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王維洛:驚!抗生素嚴重污染水源 中國喝水如喝藥! (視頻) (3312字, 点击: 73) 熊猫 2020-05-11 14:27:27


據大陸媒體近日報道,《瞭望》發表的這篇研究報告指長江流域因抗生素污染,80%的兒童尿液中檢出獸用抗生素 ,40%孕婦的尿液裏檢查出抗生素。爲什麼會污染這麼嚴重?中國的飲用水是不是還安全?下面請聽本臺記者對王維洛博士的採訪報道。


記者:王博士,您好!對於《瞭望》發表的這篇研究報告所揭示的這個數據,讓人感到很震驚。您怎麼看?


王維洛:我們可以這麼說在中國喝水如喝藥。其實在2014年的時候,中國的一份雜誌叫 “科學通報” 的第九期上刊登過一篇科學論文,由華東理工大學,同濟大學和清華大學的研究團隊共同完成的一個研究報告。報告中說,中國的地表水裏含有68種抗生素,還有90種非抗生素的醫藥成分被檢出。68種抗生素,這確實是一個很驚人的,兒童尿液裏檢出抗生素從哪裏來的?因爲只有追查到了來源,我們纔有辦法去根治這個問題。如果不追查到來源,根本就不能去根治這個問題,要治表的話,治表怎麼治?這麼多的兒童,讓他使勁喝水把抗生素給排出去,但是中國喝的水裏面都是那樣,你讓他不喝水,他就死了,所以我們要追查來源。

但是目前中國不讓追查來源。要發表追查來源的文章的話,要單位領導批准,領導批准了之後還得蓋上大紅的公章,然後掃描,掃描以後用電郵寄到教育部,教育部要批准的話,它要給你個回電,你才能發表。往往它不說可以,也不說不可以,就不給你授權,那麼這篇文章就死了,就不能發表了。所以在中國是不能談追查源頭的問題。

記者:以前很少看到這方面的報道,是不是您說的這個原因所以在大陸鮮有報道?

王維洛:不能查這個源頭,就是這個抗生素從那裏來的。好了,我們今天的採訪就可以到這裏結束了,不讓談了,對不對。不讓談我們就說一點什麼段子,大家好玩好玩。

網上有一個段子是潘金蓮的段子。

武松:我哥是怎麼死的?

潘金蓮:大郎早晚都是個死,叔叔非要追根溯源就是無理取鬧。

武松:我一定要追責的。

潘金蓮: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把大郎的燒餅店給恢復起來,而不是追責。

武松:我一定要真相,一定要追責。

潘金蓮:希望叔叔保持冷靜,並剋制自己的情緒。衆所周知,任何無端的猜測都是別有用心,都是徒勞的。

武松:我不要什麼燒餅,人不能夠死的不明不白,

潘金蓮:那你就查吧,反正與我無關。鄰居都看見了,武大郎死了以後,我哭的有多傷心。

我們今天還得回到追源的問題,我們就要做武二郎,就是要追查,抗生素是從哪裏來的?

很簡單的說,就是人體裏的,就是這些小孩子,這些孕婦尿液裏的抗生素來自什麼地方呢?第一可能是來自於藥物,自己食用的抗生素。第二是來自於飲用水,自來水或者瓶裝水,第三是來自他的食物,就這三個來源。我們不談醫生給他開的抗生素這個來源,我們今天就專門談是來自飲用水或者來自食物。

記者:說到飲用水,中國自來水不是有檢測標準嗎?

王維洛:自來水裏的抗生素,是來自於自來水廠的水源。中國的自來水檢測中沒有抗生素含量指標的這一項。自來水廠的水源無非就是地表、河流、湖泊或者地下水,我們想自然界的河流湖泊中本來沒有抗生素。抗生素是美國人在二戰的時候發明的。


記者:配尼西林(Penicillin)

王維洛:對,配尼西林,它對保證美軍在二戰中取勝,起了很大的作用。河流湖泊中的抗生素從哪裏來的?我們一點點往後推。第一中國醫院用的抗生素過多,抗生素吃多了以後,人要吃下去一部分被人體所吸收治病了,還有一部分被人體排出,從尿,糞便裏排入了下水道里,下水道又進到了河流裏。

插一句,以前我們談過火神山、雷神山的下水道,和城市的下水道是連在一起的。我今天突然看到一條報導,說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下水道也是和城市下水道直接連在一起的,它又多了一條渠道,就是說(病毒)可能會從下水道里面出來,這是閒話。

第二,中國家庭擁有的抗生素過多。中國家裏每個家裏都有一個藥箱子,你去看那個藥箱子裏,裏面都有抗生素,這些藥失效以後,只能當垃圾扔掉,你不會當特殊垃圾特殊處理的。當垃圾處理了之後,最後還是通過雨水進入了地下水。中國的家庭裏面的抗生素存這麼多,中國的每個人都是醫生,他自己給自己開抗生素,一感冒了就吃抗生素,醫生隨便開。

記者:中國是不是直接可以到藥房買抗生素?

王維洛:現在是要處方,但是醫生的處方開得很隨便,等會講到制度的問題。

我們這裏還得先插一個事情。2004年中國曾經發生過一次薩斯病毒泄漏的問題,在北京疾控中心的P3實驗室裏。當時在醫院實習的一個研究生,她是從安徽去的,她是被感染了,因爲他們把薩斯的病毒從P3實驗室拿到了一般的實驗室裏,來用電子顯微鏡做觀察,不小心就泄漏了,這個女的研究生,我們就稱她女研究生,她不幸被感染了薩斯病毒。那天她就坐火車回安徽去了,回合肥,回到家裏她就發燒了,發燒了以後,她就吃抗生素,她自己給自己吃的抗生素。吃了還不行,坐火車又回到了北京去看病去,被醫院裏收了。看護她的那個護士也被感染。她在那個醫院裏住了幾天,沒有什麼好轉,她媽媽又從安徽趕到北京把女研究生又從北京醫院又接回到安徽的醫院,淮南醫院沒治好,又把她轉到合肥的醫院去。在這過程中她媽媽被感染了,後來她媽媽死了。

她媽媽死了以後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疾控中心才拉響了這個警報,從她媽媽那裏往回查,查到了這個女研究生,從醫院的護士那裏查回到這個女研究生,這個女研究生就成了零號病人。零號病人根本就沒有機會接觸到非典病毒,因爲她在普通實驗室做實驗,而非典病毒是在P3實驗室裏的,這才查出了就在P3實驗室裏的研究生把非典病毒從P3實驗室拿到普通實驗室裏來做電子顯微鏡的觀察,從而引起了泄漏。這是那次的泄漏的整個過程。那次泄漏以後,纔有了溫家寶簽署的關於實驗室管理的條例的出入。那次也就是把中國疾控中心的主任立馬撤掉。


就說這個女的研究生手上有抗生素,發燒了就吃抗生素,這就是家庭擁有的抗生素太多,大家就亂用。

還有是我們吃的雞鴨豬牛羊,這些養殖場裏在養殖的過程中都用抗生素。他把抗生素拌在飼料裏,爲什麼呢?因爲中國的養殖場的養殖條件對於這些牲畜來說是太差了,太擠了。如果一個感染了傳染病以後,整個養殖場裏所有的雞鴨牛羊全完蛋。所以他們就做預防的,把抗生素拌在飼料裏面,讓雞鴨牛羊吃進去。

所以就有了兩個渠道進入人的身體。第一,雞鴨牛羊和人一樣,它也要排泄,它的排泄物也會進入到地表水和地下水。第二箇中國的雞肉牛肉和羊肉,肉裏頭的抗生素含量也是過高的,你吃雞肉吃牛肉吃豬肉,等於你在吃抗生素一樣的,這是地面上的養殖場。

中國還有很多水生養殖場,養魚,養蝦,養龍蝦,養王八,什麼都養。水裏用水籠子,用水箱叫水箱養殖。有的建一個很大的工廠的廠房,裏面就像挖個大的游泳池一樣這麼養殖。也同樣的,在給魚蝦的飼料裏面拌抗生素。它對水的污染就更加直接,魚肉蝦肉也同樣含有大量的抗生素。所以中國很多的魚蝦在德國市場上買不到的,買到的大多數都是越南,泰國進來的,而不是從中國來的,因爲中國的抗生素太高,還有其它的重金屬太高,所以就不讓進來,所以吃魚蝦也等於吃抗生素。

我們前面講了醫院裏的廢水會排入到地下水。還有一個,醫院裏的醫生給病人用的抗生素用的太多,這個我們等會講。最後也是最厲害的,就是製藥廠排出的廢水,排出的垃圾裏面都含有抗生素。

通過這一次中共病毒在世界的傳播,世界人突然之間發現,怎麼藥廠都在中國?抗生素什麼都在中國。中國這些藥廠裏排出的廢水和垃圾,特別是廢水是直排河流。像長江流域,長江流域這些河流的兩邊都是製藥廠。比如說有一個城市,自來水水廠的水源地的上游,就有三個藥廠。三個藥廠污水管直排河流裏。你可以去看看,特別是長江支流的兩邊有多少藥廠?我們還不說有多少化肥廠、化工廠,今天只說有藥廠。所以在長江裏發現抗生素過量,一點不稀奇。所以中國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喝水就是喝藥。

責任編輯:靜汝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77341?lang=b5



阅读次数: 73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0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