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天津海关查出美国进境有害生物豚草!小心美国开辟的“籽种战场” (1612字, 点击: 93) 真言社 2020-03-25 06:35:33

上贴: ° 莱特希泽称美国要豁免中国商品关税,鹰派低头了? (2239字, 点击: 55) 真言社 2020-04-01 06:41:09
本贴:     ° 投机分子特朗普 (5658字, 点击: 53) 真言社 2020-04-01 07:03:00

(一)商人式政客

我在《唐纳德·特朗普的雾月十八日》《特朗普疯了吗?》等文章中分析过这位美国总统的行事作风,得出的结论是:特朗普没有疯。非但没有疯,还是一个非常精明狡诈的对手,懂得如何借助各种环境、利用各种手段让自己利益最大化。对于我们来说,警惕他、分析他、研究他,但同时也不畏惧他,才是正确的选择。本文我们就要再分析一个特朗普身上的鲜明特征:机会主义者。
机会主义,也称投机主义(Opportunism),来自维基百科的定义:是一种有意识的策略或是行为,通过利用形势来自利肥己——常常不关心规则,不关心他人的处境。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就可以不择手段,突出的表现是不按规则办事,视规则为腐儒之论,其最高追求是实现自己的目标,以结果来衡量一切,而不重视过程,如果它有原则的话,那么它的最高原则就是成者王、败者寇这一条。
毛泽东主席曾经为机会主义下了一个鲜明的定义——“它是党内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
机会主义的一大特色就是只有目的,没有原则。所以他们往往见空子就钻、见漏洞就上。我在之前讲中美贸易问题的文章里就分析过两个很典型的事例,来看特朗普的行事作风:2017年12月1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到1.25%-1.5%。加息这个事情很好理解,川普上台之后一直致力于发展本土实业,资本回流美国。加息之后一方面在国际市场上可以吸引游资,达到一定程度资本回流的目的;另一方面要知道美元还是世界储备货币,加息可以引发美元升值预期,让大家都来兑换美元,让更多的资本都回到了美国。
但是呢,既然要发展实业,加息对于贷款企业压力是加大的。所以不要急,加息减税两步走已经来了:12月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减税法案,公司税率将从35%下调为20%,个人所得税也会有不同档级的下调。看我这又加息又减税,诚意满满,就跟水往低处流一样,资本注定会往美国倾泻。
这一套组合拳还没完,12月7日美政府宣布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个操作可以说是闪瞎了众人眼睛。这毫无疑问是在已经充满火药味的中东丢了颗炸弹。但是中东炸了谁先倒霉呢,肯定是欧洲啊,看看这一波波难民潮跑去哪了就知道了。可以看这次承认耶路撒冷,美国所谓的欧洲“盟友”没有一个认同的,纷纷都谴责美国过于激进。这样一来市场投资对于欧洲市场的预期和信心肯定会大打折扣,美国就进一步实现了资本回流的目的。(以色列一直称耶路撒冷为其首都,但自其1948年建国以来,一直没有国家承认这一说法。目前有86个国家的大使馆都是位于以色列城市特拉维夫,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使馆在耶路撒冷。可以看到川普为达目的使出了多么“惊世骇俗”的手段。)
川普还嫌这个组合拳不够要人命,先提前预备了一招:美国最高法院于12月4日裁定,特朗普针对8个国家的旅行禁令可以全面生效(禁穆令的一部分)。就是在给国际资本看啊:我不光往别人家的粪坑里丢了个炸弹,我还把自己家院墙垒得高高的,你不来我这里,还去哪里安全呢?于是美元回流,美股上涨,预期投资看好,特朗普美滋滋的数了一波钱。
对中国的贸易摩擦也如出一辙:北京时间3月22日凌晨,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决定,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上调至1.50%-1.75%。同一天,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税(几天后再加1000亿),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这就是组合拳的第二步,征税的商品都非常具有倾向性,跟美国想要发展的本土工业存在密切竞争性关系。这是在给美国国内发展实业、资本回流吃定心丸。3月23日,美国海军“马斯汀号”驱逐舰在南海海域实行“航行自由”行动,进入南沙群岛美济礁12海里范围内——这是第三步政治军事摩擦。与耶路撒冷的步骤完全一致。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一个商人用同一种方式占了便宜之后,如果不用第二次就是王八蛋。于经商来看,他是一个投机分子;于政治来看,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这二者是一脉相承的。

(二)疫情下的机会主义
疫情中特朗普机会主义路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最典型的就是“中国病毒”这种说法——眼看美国疫情无法控制,就用出这种民族矛盾、种族歧视转移视线的伎俩,特朗普可谓是轻车熟路。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特意把提词板上“新冠病毒”改成了“中国病毒”
我们回顾一下疫情期间川大总统的种种发言,堪称一部打脸教科书。最经典的就是那句话:“没有人比我更懂新冠病毒了”。
2月2日,“我们几乎抑制住了来自中国的病毒。”彼时,美国早早已经实行了对中国人的入境禁令。
2月10日,“到了四月份,病毒就会被天气热死。”“理论上讲,等到天气暖和,它就会奇迹性地消失。”
2月25日,“疫苗就快出来了。”然而当时参加节目的美国卫生专家曾试图反复告诉特朗普,疫苗距离投入使用至少需要一年,甚至更长时间。
2月26日,“我们有15例确诊者,过几天这个数字就会减到0。”“没有任何必要恐慌。”
2月28日,“新冠病毒就是一个恶作剧。”
3月3日,“不仅有疫苗,还有治疗方法——确切的说,是治愈方法。”
3月4日,“不需要去医院找医生,他们就会好起来的”
……3月13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3月17日,“我早就知道这是个流行病了,大流行病——比别人都早。”
视频下载上传太麻烦,网络上都有很多,随便搜一搜就能搜到。
机会主义者的一大特点就是左右横跳,哪里有利益,就跳到哪里。他们没有原则没有立场,所关注的永远是短视的、眼前的利益。所以特朗普各种口嗨被打脸,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我们看一看特朗普的发家史就不难发现,他的投机主义风格是一脉相承的。
特朗普不但是商界政界风云人物,也绝对称得上是司法界的“明星”。据《今日美国》统计,在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前共涉及诉讼达3500多起,其中1900起特朗普和他的企业是原告,1450起是被告。
特朗普绝对是一个老“讼棍”了,被他起诉的人和主体包括并不限于苏格兰政府、新泽西州、弗罗里达州、纽约州、纽约市政府,还有宾夕法尼亚选美皇后,印度内政部长,自己的前妻等等等等。然而最传奇的毫无疑问是特朗普人生中第一次诉讼。
特朗普第一次诉讼的对手是美国司法部,彼时特朗普27岁,刚刚开始接手家族生意,可谓“出道即巅峰”,一上来就要单挑最大boss。起因是司法部指控特朗普的房地产公司歧视黑人,特朗普耍流氓的天赋在这一次诉讼中展现的淋漓尽致。面对司法部的指控,他第一时间反诉司法部诽谤,要求赔偿一亿美元。并兴师动众召开新闻发布会,利用媒体舆论施压。他为司法部扣了两个响亮的帽子:“司法部在搞共产主义”“政府要由福利部门接管私人的房产公司”。这两个帽子直指美国最敏感的意识形态争端,就是司法部也要顾及人言可畏。
然而特朗普的精明就在这里,他一面对司法部进行法律和舆论攻势,另一方面偷偷更改了自己公司对于黑人和拉丁裔的歧视政策,让司法部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虽然结局如他们所愿,但是完全没有胜利者的意义,反而结结实实吃了两顶帽子。
特朗普更精明的还在后面,在公众渐渐淡忘这件事之后,他又慢慢把不歧视黑人与拉丁裔的政策改了回去……觉得被骗的司法部又再次指控特朗普,特朗普又再次反诉司法部,并再次召集媒体造势。这次共产主义不流行了,他给司法部扣的帽子是“恐怖主义骚扰”……
上面这些事例中我们可以非常鲜明的看到特朗普作为一个投机主义者的鲜明特点。那么为什么一个投机主义者能当上美国总统呢?因为美国国家的调性也非常的投机主义。

(三)对机会主义的批判
美国的机会主义路线并不意外,从个人视角来看,特朗普本人就是一个投机行家;从国家视角来看,美国的崛起与两次成功的投机密不可分。
在美国并不漫长的历史中,走了三次正道,两次投机。这三次正道分别是:独立战争——反殖民主义;南北战争——反国家分裂;第二次科技革命——生产力大发展。两次投机分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战让美国社会地位大大提高,从债务国变成了债权国;二战初期美国也是各种投机,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日本拉下了水,但也不妨碍这一次历史机遇的馈赠,战后美国一跃成为世界霸主。纵观美国历史,诸如淘金潮、西进潮、股市热潮、互联网泡沫等全民投机行为更是数不胜数。可见投机主义路线在美国是有优良传统和广大市场的。
我们辩证的看待投机行为,并不是完全一棍子打死,美国通过两次投机一跃成为世界执牛耳者,这说明投机很多时候是有效的、是可以获得巨额收益的。但是我们批判投机是因为它并不是永远有效的,有赚的时候自然就有亏的时候,不能称之为“正道”。特朗普政治投机了这么久,这不也栽在新冠疫情上了么?美国虽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有投机行为,但是我们不能忽视那三次正道——民族独立、祖国统一、生产力进步——这才是美国腾飞真正的基石。
对机会主义的批判也就在于此,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红楼梦》中有句更优美的语言:“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有时候笨办法反而是好办法,这个“笨”不是指的蠢,而是说不投机取巧。
中国共产党从南湖船上十几个人到最后赢得天下,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是经历过几次巨大的挫折的。而这几次巨大挫折都与机会主义有关。
大家可以看一看1945年版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是一本决议书,更是一部反思录,其中非常非常详尽的论述了我们犯过那些机会主义错误。我这里简述一下:
开始时右倾机会主义,他们或过高地估计敌人力量,或低估计人民群众的革命力量,看不到革命形势的有利因素,散布悲观情绪,不敢斗争甚至主张搞阶级合作;或者害怕革命形势,屈从反动势力,压制群众斗争,放弃原则,甚至出卖革命,投降敌人,其特征是主观与客观相分离,认识与实践相分离。发展严重的便成为右倾投降主义。
北伐战争后期,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思想,发展为投降主义路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机关中占了统治地位。表现为不是放手发动工人、农民起来斗争,而是放弃党的领导权,致使党不能组织有力的斗争。抗日战争初期,曾经犯有“左”倾冒险主义错误的王明又犯了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在“只要联合,不要斗争”,“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以退让求联合的思想指导下,试图把抗日领导权交给蒋介石,严重影响了江南新四军的发展。
另一种是“左”倾机会主义,或者急于求成,夸大革命主观力量,轻视敌人力量和客观困难,在革命和建设中采取盲动的冒险的行动;或者在革命组织内部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采取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政策;或者在同盟军问题上实行关门主义,打倒一切。
这种“左”倾思想如果形成为系统完整的路线并在实践中执行,便成为“左”倾机会主义或叫“左”倾冒险主义。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曾出现过瞿秋白的“左”倾盲动主义、李立三的左倾冒险主义。1931~1934年,以教条主义为特征的、在党内统治长达4年之久的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理论上、政治上、军事上、组织上表现得最为充分和完备,影响最深,危害最大。直接导致了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长征。
大家看到了吧,右倾机会主义就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自己想躺赢;左倾机会主义就是不顾客观现实,觉得我就是龙傲天主角,想干就能干赢。从更高的层面来说,机会主义是唯心主义的一种,它脱离了客观现实,不尊重客观规律,也自然不会有唯物主义的生命力、战斗力。机会主义不是真正的“正道”

(四)人间正道
经历过长征、抗日战争,以延安整风为标志,中国共产党已经完全成为一个成熟的无产阶级政党,从此告别了机会主义路线。我以前举过次的例子:农村农田水利建设、乡村教师、赤脚医生,都是从根本做起,不讨一丝巧的道路。不讨巧,才有收获,改革开放经济腾飞三大基础:人口红利(特指高素质劳动力,能为工业化所用的劳动力,印度的人口就不算人口红利,这是义务教育和乡村教师们的伟业)、普遍而工业化体系、对外开放,其中有两个都是我们的先辈们不讨巧、费力气打下的坚实基础。
比如抗美援朝,一仗打出了一百年的和平,也不是机会主义路线。我们不把希望寄托在苏联或者美国上,中国自己不出手,朝鲜半岛就会出现一个统一的、面积人口相当于德国的法西斯国家(没错,南韩的李承晚政府是当年日伪余孽,标准的法西斯政府)。而美国的驻军直接会驻扎在鸭绿江对岸,那样我们东北乃至全国还可能安稳的发展么?
原子弹也是同理,勒紧裤腰带也要搞出核武器,不能让下一辈人还活在大国核讹诈的阴影里,不存一点侥幸心理。
最后说一说全球疫情的问题,我们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倾向,不能对他国人民遭受的苦难幸灾乐祸。我们对于某些走机会主义路线、鸵鸟路线国家的批判,也是从每一位人民健康与生命安全的出发点。这一场疫情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我们要在这一场战役中众志成城、互通有无。但是,也要提防有人借此兴风作浪、转移话题,搞国家敌对和种族歧视。
部分美国精英、美国媒体和他们的总统特朗普,就有非常明显的这种倾向,对此我们是要予以坚决的反击。
最后引用毛泽东主席的一篇论述,这就是我们面对美帝国主义的正确态度:
“为了侵略的必要,帝国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数百万区别于旧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识分子。对于这些人,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的反动政府只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人,到了后来,只能控制其中的极少数人,例如胡适、傅斯年、钱穆之类,其它都不能控制了,他们走到了它的反面。学生、教员、教授、技师、工程师、医生、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公务人员,都造反了,或者不愿意再跟国民党走了。”
“美国白皮书和艾奇逊信件的发表是值得庆祝的,因为它给了中国怀有旧民主主义思想但是还有爱国心,并非国民党反动派的人们,浇了一瓢冷水,丢了他们的脸。特别是对那些相信美国什么都好,希望中国学美国的人们,浇了一瓢冷水。”
“帝国主义者的逻辑和人民的逻辑是这样的不同。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定律。帝国主义分子决不肯放下屠刀,他们也决不能成佛,直至他们的灭亡。”——《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毛泽东

阅读次数: 53
已有跟贴:
        ° 美国经济,必死无疑 (5969字, 点击: 50) 真言社 2020-04-01 07:22:4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0 redwall