,不如到瑶池去。”

西王母道:“我是预备在那边宴会的,现在且在此地再坐一坐,还有几个客没有到呢,等到齐之后,一同去吧。”

说时,早有无数侍女每人拿着一个玉盘,分敬众客,一个人一盘。大司农接到了,只见盘中盛着血红的流汁,不知什么东西。西王母过来说道:“贵客光降,无物奉敬,这是此地山上的土货,名叫朱露,不要见笑,尝尝吧。”大司农饮了,觉得其甘如饴,香美非常。 

等到又来了许多神仙,于是大家一同到瑶池去。大司农看那瑶池,广大无际,但觉三面环抱陆地,如月牙形一般,不知道有多少里。池中荷花盛开,清香沁脑。池的东首,一株大不可言的桃树,树上满结桃实。临池十余丈,有一间极大极精美的房屋,像是玉琢成的,西王母就邀大家到屋内来坐。大司农见那室内光明洞达,重重珠幕卷,面面绮窗开,说不尽的繁华气象。

那时筵席都已备好,大家依次入席。陪大司农的是一个长头老人,王母过来介绍道:“这位是角亢二星之精,就是人世间所说的寿星老头儿。”

西王母引寿星老来为大司农作陪(图片:〔明〕朱瞻基绘《寿星图》,故宫博物院藏)
西王母引寿星老来为大司农作陪(图片:〔明〕朱瞻基绘《寿星图》,故宫博物院藏)
大司农听了,肃然起敬,拱手致意。一时肴酒纷陈,觥筹交错。大司农向来务农,生平俭素,这里见的都是目所未见,口所未尝,不要说各种肴馔的名目不知道,就是那酒味亦异乎寻常。

寿星道:“这酒是主人自己酿的,用琬琰之膏,澄清了做出来,饮之于人有益,可以宽饮几杯。”大司农酒量本来就大,遂连饮多杯。

忽而之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房屋移动。正在疑讶,向外一看,只见阶下已换了环境,阶前陈列许多乐器,有许多仙女立在那边,原来要奏乐了。大司农才悟到这间就是旋室,暗想:“如此大室能使它自由旋转,真是鬼斧神工,如不亲历到,任别人怎么说,亦不会相信的。”

一时乐声大作,杂以歌声,畅志怡神,令人几忘身世。寿星道:“这是主人亲自谱的乐曲,名叫‘环天’。这曲子叫《玄灵之曲》。这唱歌的女子,名叫法婴。这些乐器,如岑华之镂管,咈泽之雕钟,员山之静瑟,浮瀛之羽磬,亦都是重霄之宝器,很贵重有名的。”

寿星一一指点,大司农一一听记。只听见《玄灵之曲》中有两句歌词记得清清楚楚,叫作:玄圃遏北台,五城焕嵯峨。启彼无涯津,泛此织女河。

声音悠扬婉转,悦耳之至。正想再听,忽然有长啸之声出于席间,忽高忽低,忽徐忽疾,或如鸾凤之鸣吟,或如丝竹之激越,跌宕往复,足有半个时辰,方才停止。那时乐也终了,歌也止了,大家齐说道:“主人绝技,佩服,佩服。”

王母道:“献丑,献丑。”过了一会,献上醴泉及蟠桃二种。这醴泉亦是昆仑山的出产。大家饮食完毕,又到瑶池边散步一回,于是各各告辞,跨凤骑龙,纷纷而去。

大司农亦致谢告辞,仍由青鸟陪伴回至寓所。心中不胜感慨:这仙人仙境就是好啊!


更多文章请点击【帝尧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靜心/文思敏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92482



阅读次数: 35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0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