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習近平“一尊”夢碎 強推國安法香港民心盡失 臺灣遠離而去(視頻) (4861字, 点击: 33) 熊猫 2020-05-28 09:58:05


中共爲什麼不顧國際社會的輿論譴責和香港人的反抗而強行推大陸國安法到香港?中共都有哪些考量?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中共這個國安法會給香港帶來什麼?


謝田:首先中共也知道,就是當年“二十三條”立法,這個惡法遭到港人的極大的反彈和國際社會強烈的反對。連着這幾年,我們也知道香港也發生過各種各樣的抗議活動,然後一直到去年的反送中運動。實際上那個送中條例跟它的二十三條立法,還有現在推出的國安法其實都是一脈相承。說白了都是中共要把它的一些司法體系、這個罪惡的司法體系、司法制度,就是這個極權社會的司法體制強加到自由的香港人民的頭上。而針對那些民主人士啊、異議人士啊、不同信仰、法輪功學員這些,還有獨立的媒體啊,各種各樣的就所有在香港這種主張自由和民主的團體和個人,中共實際上一直在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在滲透、在試圖控制。二十三條立法當年沒成,送中條例去年也遭到了極大的反抗。

我想中共它現在意識到很難推下去,它乾脆就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把它從中國人大這個橡皮圖章裏把這個惡法推出來,然後直接強加給港人。當然我們知道在港人現有的立法局裏建制派很多議員是親中共的,他們也在鼓吹主導這個東西。

這個國安法給香港帶來什麼呢?我們看到現在已經帶來了香港的高度的分裂、混亂,也帶給老百姓極大的憤怒,它可能會導致香港陷入這種淪陷,甚至永遠讓這個東方之珠失去光彩。我今天在另外一個華人電視臺也做了一個節目,大家都對這個感到憂心忡忡,香港確實是非常非常的危機,非常危險。不管是它的政治環境、經濟、社會,整個安全、治安全部都處在非常危險的地步了。

記者:現在這個“國安法”受到了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強烈的反彈,也就是說中共習近平明知道這樣做是不得人心的,他爲什麼還要這麼做呢?

謝田:最近兩天有很多華人的海外獨立媒體呀、自由評論家都做了很多他們的分析,他們的解釋。比較主流的一個解釋,我看到有一個解釋的是這樣說的,比方說那個《新唐人》的評論員他認爲有四個原因。一個是香港已經成爲反共的策源地,所以中共要滅之而後快。第二個是港臺同氣連枝,互爲犄角,中共需要各個擊破。第三個是立法會選舉在即,中共沒有勝算。第四是中美對抗成定局,港臺兩張牌能長期制衡中共,不如主動了斷。

對這個我同意他其中的一個說法,就是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中共毫無勝算。其它幾個我倒不完全同意,我有另外幾個看法,有四個理由,我給大家簡單講一下。

首先,我同意就是說中共確實是擔心對香港失去控制。我們知道即使現在親中共建制派很多在主導着立法局,實際上這個選舉馬上就會來,經過了去年的反送中條例的抗議到今年的瘟疫,到現在的鎮壓,我想現在港人肯定會發出他們的聲音,就是說中共很可能會在立法局失去控制。中共如果再想推這種二十三條立法或其它的這種類似的法案、國安法的話,還有現在什麼國旗法呀,國歌法案,它根本就推不下去了,它看來是要失去這個控制了。那它沒有勝算的時候,它肯定就想另外找辦法。我想中共的辦法之一現在它認爲就是它可以繞開香港基本法,繞開香港立法會,直接通過人大,它可以控制人大通過一個國安法,變成這個基本法的一個部分,這樣的話它就可以達到目的,完全就是繞開香港人了。我想這可能是中共它第一個考慮。就是說因爲很多香港的學生領袖像黃之鋒他也說了,他們不害怕國安法,他們準備跟中共黨魁習近平鬥長命,他們會抗爭到底。這就讓中共感到未來是不屬於他們的,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我認爲是中共從送中法反送中這個活動中、香港的狀態中吸取了很多教訓。它現在覺得它必須更加強烈的鎮壓才能行。而且他們也看到,在臺灣我們知道剛剛經過第二次民主選舉,蔡英文總統當選第二屆,並且蔡英文的反中共,臺灣獨立的這個傾向非常明顯,或者她認爲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國家的這種主張,也實際上深受臺灣人民的擁戴,很得民心,所以她才能當選。

中共現在看到的就是臺灣慢慢在越來越的遠離中國大陸而去,香港也有這種分裂的跡象或者有偏離大陸的跡象。我們也知道中共從1949年開始,就把什麼統一祖國、臺灣迴歸、所謂解放臺灣啊,當作它的一個長期的戰略,它認爲是中共國的一部分。這個實際上在中共領導人他們的法統裏邊,這都是他有機的部分。如果這個領導人他想揚名立萬,想名垂青史,或至少成爲一個成功的未來歷史上留下名字的話,他一定想要在香港、臺灣問題上取得一些成就,這樣才能名留青史。

對習近平很想成爲一尊、成爲終身制、終生皇帝啊這樣的一個人的話,他肯定希望能夠把臺灣拿下來,統一臺灣,這樣的話纔會留下他的歷史地位。而現在的現實對他來說,他不光統一臺灣統一不了,臺灣遠離而去,他連香港可能都要失去,失去香港的民心。就香港來說他們本來以爲是已經早已迴歸了的,已經是囊中物了,現在也可能會跑掉,有人也喊香港獨立,對它(中共)來說出於它的本性,它會殘暴的鎮壓。所以我們看的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說:此舉刻不容緩,勢在必行。你可以看出這中共所謂的它的緊迫感,它有點擔心的問題。港臺這個我覺得是它的第二考量。

第三考量,我覺得可能在中共眼裏,香港的那個用處,對中國大陸最有利的地方、最有優勢的地方、有用的地方已經慢慢消失掉。中共認爲港獨的組織啊、還有本土的激進的分離的勢力都在越來越猖獗。

香港本來是作爲中國大陸的一個對外的窗口、進出口的一個樞紐,也是引進外資的樞紐,還有作爲偷竊全世界各個國家的最新產品的技術的一個窗口。但現在這個窗口的目的和作用已經越來越小了。因爲我們知道隨着貿易戰和隨着美國從經濟、貿易科技上面對中國的圍堵,香港對中共來說原來所起的獨立的獨特的作用,現在基本上不是太多了。換句話說,它覺得這個東西也沒什麼用的話,沒太多用處的話,它就不想再……怎麼說呢,它就有點破罐子破摔了。這是第三個考慮。

還有一個考慮,我認爲中共發現它如果不再進一步加強控制的話,香港的人才和資本外流會越來越快,以至於把香港掏空。我們看到現在最新一輪的抗爭,現在英國、加拿大、美國都做出了一些安排,臺灣和日本也都是。香港的幾所大學馬上就可以申請美國的EB1的簽證,通過特殊通道馬上開放,讓香港這些知識界的菁英們就可以到美國去了,他們可以離開香港。還有加拿大拿出五十萬移民配額給香港人,臺灣現在也在考慮移民配額,也許會有一百萬。還有日本、英國、新加坡,都會吸納一些。總數現在據說有大概二百萬左右。香港是七百多萬人口,這二百萬如果都離開香港,這些絕對是香港的菁英人物,有大腦有技術的高科技人才,還有大量的資金、管理的技術,這些離開的話,那香港真是就沒什麼了。就是說它沒有菁英,也沒有了人才、也沒有了這個制度,那香港真是和中國大陸一般的城市一樣。


我認爲中共也害怕這種資本和人才的流動會加快,所以它肯定會給英國施加壓力,不讓英國把這些香港人的護照變成英國署名的護照,去英國的居留權。另外它想控制資金外流、人才外流。從這幾個角度看,我覺得就是爲什麼中共現在明明知道它這樣做引起國際社會很大的反彈,甚至影響美國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地位,它也知道這樣會毀了香港。但在從我剛纔提出的這個理由看,它就是寧可把它毀掉也不願意失去,寧肯魚死網破或者同歸於盡,也不願意讓香港人擁有自由的生活。我認爲這就是中共這種流氓的思路。

記者:之前有報道說有關怎麼處理香港問題,中共內部有分歧,因爲中共高層和很多高官官員在香港洗錢,或通過香港把錢轉移到海外。您怎麼看?

謝田:那當然肯定有反對的啦,實際上當初這個去年這個送中條例,據說中共開始推行這個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很多中共高官在香港有一些資金,有洗錢。中共我們知道,有一個白手套明天系的掌門人肖建華,他躲到香港,中共當然還是用它的那種特務從香港把他給抓走了,但這樣抓的話,畢竟還是有風險的,因爲它沒有這種法律上的權力。那如果通過這個二十三條立法,可以通過這些國安的理由,或者是現在通過什麼國家安全法,它就很容易的名正言順的就可以做到這一點。這就是我剛纔提到的這個資金外流。除了合法的正當的香港人的自己的資金,也有一些從中國大陸流出的這些資金,或者貪官,中共高層,尤其是中共跟習內鬥另外一派的那些高層帶出來的資金,都在他們這個資金控制的範圍之內。反正中共就是全方位的缺乏現金,缺乏資金。所以他們現在也害怕這些資金通過香港跑掉了。

記者:還有報道指,目前全球還在抗疫中,而無暇在行動上顧及中共。您怎麼看?

謝田:就是說現在當然美國正在總統競選之中,還有這個瘟疫,現在還沒有完全結束,川普總統他能夠騰出多少精力來?來應對香港的問題,還有呢,他和國務卿把這個問題重視到什麼程度,會做到什麼程度,這個我們還在看。

但是美國至少有一個它已經剛剛通過美國有關香港的法律,還有美國香港民主法律,就是說,美國在立法上已經完成了這個程序,就是說,政府是可以來審查香港的人權民主的狀況,來決定怎麼做。但是你如果按照那個法律,即使開始這個審查的話,可能也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他們要審查個半年、一年纔能有結果。但是如果政府想要往前推進的話,他當然也有其它的辦法可以加快這個進程,但是現在我們還不知道。

但是我們知道川普政府說,如果中共人大真的通過了這個惡法的話,美國會有強烈的反應。這個強烈的反應究竟反應到什麼程度,是不是取消香港自由港這個關稅的地位?還是把香港當做中國的一個城市?還是怎麼樣,這個我們現在還不知道。


我是希望川普能夠非常明確的告訴中共這一點,就是說香港的自由港、關稅港的地位在危險之中,危在旦夕。但是就像我剛纔講的那個四個理由,中共可能以爲這個香港的可用性,或者是用處不那麼大了,它已經在所不惜的話,它也不怕你制裁不制裁。

記者:您剛剛說就是中共寧可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謝田:對,它如果那樣的話,就即使美國會實施這個法案,這樣因爲他這個不光是對中共是一個打擊,對港人也是個打擊,對這些香港人來說他們會失去這個(自由港)地位,香港的經濟也會受損,港幣也會基本上變成了廢紙。所以這個就是對香港人也是個打擊,所以這個美國會考慮這個實際上也是有雙刃劍的一個東西。

但是我想全世界人都應該認識到一點,就是說這箇中共必需解體。如果中共不解體,它處於自保,它領導人的自保,領導人的面子,領導人的那些不合法性統治的基礎,處於這些考慮,它都一定會把它的那些中共的司法,延伸到香港。把這個國安法通過人大,變成基本法的一部分,我想它肯定往前推進的。

記者:另有報道說,目前中國經濟出現很大問題,中國的老百姓對政府也越來越不滿,中共這樣做是轉移大陸民衆的視線,轉嫁矛盾?

謝田:那當然是,說的非常對,這箇中共確實是這樣做。並且我們也看到中共實際上已經爲這個做好了鋪墊。在我們海外都知道,香港民衆的抗爭是合理合法的,有兩百萬人上街,這幾乎全部港人都上街了反對了。但是中共在宣傳的時候,在國內宣傳,因爲它控制了輿論,控制了媒體,它給中國老百姓灌輸的就是一些暴徒,在打,燒,砸中聯辦,燒中共國旗,給中國老百姓的印象就是一幫暴徒在襲擊中國的那個領土,和中國的一些主權,並且它在煽動它那個愛國主義情緒。那些老百姓如果一聽到這樣的話,他們就會受到欺騙的,會產生那種中共所期望的民意。所以中共顯然是通過這個在轉移視線,在轉嫁矛盾。

因爲它也知道這個瘟疫造成老百姓對中共非常不滿,不滿情緒越來越高,從這個角度講說中共很可能是有一點兒括號的“成功“的。因爲它就是欺騙可能做到了這一點。就是說中國大陸人民缺乏瞭解香港事情的一個真相,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記者:還有人認爲,中共敢肆無忌憚明目張膽的踐踏香港基本法,就是吃準了國際社會不會做出強有力的制裁?
...
...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83998?lang=b5



阅读次数: 33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0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