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新冠起源?『美国最大生化基地』大起底! (2979字, 点击: 109) 真言社 2020-04-10 05:35:54

一、

疫情席卷全球,一些美国政客、主持人,开始别有用心地丑化中国和中国人。
美国政客将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
美国主持人无视中国人民也是受害者的事实,荒谬地“要求中国人正式道歉”!
对此,中国人当然不能接受。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
“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透露:之前在美国诊断为流感的一些病例,事实上患的是新冠肺炎。将新冠病毒称作‘中国新冠病毒’,绝对是错误的、不恰当的。”
另一位发言人赵立坚则连发两条推特,以攻为守,直接质疑:
美国不是向来以公开透明自诩吗?为毛这次新冠疫情爆发后,反而不公开、不透明了?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
周三,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Redfield),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承认:
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
“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什么意思?
2019年8月,位于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美国最大生化基地,德特里克堡,“隐秘”关闭。
2019年9月起,美国爆发“季节性大流感”,感染3400万人以上,35万人住院治疗,死亡人数达2万……
敢情这2万,不幸去世的美国人里,有些不是死于流感,而是死于新冠病毒!
2019年10月底,武汉举办世界军人运动会。
美国在这次运动会上,成绩可以用甚差来形容,竟然1枚金牌没有,排名35。
2019年12月,甚至在11月,武汉就有零星发病的“不明原因的肺炎”(即新冠肺炎)。
时间上如此巧合。如果新冠病毒真的起源于美国,那么,理论上,是否有美军参加军运会时,……的可能呢?
而在所谓的“季节性大流感”爆发之前,忽然关闭的德特里克堡,和新冠病毒之间,是不是也有存在联系的可能呢?
美国网友发现,关于德特里克堡关闭的新闻,已被大量删除,不少人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贴,要求美国公开德特里克堡关闭的真实信息。
当然,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跟美国最大生化基地“德特里克堡”有没有关系,目前还没有实锤,很多读者朋友留言,让我来写写。
那么,现在就来起底一下这个德特里克堡。

二、
1892年,大清还没亡的时候,石井四郎在日本千叶一个豪族家庭出生。
两年后,中日甲午战争。
中国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日本得到《马关条约》巨额赔款,国力大增,继续为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摩拳擦掌。
1895年,美国印第安纳州一个约40英亩的农场里,艾拉·鲍德温出生于此。
多年以后,石井四郎和艾拉·鲍德温相继长大成人。
石井四郎本科毕业于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从军以后,又以代培学员身份读研,学习和研究了细菌学、血清学、防疫学等,获得微生物学博士学位。
艾拉·鲍德温本科就读于普渡,后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读了博士后,主攻细菌学。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曾在国家炮兵部队担任少尉。
侵华战争爆发以后,得到日军高层信任的石井四郎,以“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为幌子,在中国哈尔滨秘密设立细菌研究所,即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
石井四郎的731细菌部队,规模远超德国法西斯的“波兹南细菌研究院”,是“世界上最大的杀人工厂”。
差不多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人艾拉·鲍德温,也成为最高机密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生物战中最为得力的科学家之一。
而在中国,十几年间,石井四郎对当时属于满洲国的哈尔滨等地活人进行细菌感染、解剖生化实验,至少有3000多人被当作“实验材料”遇害。
1940年7月,731细菌部队组织了第一批远征队,在石井四郎亲自带领下,在浙江宁波上空投撒伤寒、霍乱、鼠疫菌。
同年10月到12月,又先后在浙江宁波、金华、上虞、汤溪等地投撒细菌。
1941年春,731细菌部队派出第二批远征队,在湖南常德一带投撒染有鼠疫菌的跳蚤,引发该地区鼠疫流行,死于鼠疫者达400多人。
1942年5月,日军给浙赣会战中俘虏的3000余名中国军人,通过食物注入肠伤寒菌、副伤寒菌,然后释放,数日后该地区传染病迅速蔓延,军民死亡者众。
1943年,48岁的艾拉·鲍德温,成为驻扎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生物战实验室科学部主任。
他们开始研制攻击性生物武器,例如试图开发致命的细菌和病毒毒株,装进炸弹后投向敌军。
1945年,日本战败后,53岁的石井四郎仓皇逃回日本,自知作恶多端的他,因为害怕成为战犯,甚至准备了一场假葬礼企图蒙混过关。
1947年,在助手内藤良一接洽下,石井四郎在镰仓酒馆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秘密达成协议,以把731部队的资料数据全部提供给美国为条件,换取了赦免。
这个协议就是后来被曝光的镰仓协议。
协议签订后,美国秘密聘请石井四郎为德特里克堡高级顾问,并将那里的一栋大楼命名为731,供石井四郎研究使用。
艾拉·鲍德温与石井四郎,这两大细菌学魔头,终于“毒毒联合”了。

三、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开始。
1951年,59岁的石井四郎抵达朝鲜,第二年,朝鲜战场上又出现了细菌武器。
1952年,中国出版的《世界知识》杂志中,首度曝光了石井四郎等原731部队成员前往韩国,协助进行细菌战。
而在美国的德特里克堡,最高负责人艾拉·鲍德温,经不住石井四郎的再三怂恿,也终于突破底线,在美国本土内用活人进行了细菌试验。
据CNN等美国媒体报道,1955年到1975年,这长达20年的时间里,约有7000名美军士兵,在德特里克堡或埃奇伍德兵工厂,被迫接受化学武器试验。
这些士兵,至今都无法获得试验中的完整医学记录,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注射过什么药物,更不知道是否会有后遗症,会不会影响到后代。
德特里克堡基地研发的生化武器,曾多次在战争中使用。
比如越南战争期间,美国空军就使用了该基地研发的"橙剂",使越南的生态环境遭到了难以恢复的伤害,战后出现了大量畸形儿童。
正因如此,美国退伍军人权利组织、越战老兵组织和“铸剑为犁”等3个老兵组织,曾向美国国防部、美国中情局提起联合诉讼。
1969年,根据《日内瓦协议》,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命令,禁止在美国境内研发攻击性生物武器,并将德特里克堡交给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使用。
至此,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生化研究转入秘密阶段,研究重点转为各种病毒、病菌,包括马尔堡与埃博拉病毒等在内的丝状病毒。
这为以后的病毒泄露埋下了伏笔。

四、
2019年7月到8月,美国陆军位于德特里克堡基地的P4生物实验室,内部报告了两次泄漏。
此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现场检查和评估之后,第一时间,停止了该实验室的高级研究项目。
2019年11月22日,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对外宣布:
“将在有限范围内重新开始P4实验室的运作”,但是重新运行需要向相关部门提交整改报告。
11月23日,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当地媒体《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直接披露了这个P4实验室,曾发生两起泄漏事故的细节,舆论大哗。
愤怒惶恐的公众,甚至翻出了美国电视台放映的美剧《血疫》。
《血疫》讲述的正是,德特里克堡基地1989年病毒泄露的事件。
由此可见,德特里克堡基地发生病毒泄露,已非一次两次,早有前科的这个“美国最大生化基地”,是不是本次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的元凶呢?
这个问题,没有实锤,我也不敢断定。
但钟南山院士曾说过:“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德特里克堡到底是不是新冠起源?
现在,美国应该给世界一个说法了!

阅读次数: 109
已有跟贴:
        ° 考验特朗普的时候到了,他真正的对手确定了! (898字, 点击: 108) 真言社 2020-04-10 06:30:08
        ° 谭德赛愤怒回怼特朗普 (1945字, 点击: 103) 真言社 2020-04-10 06:13:2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0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